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0章 眼神碰撞,确认是情敌

  没等司煌有所反应。
  克里斯丁已经伸手,将少年抱在怀里。
  “这么久没见,朋友间的拥抱,我相信煌你不会介意吧?”
  在司煌说出拒绝的话之前。
  克里斯丁先一步开口解释。
  他了解少年,自然也清楚,少年身上的洁癖有多重。
  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以前他也天真的觉得,这是少年与生俱来的习惯。
  直到,他在电视上,看到华国真人秀节目中。
  这个少年,接受了某个男生的告白跟拥抱。
  如果那不足以说明什么。
  那刚刚,他亲眼所见的。
  这个对谁都避而远之,洁身自好的少年。
  竟然有一天会跟一个男人十指相扣。
  且坦然接受着,这个男人对他的一切亲昵触碰。
  尤其是少年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害羞的模样,娇嗔的神情。
  都刺的他眼睛疼。
  心,更是在滴血!
  他那么小心呵护,不敢多逾越半分的少年。
  竟然在他默默守护的时候,被人捷足先登。
  这感觉,可不是糟心二字,足以表达的。
  朋友?
  雷同的说辞。
  让冥枭的脸色沉如墨色。
  他可没忘记,之前,他也是用同等的说辞,卸下小孩得防备,才有了现在的成果。
  所以此刻,对于捡自己用剩的招数,来麻痹自己小孩的防备心。
  某人表示,克里斯丁的不要脸心思。
  他简直不要太明白。
  如果之前是怀疑,那现在,简直不能太确定!
  正因为明白,所以冥枭心里的火,已经烧到心口了。
  尤其看到自己小孩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
  对方还是居心不良的家伙。
  他真的觉得刺眼的很。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感觉就要忍不住了!
  克里斯丁却在这时,松开了少年。
  很简单的拥抱。
  就像他所说那般。
  只是许久未见得朋友,见面时的寒暄方式。
  轻轻一抱,随即分离。
  没有多余的暧昧,也挑不出冒犯的地方。
  真的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你怎么会来r国?”
  司煌看向克里斯丁。
  印象中,这个人其实并不喜欢r国。
  具体原因他倒不知。
  不过,克里斯丁好像对r国有很深的成见。
  克里斯丁微微一笑,那张异国风情的脸,显得异常的魅力。
  “如果我说是因为你,你相信吗?”
  似真似假的话,带着特有的温润。
  却让司煌脸色愣了下,神色也不经意间冷了些。
  克里斯丁却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司煌的肩膀。
  “煌,你还是那么不爱开玩笑。每次你露出这样的表情,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
  司煌未接话,只是勾了勾唇,岔开话题。
  “克里斯丁,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穆奕承。”
  克里斯丁闻言,跟穆奕承握了握手。
  淡淡的一笑,不热情不疏离,很官方的样子。
  司煌又向他介绍自己身边的某人。
  道,“这位是冥枭,是我的…”
  少年看向身边的男人。
  对上某人不安甚至有些慌乱得眸色。
  少年牵起他的手,很亲密得十指相扣。
  然后看向克里斯丁。
  “他是我的爱人。”
  爱人?
  克里斯丁带着浅笑得脸,因为少年的话,顿时僵住。
  不是朋友,更不是男朋友?
  而是,爱人!
  呵!
  克里斯丁的视线落在两个人紧紧交握的手上。
  眸色深深浅浅,复杂又深沉。
  半晌。
  克里斯丁才极力压制住自己心里的狂躁跟愤怒。
  面色看似如常的看向冥枭。
  勾了勾唇,弧度幽深。
  却笑意不达眼底!
  克里斯丁主动伸出手。
  “你好,冥先生。我是克里斯丁·卡斯曼。冥先生的大名,如雷贯耳。很荣幸认识你。”
  “荣幸之至,卡斯曼先生。”
  冥枭握上克里斯丁的手。
  一副冷漠又孤傲的模样。
  两个人看似都非常大方,且绅士。
  但只有两个人自己最清楚。
  心底最真实得感受,到底是怎样的?
  别说当事人。
  站在一旁的司煌跟穆奕承,看着这两个人的交流。
  实话讲,挺尬的!
  完全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当事人觉没觉得他们两个不清楚。
  总之他俩看的,相当心惊肉跳且无言。
  两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暗劲的火光,压根一点都不遮掩。
  真害怕,下一秒,这两个人就会大打出手。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吧。
  气氛这一瞬间,有些微妙。
  司煌跟穆奕承均有些受不了两人无声的过招方式。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眉目传情呢。
  “呵呵,那个,克里斯丁先生,要不要坐下一起喝杯咖啡呢?”
  穆奕承为了缓解气氛,忍不住开口。
  出于礼貌,邀请一下。
  结果话刚落,两道攻击力十足的视线,毫不留情的直接射在他脸上。
  面对司煌跟冥枭两个人扫过来的眼神。
  穆奕承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妈呀!
  他只是出于礼貌客气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他发誓!
  克里斯丁将三个人的神情尽收眼底。
  舔了舔唇,笑道。
  “很遗憾,我要错过这个机会了。我还有事要去处理,等下次有时间,我请你们来y国做客。”
  说完也没理会冥枭跟穆奕承的反应。
  克里斯丁看着司煌,神色虔眷。
  带着淡淡的宠溺跟温情。
  “煌,这次我来r国是有事要处理。等下我还要赶回y国。有时间记得回来看看。我…我们都很想你。”
  少年闻言,缩了缩眸子,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好。”
  得到少年的回复。
  克里斯丁眼底笑意深了些。
  再次深深看了少年一眼,才转身离开。
  不速之客匆匆来,然后匆匆离开。
  只是此刻,穆奕承明显感觉到,三个人之间的氛围,跟先前有了天差地别的差距。
  “那个…大,大哥”
  “你在这儿等。我们先回去了!”
  穆奕承没说完得话,被冥枭给堵了回去。
  也没等穆奕承再说什么。
  少年已经被某人拉着离开了。
  “这,不会出什么事吧?”
  望着两人的背影,穆奕承忍不住有些担忧得嘟囔着。
  毕竟,大哥的脸色,真的是…
  很难看!
  想了想,穆奕承还是决定把那三个人喊回来。
  毕竟这种事儿,对别人来说,可能解释一下,或者最多吵一架就差不多了。
  但对象换做自己大哥冥枭的话。
  真的…
  感觉并不会很好。
  三个人接到穆奕承的电话,匆匆忙忙赶来咖啡馆。
  “怎么了?大哥跟司煌呢?”
  三个人一进来,气都没喘稳。
  景琛着急的问。
  “什么克斯丁?什么意思啊?”
  游乐场太吵,穆奕承电话里说的又快,他们也没听明白怎么回事?
  只知道,大哥生气,拖着司煌先回酒店了。
  穆奕承摆摆手让他们先坐下。
  然后才把刚刚发生的事,又从头给三个人讲了一遍。
  三个人听完,有些消化不良的大眼瞪小眼。
  直盯着穆奕承。
  “你说的那个克里斯丁,是不是y国那个地下军火交易组织的执掌人,克里斯丁·卡斯曼?”
  穆奕承看着良辰希,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这下,良辰希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了。
  景琛见这两个人跟打哑语似的默默交流起来了,有些着急的拍着桌子。
  “你们俩传什么秋波呢?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别打哑谜了?这个克里斯丁是谁啊?你们拉着脸是什么意思?敌人?”
  穆奕承看了一眼暴躁的景琛,将视线落在良辰希脸上。
  使了个眼色。
  你媳妇,你来解释。
  良辰希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面色不悦,看着景琛。
  “还记得大哥是因为什么原因选择离开部队的吗?”
  景琛闻言,都不用想。
  挑眉道,“所以,是敌人?”
  良辰希皱了皱眉头,“也不算是。”
  “当初杀死大哥那个队友的,是克里斯丁的表弟。当年那个家伙借着倒卖军火的由头,私下进行人口器官贩卖勾当。那几年的地下黑市,出现最多的,贡献最大的,就是他。”
  “当时军方派出大哥带领得那支隐秘部队,就是要把人口器官贩卖的地下黑市那个窝点彻底端了。那场任务原本计划很完善,结果。最后在撤离的时候,被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接到风声的克里斯丁的表弟,来了个围堵。然后…最后的结局你知道的。”
  “靠!”景琛气的咒骂了一声。
  “这还不算是敌人?那怎么才算?什么表不表弟的,还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敢说当年的事,那个克里斯丁不知情?这其中,说不定还有他的手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