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65章 哈哈,他骗了我他骗了我!

  Y国!
  一座城堡内。
  书房里。
  “砰”的一声。
  随着男人挥臂一扫,桌上的笔记本被摔在地上。
  笔记本断裂两半,屏幕也碎成一片。
  男人双目圆瞪,俊逸的脸上,神态有些疯癫。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都是假的!假的!”
  男人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的揪成一团。
  眼底的痛苦,不敢置信,都强烈的充斥着。
  一旁白发苍苍的管家,心疼又痛惜的看着男人,忍不住开口道。
  “主人,您不能这样自欺欺人了?事情是真的,您看的很清楚,听得也很清楚,不是吗?”
  “不!”
  男人怒吼道,伸手扣住管家的两肩,怒目而视。
  “是假的!怎么会是真的?他说过,他没有喜欢的人!你知道,他是不屑说谎的!你知道的!”
  老管家强忍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
  脸色泛着苍白,依旧恭敬地回答道。
  “主人!您清醒一点!我知道他是个不屑说谎的人!也知道他的确没有骗你。但主人,那只是当初。我相信他当时告诉您没有喜欢的人是真的,可现在他有了喜欢的人,也是真的。”
  “而且,他们认识的时间已经很久。对于这份感情,当初只不过他并不知道。今天,那个男人在全球人的面前,表达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他并没有拒绝!没有拒绝的意思,难道您还不明白吗?”
  听闻老管家的话,男人如同被打击到。
  无力的松开钳制老管家肩膀的手,有些木讷的沉默着。
  良久,男人才有些自语的喃喃道。
  “我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为什么?难道就因为,对比起那个男人,我认识他的时间迟了几年吗?”
  “可他说过,他不喜欢男人的,他说他取向正常的。所以我才把自己这份感情悄悄埋藏起来。我一直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情感,就是怕被他察觉到,会让他讨厌我。可最终,他骗了我!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为什么?”
  老管家睁着浑浊的双眼,望着自己的主人。
  俨然一副已经入癫的痴魔状态。
  心里的话,最终没有忍心说出口。
  感情的事,怎么可能会是认识的时间长短所决定的呢?
  缘分这回事,真要落在哪个人身上,没有人是可以抗拒与违逆的。
  至于取向这个问题。
  在爱情面前,年龄不是问题,性别也从来都不是!
  那个一向睿智稳重,杀伐果敢的主人,为什么只要遇到跟那个少年有关的事,总是瞬间变成截然相反的一个人。
  懵懂无知,又执狂疯魔。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比求而不得、爱而不能,更痛苦的事吗?
  老管家沉沉的长叹一声,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安静的坐在那儿。
  像是睡着了般,年轻俊美的男人。
  无奈的摇摇头,悄悄退出房间。
  如果无计可施,唯有交给时间。
  京都。
  下午。
  半山别墅。
  “小煌,你在气什么?”
  卧室里,冥枭扶着少年的双肩,双眸紧锁着他。
  过了一下午,这小孩还在生他的气。
  尽管这件事如此曝光,的确是他自作主张了。
  他该生气,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都这么长时间了,再气也该消了。
  他难道解释的还不够清楚吗?
  如果不这样做,那么喜欢这个事业的小孩,就会真的被,余洋那个女人害的背着一身骂名,狼狈不堪。
  就算以他的能力跟手段,压下所有舆论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依照小孩的高傲,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侮辱跟委屈?
  他又怎么能舍得,让自己的小孩,承受这样的伤害与肮脏?
  对比起那样,还不如由他坦诚。
  开诚布公的,借着这个机会,让一切真相大白。
  他承认,他是有私心的。
  可他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不是吗?
  可小孩现在还是很生气的样子,这让他很费解。
  之前,小孩明明已经接受他的告白。
  今天,只不过让更多的人知晓了他们交往的事而已,就算他先斩后奏做错了,可这并不应该是,能让小孩这般生气的理由才对?
  可不管他怎么解释,怎么问。
  这个小孩简直执拗的不行。
  三缄其口,闭口不谈。
  见少年又要推开自己,冥枭手下用了力气,语气也有些不太好。
  “到底因为什么生气?今天的事就这么让你耿耿于怀?该道歉的我都道歉了。你到底在气什么?”
  “小煌,我们的事,难道就让你这么介意公布出去?还是说,从一开始,你心里就没有想过跟我在一起?之前答应我,也只是敷衍吗?又或者……”
  冥枭迟疑的看着少年。
  少年也冷着一双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
  两个同样聪慧的人,有些话不用说明白,也彼此清楚对方话里的意思。
  明明看到少年眼中的怒气有所加重,身上的冷气也下沉了许多。
  可某人此刻,突然像个别扭的孩子。
  为了突显自己的存在感,非要做一些让少年异常难过的事。
  少年看着某人,作死的开口。
  “你这么生气我把关系公布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你心里早就有一个人。所以,不管我怎么做,即便感动全世界,也无法感动你丝毫!”
  少年极力压制自己心口的怒火,冷眸锁着某人那张极度好看,却让他此刻想要撕掉的嘴脸。
  在某人一副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伤人的态度中。
  少年紧抿着嘴唇,半晌,将手从裤带中抽出。
  将手中的盒子扔给眼前的男人,冷声道。
  “既然你这样想,那我成全你!”
  没再看某人一眼,少年错身,走了出去。
  盒子打在某人身上,落到地板上。
  发出清脆的声响后,安静的躺在地上。
  某人瞳孔恍了恍。
  其实,在说出那句话时,他已经后悔了。
  可他想要弄明白少年心底的想法,为什么总是在自己觉得应该感动跟高兴的事情上,他总是很生气的样子?
  如果不是心里有人,怎么会如此反常?
  可是,刚刚少年眸子里的愤怒,失望跟心痛,灼的他眼睛,心口,痛得不行。
  他知道自己错了!
  可还没等他开口解释,少年竟然如此冷漠的选择退出!
  没错,他们都是聪明人,所以,少年最后的那句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什么意思?
  心口疼的一缩,某人转身,如风般跑了出去!
  地板上,装着戒指的盒子,安静的躺在那里。
  黑色的盒体,携着一身孤漠的气息,在孤独的等着主人重新将它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