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79章 煌,是我

  后面冥枭几个人。
  听到景琛煞有其事的问题。
  顿时觉得,脑仁儿疼。
  还打劫?
  这家伙以为拍电视剧呢?
  “他让我们站住。”
  冥烈闻言开口解释道。
  景琛挑眉,“为什么让我们站住?怎么,没见过这么帅的,还想要劫人?”
  良辰希在一旁都听不下去了。
  伸手将景琛拉到自己身后,自己迎面走了上去。
  一张口就是流利的日语。
  “不知阁下拦住我们是有什么事?如果只是单纯因为,我们对各位装扮的毫无反应,那很抱歉。”
  然后,景琛跟其他人站在一起。
  一脸懵又带着丝丝崇拜的神情,看着前面用着日语,在熟练交流的男人。
  虽然听不懂,但就觉得姓良的这个时候,冷着一张脸得样子还蛮顺眼的。
  没一会儿。
  景琛就见刚刚拦着他们的丧尸,往旁边让开道路。
  对着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回了自己的位置。
  “走吧。”
  良辰希转头对一行人道。
  景琛忍了忍,没忍住。
  跟上良辰希的脚步,好奇的问。
  “刚刚你跟丧尸说了什么?我看他最后还挺客气的?”
  良辰希侧眸看了他一眼,“想知道?”
  景琛诚实的点点头,“恩,想。”
  良辰希扯了扯嘴角,有些为难道。
  “可我答应那个人,不能说。”
  闻言,景琛拉下脸,气道。
  “姓良的,你耍我!”
  去他妈的不能说!
  真当他傻呢?
  刚刚还觉得他顺眼呢?
  肯定是自己眼花了,脑子抽筋了!
  景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转头凑到冥烈身边。
  “阿烈,你告诉我,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冥烈刚要回答。
  突然感受到一股视线,径自射向自己。
  抬头一看,正好对上良辰希意味颇深的视线。
  冥烈郁结。
  麻蛋。
  一个个谈恋爱就谈恋爱,老挑他虐是怎么回事?
  景琛自然留意到冥烈的视线。
  目光跟着落在良辰希脸上。
  火爆脾气的景琛,心口的火气,蹭的冒了上来。
  二话没说,跳起来,冲良辰希就扑了过去。
  “姓良的,你就是故意跟我作对?看我高兴你就不痛快是不是?你个变态!老子今天灭了你!”
  景琛出手又快又很。
  第一拳,良辰希没躲过。
  结结实实被打在脸上。
  但这之后,景琛就再也没碰上他。
  景琛不服气,边骂边打。
  赤裸裸一副泼妇形象。
  良辰希也不还手,就跟猫逗老鼠似的,一个劲的躲着。
  顺便趁机,在景琛身上占占便宜。
  处在暴怒中的景小爷,压根没注意。
  司煌双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眸色清冷的看着嬉闹的两个人。
  声色清浅的说道。
  “先前还想,要降服如此乖张又泼动的景琛,对良辰希不会是很容易的事。当时觉得,挺同情他的。现在,突然感觉,景琛啊,三个他也斗不过一个良辰希。反倒有些同情景琛了。”
  冥枭站在少年身旁,
  闻言,低头看着他。
  少年脸上带着口罩,看不到什么表情。
  倒是那双浅灰色的眸子里,却是泛着零星的笑意。
  一点都没有话中同情的意思。
  倒让冥枭觉得,小孩分明是在幸灾乐祸。
  这么率真又顽劣性的模样,倒是极少能在小孩的身上看见。
  冥枭觉得,这样的少年,让他更加想要疼惜。
  明明该肆无忌惮表现自己的年纪。
  到底为什么,一直要这样处处防备。
  还要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呢?
  派出去调查的人,应该不用太久就有消息了吧?
  很快,他就能知道,关于小孩,消失的这几年里。
  到底,发生过什么了!
  接下来。
  几个人跟着景琛,把游乐场玩了个大半。
  不过大多数,都是景琛跟冥烈两个人玩儿,其他人只是陪在一边。
  并不参与。
  不过,一个人除外。
  那就是良辰希,从头到脚,他是全程陪同。
  连说不得权利都没有。
  明显,这是景小爷在故意报复。
  即便如此,良辰希也心甘情愿。
  谁让他招惹了自己的心上人不开心呢。
  果然,还是不能太放肆。
  女朋友太娇气,除了宠着,他能怎么办?
  要将全部项目玩儿下来,怎么也得大半天。
  加上冥烈跟景琛这玩儿什么,都要先研究明白的毛病。
  等他们玩儿完,估计天也要黑了。
  剩下三个人,没有选择跟他们同行。
  去游乐场附近,找了家咖啡店,选择边喝咖啡边等他们。
  三人选了二楼靠窗的位置。
  坐这边,正好能看到楼下的游乐场。
  偶尔,还能看到游乐场里三个人的影子。
  “小琛这么折腾,够阿辰受得。”
  穆奕承喝了口咖啡,眼睛扫了一眼楼下,有些幸灾乐祸道。
  司煌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
  “你这看热闹的心思,最好别让景琛知道。不然,等他俩一和好,虐起人来,也够你受得。”
  穆奕承脸色一僵,喃声道,“不会吧?”
  司煌勾了勾唇,平和的提醒。
  “怎么不会?良辰希什么个性,我是不清楚。不过景琛嘛,好像挺护犊子的。东西,自己嫌弃没关系。别人要想幸灾乐祸,好像…呵呵”
  少年最后的一声轻呵,语气相当随意清冷。
  却听得正在喝咖啡的穆奕承,一口热咖啡含在嘴里。
  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他怎么听不出司煌话里对他的幸灾乐祸。
  现世报,来的不要太快简直。
  “大哥,你不管管我大嫂啊?我差点给吓得把嗓子烫哑了。”
  冥枭闻言,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冷冰冰吐出两个字。
  “活该!”
  我去!
  穆奕承一脸受伤。
  这态度对比也太天差地别了吧?
  在大嫂面前,跟条忠犬似的。
  不是摇尾乞怜,就是卖乖谄媚。
  怎么一对他们,就变得这样一副刻薄又毒舌的嘴脸?
  大哥,你这样好吗?我们是兄弟!
  某人很随意的瞥着他,给他一个很明了不过的眼神。
  兄弟?有媳妇重要吗?
  呵!
  男人!
  穆奕承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无声的在心里哀怨一声。
  这几个人谈起恋爱来,简直惨无人性。
  逮着他一个人虐起来一点都不手软。
  少年眼底含着星光,一副清冷淡漠的模样。
  却掩不住眼中的幸灾乐祸。
  冥枭一脸宠溺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
  手臂搭在少年身后的椅背上。
  占有与呵护的姿势。
  那么不加掩饰!
  “煌?”
  一道标准又唯美的英式口音,从三个人旁边传来。
  三人闻声看去。
  就见一名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灰色西装,金发蓝眼睛的高大男子,缓缓走来。
  深邃立体的五官,帅气俊美的脸蛋,还有一身出自名流家族的傲气跟高贵。
  加上对方眉眼间隐隐的熟悉感觉。
  只一眼,无论是冥枭还是穆奕承,心里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只是,为什么,他会认识少年?
  一旁的司煌,在看到走过来的男人时。
  目光微微闪了一下。
  有些迟疑的站起身子,“克里斯丁?”
  克里斯丁站在司煌面前。
  俊美的脸上,扬起异常灿烂的笑容。
  明眼人都能看出,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是我,煌。”
  他看着少年的眼神,泛着淡淡的星光。
  穆奕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总感觉眼前的克里斯丁,每每喊到司煌的名字时。
  带着很克制的虔眷跟深情。
  甚至有些…像在喊着恋人的名字时,才有的深情呢喃。
  穆奕承都能有这样的感受。
  冥枭怎么可能会毫无察觉。
  对比起穆奕承的不确定。
  他却是相当确定。
  这个克里斯丁,对自己的小孩,有着非一般的情感。
  这可能就是恋爱中的男人,特有的直觉。
  更何况,冥枭,向来是一个敏锐跟细腻的人。
  不然,也不会年纪如此之轻,却坐在了让人高不可攀又望而生畏的位置上。
  即便抛开他的身份。
  更何况,眼前的少年,可是比他自己性命更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