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67章 你有那层膜吗

  少年无视帮自己打开车门,笑得一脸殷勤模样的某人。
  侧身,从车上下来。
  看都不看某人一眼,抬脚就要往房子里走。
  眼疾手快的某人,从身后将少年紧紧抱住。
  某人将脸埋进少年的颈窝,贪婪又黏腻。
  深吸了口气。
  语气闷闷道,“小煌,时间不早了,我来接你回家。”
  少年双手插着口袋,对某人的话不为所动。
  声音极淡,好听却又带着很明显的疏离。
  “麻烦放手!”
  某人身子微微僵了一下。
  果然,这才是小孩真正生气的样子。
  不过,放手是不可能的。
  不仅不放,搂在少年腰间的手反而收的更紧了些。
  某人开始有些耍赖道,“放手不可能了。睡都睡了不止一次,难道你想提上裤子不认账吗?”
  少年蹙眉,对某人张口就出的荤话简直无语凝噎。
  换做以前的少年,或许早就被某人脱口而出的荤话堵的哑口无言了。
  不过,两人在一起这么久,说不受一点影响,那也说不过去。
  少年轻呵一声,语带讥讽。
  “怎么?冥二爷难不成怀孕了?如果是,请拿出验孕单子。若冥二爷真能怀上我的孩子,别说负责,这辈子把你当祖宗供,都不是问题。”
  “但问题是,不知道冥二爷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
  面对少年毫不客气的讥嘲,某人终于体会了一把,一下被噎住的感觉。
  还真是不知道,那个向来总是被自己三言两语挑逗的面红耳赤的小孩,竟然有一天,如此冷静且不客气的反驳自己。
  而且说的如此针针扎心,刀刀带血。
  他的小孩,嘴巴怎么变得这么毒了呢?
  大手扳过少年的身子,两人面对面站着。
  少年淡淡的看着他,脸色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
  灰色的眼底,亦是。
  这样的少年,冷漠的让某人有些心慌。
  抬手捏向少年的脸颊。
  少年侧了侧脸,脚下退了一步,灵巧的躲开。
  某人缩着眉头,不依道。
  “我的第一次都是给了你。小煌,你想不承认吗?”
  少年勾着嘴角,目光浅凉的看着他,冷呵一声。
  “第一次?怎么证明?你有那层膜吗?”
  这次,说瞠目结舌,冥枭都觉得不为过。
  眼前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少年。
  如果不是熟悉到,连他的气息都早已记在脑子里,冥枭都快认为眼前的少年是被人掉包了。
  上前一步,出手迅速的将少年重新揽回怀里。
  他可没有忘记,那次在迷尸寒岛,看到少年对战霍森·沃夫时的身手时,他的诧异跟怀疑。
  “小煌,别闹了。怎么惩罚我,等回去,我认由你处置好不好?”
  冥枭软着语气。
  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敢再在少年身上犯浑了。
  少年冷冷看着他。
  “所以,到现在你都认为是我在无理取闹?你来这儿为了什么?”
  “冥枭,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你说过,我不说,你不会问。可你心里到底又是怎么想的,你自己最清楚!同样的,你不说,我也不问。但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
  少年垂眸,叹了口气道,“冥枭,其实,你有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或许,这么多年你对我的执念,也可能,只是因为我当初不辞而别的原因。你这么在意的这段情感,可能并不是…”
  “你想说什么!”冥枭冷着嗓子打断。
  眸色深沉的锁着少年精致的脸蛋,不含一丝暖意的开口。
  “所以,你现在是想告诉我,你后悔了?恩?”
  少年看着某人,勾着嘴角,弧度微扬,眼底却越来越冷。
  “我的情感,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自己清楚就好!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质疑!而小煌你,更没有资格!”
  在少年错愕的注视中,冥枭低头,抵上少年的额头,嘴角的笑意越发凉薄。
  “小煌,任何事我都会依你的想法。只有这件事,关于我对你的情感。如果不想看到我真正发怒的样子,不想让我做出伤害自己也可能伤害到你的事。以后,都不要再质疑我对你的情感。”
  “我说过,我不强求你一定爱上我,但既然你已经跟我在一起,这辈子,我都不会给你离开我的机会!如果之前你没做好准备,那就从现在开始,接受并做好准备吧!”
  少年看着这个男人,即便是此刻,依旧一副高高在上,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自信,耀眼的不像话。
  那个在自己面前,一直都温柔多情的男人,真正强势的一面,原来是这样的。
  嘴唇上传来温软的触感,少年静静承受着某人似强势又带着惩罚般的掠夺。
  感觉,腰都快被某人捏断了。
  少年知道,某人这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并惩罚自己,他在生气,并且已经到了怒火中烧的程度。
  过了好久,少年隐隐都能感觉到嘴巴里有血腥的味道,某人才缓缓的离开他的嘴唇。
  某人潋滟的红唇上,沾着点点血迹,如美艳的吸血鬼伯爵,诱人犯罪的很。
  少年知道,一定是自己嘴唇被咬破了。
  某人目光落在少年红肿的唇瓣上,眸色复杂又心疼。
  抬手将少年唇瓣上的血迹,轻轻擦拭干净。
  少年挥手打开他的手,有些气恼的瞪着他。
  “疯子!”
  少年咬着牙,狠狠吐出两个字,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某人闻言,却咧着嘴,笑的开心极了。
  大手揉着少年的发顶,宠溺又温柔。
  “恩,我是疯子。别生气了,好不好?”
  边说着,将少年搂进怀里,抱着少年往自己车子那边走。
  “先回家。回去任你处罚,恩?”
  少年挣扎,“我不去!这才是我家!”
  “乖,这么喜欢我送你的房子?明天带你去多看几套。”
  某人诱哄着,将不安分的小孩搂的更紧。
  “滚!”少年气吼道。
  这个男人,永远都无法让自己心平气和跟他交流。
  “好好,回去马上滚!想怎么滚怎么滚!”
  少年愣了片刻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红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得。
  “冥枭!!”
  一声震天吼!
  少年被某人塞进车里。
  某人随即绕到驾驶室,动作利落的上车,发动车子,离开!
  别墅的某间卧室里。
  正在睡梦中的栾华,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叫给吓的打了个激灵。
  随即从床上迅速坐起来,走到窗前往外面看了看。
  窗外院子里空空荡荡。
  栾华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
  做梦了?
  刚刚明明听到少爷的声音了?
  看来是太久没见到少爷,思念入梦了吧!
  呵呵!
  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