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58章 你怕不是瞎吧

  “景琛!!”
  余洋气的吼道。
  “你们景家人就会欺负女人吗?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一次次都跟女人斤斤计较,这可不是男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景琛冷嗤一声,嘲讽道。
  “我是不是男人,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你怕不是瞎吧?不会是你这女人,到现在还在觊觎我的美色,故意诬陷为的就是想近我身吧?”
  余洋被气的脸都变形了。
  景琛对此乐的所见,却也不打算就此放过。继续毒舌道。
  “警告你别再痴心妄想。你这癞蛤蟆这辈子都别想吃到我这天鹅的肉。闻闻味儿就算了。我景小爷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你这种长相辟邪,脑子带坑的玩意儿?平时不照镜子啊,你自己什么德行,心里没点B数吗?”
  “还有,最大的那间卧室,是我跟司煌住的。剩下那间,你要住就住,不住就滚!”
  说完,拿起地上的旅行包进了那间最大的卧室。
  顺带,连司煌的包也拿了进去。
  余洋站在原地,被景琛刺激的差点大脑失衡。
  脸色不能说不好看,而是,相当难看!
  长这么大,看她不顺眼的大有人在,以往背后嚼舌的也不少。
  可真正当着面,这样不留余地怼她的人,却只有一个!
  景琛!
  景琛!!
  余洋咬牙切齿,双拳紧握。双目怒瞪,满眼猩红,一副随时要吃人的模样。
  那副拼命压制着怒意,却使得面部更加扭曲的面容。
  当真是凶神恶煞的很。
  陆林四人走进来,就被余洋这幅面相吓了一跳。
  乖乖,景琛说的还真对,这面相的确是够辟邪的!
  “哟,这是干嘛呢?怎么都不见人?”
  陆林开门第一个走进来,大刺刺的环视了客厅一圈。
  余洋沉着脸色看了他一眼,又扫了眼后面进来的一行人。
  冷哼一声,进了另一边的卧室。
  “砰”一声。
  被摔上的房门,彰显着其主人的怒火。
  “名气不大,火气倒不小!”
  迟丝曼难得看不过眼的皱眉哼了一句。
  节目下面评论区,又炸锅了!
  “真是哔了狗了!这个暑假过得,屋里空调开到最低,我心里火气还在蹭蹭上窜!”
  “这女人,真特么智障!”
  “景小爷霸气!对付这种不要脸的心机婊,就得直接怼出她翔来!”
  “眼都是瞎的,还能看出是不是男人?忍得了你的,才不是男人好吗!!”
  “男人当然不会欺负女人!可问题是,你特么确定是女人?女人都要脸,你要了吗?”
  “楼上说的一阵见血!膜拜!”
  “求余贱人照片一张。过年不用买门神了!”
  “同求!+1!”
  “+1!”
  “这女人真是瘟疫,谁占谁倒霉!求封杀!”
  “估计平时真不照镜子!不然要脸的这会儿早没脸见人了!”
  “景小爷嘴巴越来越毒了!真是近朱者赤啊!”
  “这是开虐了啊!”
  “坐等大戏开始!景小爷狠狠虐!我们是你有力的后援部队!”
  “+1”
  “+1”
  ……
  “哟,你们都来了,来来来,随便坐。”
  景琛从卧室出来,还以为众人也是刚到。
  刚刚斗败余贱人,景小爷此刻心情好到起飞。
  就连招呼众人的表情,都是亲和到不行。
  四个人倒是能理解。
  也没见外,纷纷走到沙发上坐下。
  “司煌呢?”迟丝曼看了一圈,从刚才开始就没见到少年。
  “他啊…”
  “找我?”
  清冷的声音从景琛身后传来。
  众人看去,只见少年已经换了身衣服。
  显然是刚刚洗过澡,头发还很湿。
  白皙的面庞,被热气熏得泛着粉粉的红。
  原本就吹弹可破的皮肤,更显娇嫩。
  配着少年淡漠清冷的神情,惹得人眼珠子都要看直了。
  少年边往外走,边抬手抓了抓头发,将前额有些长的头发捋到后面。
  光洁如玉的额头,显露出来。
  众人才发现,少年这脸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
  巴掌大的小脸,精致无暇,素净清透。
  灰色的眸子永远透着一股,清冷疏离。
  淡然一人,独立于此。
  似乎,谁都无法接近少年的生活跟内心。
  众人看的都有点脸颊发热。
  陆林咳了一下,打趣道。
  “我说司煌,你这活的也太精致了。就这么点功夫,你把澡都洗了。”
  少年没接话题,只是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
  “走吧,去吃点东西。估计徐导很快就要有所行动了!”
  众人闻言,点头起身。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门。
  似乎没有人想起,要去将余洋喊上。
  等众人离开后,余洋所在的房间门被打开。
  恢复神色的余洋看着关上的公寓门片刻。
  视线落在景琛跟司煌房间闭着的门上。
  眸子微微眯了眯,眼底有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闪过。
  良久,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阴肆的笑意。
  “陛下美颜盛世!舔舔舔~”
  “不按套路出牌啊!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色诱呢?这颜值真是没谁了!”
  “突然好想知道,陛下,你真的谈恋爱了吗?如果对方是拥有能配得上陛下的盛世美颜,那我们骑士双手双脚赞成!”
  “楼上的在想啥呢?你当盛世美颜是大白菜呢?玻尿酸整容脸倒不少,不过太假。一眼看穿!还是不要了!”
  “美颜盛世啊,京都太子爷不就是最符合的一个吗?”
  “对对对!司煌跟景琛认识,景琛跟冥二爷是兄弟。而且节目中,司煌有对景琛提到‘大哥’吧?据了解,能让景琛喊大哥的,好像只有冥二爷一人吧?这在京都应该不是什么秘密才对?所以,少年跟冥二爷不仅认识,关系应该也很好,这解释对不对?”
  “细思极恐!楼上这逻辑思路,居然让我挑不出破绽!”
  “突然感觉,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好怕怕!”
  “楼上是精分吧?只是分析,现在定论为时过早!”
  “想知道真相,还是祈祷少年自己出来证实啊!不然,让那一位出来说明一下也可以啊!”
  “如果对方真的是冥二爷,估计我们的想法会成奢望!”
  “莫名感觉,两人配一脸啊!(口水)”
  “哈哈哈哈哈哈,如果真是冥二爷,我突然能理解少年顶着一身痕迹出现的苦衷了!”
  “攻受一目了然啊!”
  突然感觉现在的观众,根本不需要提供什么证据。
  凭着一丝丝的模糊点,都能把想象力延伸至此,不做侦探都觉得可惜了!
  只是,分分钟这么透析真相,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