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66章 别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

  只是,等冥枭追到院子里时,却只看到一抹车尾的影子,一眨眼消失在视线里。
  懊恼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冥枭知道,这次,小孩是真的火了!
  应该说是被自己的话伤到,更贴切些。
  为什么非要知道答案?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第一次,这个骄傲,向来对世事运筹帷幄的男人,都快被自己给蠢哭了!
  边迈着长腿走向车库。
  边掏出电话,给小孩拨了过去!
  意料之中,一声响后,电话被无情挂断!
  再打,这次竟然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
  这是直接把自己拉黑了!
  很好!
  某人咬了咬后槽牙,有些烦躁!
  上了车子,发动后的,一脚油门,窜了出去!
  另一边。
  离开半山别墅后,本想回自己别墅的少年,半路接到乾朗的电话。
  随即,调转车头,开往乾朗电话中所说的地址!
  松山别居。
  将车子停在门前的停车场。
  带上口罩跟帽子,少年下了车。
  如同以往,携着一身清贵俊隽的气息,只是此刻,多了一份冷意!
  拒绝服务员的领路建议,少年迈着长腿,淡淡的乘上电梯,上了三楼。
  在门牌号码为306的房间前站住,伸手推开门,随即走了进去。
  房间里,除了乾朗,还有慕一白跟童索晴。
  见少年进来,慕一白淡淡的视线在少年脸上停了几秒,然后默默移开。
  童索晴勾着嘴角,笑得一脸别有深意。
  将口罩帽子摘下。
  没理会两人的目光,少年走到桌子前,拉开椅子坐下。
  乾朗起身走过来,坐在少年身边的位置。
  伸手,抓住少年的左腕,屈指搭在少年手腕内侧,号起脉来!
  少年习以为常的垂眸,任由乾朗例行公事般的每次见面开场。
  只是乾朗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一旁一直留意着这边情况的慕一白跟童索晴,不由相视一眼,起身走了过来。
  两人站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谁都没有出声询问,只是等着乾朗最终确断出的结果。
  良久,乾朗才慢慢放下少年的手腕。
  锁着眉头,一脸沉重的看着他,语气带着难得的冷厉。
  “你能不能别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
  一句话,透着浓浓的疼惜与无奈!
  听了乾朗的话,慕一白跟童索晴也跟着提起心来。
  “怎么回事?”童索晴看着乾朗,担忧的问。
  乾朗看了她一眼,将视线落在少年身上。
  少年一副淡漠清冷的模样,只是垂眸看着自己手中把玩的火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感受到三股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少年眯了眯眼,语气不以为意的轻声道。
  “没事,我心里有数。”
  乾朗闻言,冷嗤一声。
  “有数?呵,那你倒是好好说说。既然你这么有数,为什么已经稳定了几年的病情,现在却突然发作了?你知不知道在你身体里有一颗定时炸弹。只要你有一丝不留意,随时都会要了你的命!”
  乾朗有些气愤道,一向儒雅的男人,此刻都变得有些失态跟气急败坏。
  “什么?”童索晴惊呼道,“这是真的吗?司煌身体真的恶化了?”
  乾朗看着少年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气呼呼冷哼道,“是!”
  闻言,童索晴一脸痛心的看着少年。
  就连无论何时都冷冰冰一张脸的慕一白,此时的脸上,也浮上一丝很明显的担忧跟紧张!
  他低着头想了下,冷声道,“是因为冥二爷!”
  毫无疑问的答案。
  三个人均有些不知怎么谈论这个话题。
  那可是冥二爷,闻其名便足以让人自危的存在。
  哪里轮得到他们这样的人,可以随便谈论?
  本来看到今天的直播,三个人还想着晚上约上少年,好好调侃一番。
  结果在看到少年拿过冥二爷求婚的戒指,有些仓皇而逃的背影时。
  乾朗却突然说了一句,司煌脸色不太对劲。
  慕一白跟童索晴当时并没有留意到乾朗说这话时,微拧着眉头的担忧神色。
  所以,也只以为,乾朗所说的少年脸色不对。也只是因为冥二爷当着那么多人面前,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少年羞赧了。
  直到此刻,两人才真正明白,乾朗当时话里的意思。
  原来当时,乾朗就已经看出少年身体不太对劲了。
  所以当时,少年之所以没有给冥二爷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仓促离开,也是因为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吗?
  这样一来,恐怕离开现场后,冥二爷跟少年之间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吧。
  不然,从刚刚进入房间到现在,少年也不会是这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
  或许少年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但对于跟少年之间,彼此已经都足够了解的三人来说。
  感觉这东西,是最骗不了人的。
  童索晴坐到少年身边,难得一副正经的神色。
  “你跟冥二爷吵架了?”
  童索晴的话,让少年眨了眨眸子。
  半晌,少年勾了勾唇,却毫无笑意,只是淡淡道,“没有!”
  的确没有,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选择吵架这种费神费力的方式呢?
  他更喜欢干脆利落!
  (冥二爷内心:我更希望你选择吵架的方式!太干脆的方式,我承受不了!)
  见少年并没有要多说的意思,三个人相视一眼,颇为无奈。
  别看少年总是一副淡淡的,对任何事都无谓的样子。
  虽然真正能引起他重视的事情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不过,想要从他嘴里挖出一丝消息,不夸张的说,真的是天方夜谭!
  不是几乎不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
  这个少年,内心的坚定跟底线,简直是刻入骨髓的。
  也难怪。
  那样的父母,生出得孩子,又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几个小时后。
  入夜。
  从松山别居分道扬镳后。
  少年驱车赶往自己在三环的别墅。
  余光看了一眼,躺在副驾驶座上的单子。
  上面密密麻麻,罗列着少年接下来该吃的中药药材名字跟分量。
  少年勾唇,淡淡的笑了笑,不以为意。
  如果吃药就可以解决问题,哪里还需要人为的自我克制。
  说到底,把药当做依赖,也不过是图个心里安慰罢了!
  车子开进别墅大门,少年一眼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男人。
  孤默清冷的身形,微靠在车身上。
  低着头的侧脸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夹在指间的香烟,在黑夜里泛着猩红的光点。
  少年淡淡瞥了一眼,将车子停进车库。
  听到车声的某人,抬头看向车里的少年。
  将手中未燃尽的香烟丢在地上,迈着长腿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