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1章 非人的虐待

  景琛的话,让几个人纷纷默了声。
  是啊。
  谁能保证呢?
  这次又因为司煌的事遇到一起。
  那个心高于天的男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三番两次的打击?
  冥烈突然幽幽出了声。
  “我想回去看看!”
  三个人把视线落在他身上。
  无言的目光中,是很显然的不赞同。
  确定现在过去,不是找死?
  冥烈淡淡的看着他们。
  “你们是不是忘了,我哥的病是因为谁得的了?虽然有所好转,但并不是痊愈!我嫂子能回来,并且跟他在一起,对他的病情的确是有了很攻益的成效。但如果我嫂子真的跟别人有牵扯,那我哥的病,不单纯是发作,甚至可能会比以前更严重!”
  说到这儿,冥烈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助。
  “这两年我外出求学,就是想找到能够把我哥治好的方法。可是你们也知道,这病,本身就不可能会痊愈。尤其我哥还是…他的情况跟别人不一样。有好的地方,自然就有坏的地方。虽然我嫂子跟那个克里斯丁并没有什么,但难保克里斯丁对我嫂子没想法。不用别的,这个诱因就足够了!”
  “他这个病,不是伤自己就是伤别人。以前我也这样以为。但通过这两年对这个病情的了解,再加上最近对我哥的观察,我发现。或许常态下,我哥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我嫂子。这点,我相信我哥的自制力。也相信他对我嫂子的感情。但那也只是常态。现在的情况是,我嫂子。如果事情是跟我嫂子本身有关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景琛紧蹙着眉头。
  “什么意思?难道大哥会伤害司煌?”
  这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曾经大哥病情发作到近乎谁都不认的地步,却依旧把跟少年有关的一切都保护的好好的。
  那份融进骨子里的占有跟视之如命,他们是亲眼所见。
  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一件没影的小事,会做出真正伤害少年的事呢?
  但是,他们也清楚,冥枭对冥烈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不可能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见三个人均神色迟疑的模样。
  冥烈也没有多解释什么。
  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如果可以,我也宁愿只是猜测。”
  说着,冥烈站起身,往外走去。
  三个人见状,也容不得多想,
  纷纷起身,追了上去。
  “冥枭,你别这样。”
  “过来,按我说的做。别让我再说一遍!”
  “不可能!冥枭,别让我恨你!”
  某人冷笑一声,“是吗?恨我?会让你心里从此以后只有我一个吗?”
  四个人推开套房门进来时,只听到从卧室里传来两个人这般的对话。
  一个在拼命拒绝什么?
  声音带着不安跟颤抖。
  另一个带着很显著的冷意。
  只是听声音,几个人都感到一股随时喷发的怒火跟冷意。
  四个人面面相觑,并不清楚里面的两个人发生了什么。
  只能站在客厅里,选择先继续听下去。
  等情况不对,再出手吧。
  “因为什么?让你突然这样?”
  少年看着他,眼里有着害怕跟恐慌。
  某人脸色冰冷,带着漠视,望着躲在墙角的少年。
  声色冷漠,不带一丝温度。
  “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吗?需要我再说一遍?”
  少年气的随手抓起一旁的东西,丢向他。
  “神经病!都是你自己的无端猜忌。你简直疯了!”
  “你说得对!我是精神病,也是疯子。我不是之前已经告诉过你,我有病,而且从未痊愈!”
  某人任由少年扔过来的东西,打在自己身上。
  不躲不避。
  只是双眸紧锁着,眼底含着对自己有明显害怕跟排斥的少年。
  他的心,何尝不是痛得要死。
  可是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
  告诉他,占有他!得到他!
  让小孩做他不愿意的事!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小孩是爱自己的!
  他阴沉着脸,厉着声冷笑。
  “怎么,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有病,想离开我?恩?觉得我不够完美,不够健全,所以嫌弃我了是不是?”
  少年气的脑袋都有些眩晕。
  某人见状,趁着少年一时神色恍惚的瞬间。
  一个箭步上去,在少年反应过来之前。
  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然后将人扔到床上。
  又顺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扯过一条绳子。
  “冥,冥枭,你要做什么?”
  少年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么冰冷无情的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
  陌生,毫无温度可言!
  似乎下一刻,这个男人,就会将他拆骨入腹!
  男人一把抓住少年的双手,动作迅速的将少年的双手绑住。
  然后又拿过另外两条绳子,分别把少年双腿固定在床尾两端。
  “冥枭”
  少年望着他,有些绝望的眼神,眼中溢出泪光。
  男人刻意忽视掉少年可怜的模样。
  动作优雅地,一件件将少年的衣服脱掉。
  然后,是自己的。
  看着某人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少年眼里的泪水,顺着眼角,无声的流下。
  “冥枭,我真的,真的会恨你的!”
  少年双眸看着他,声色冷冷的说。
  男人伏在他身上,毫无动摇。
  “恨吧。永远恨我,恨到心里再也不会记得任何人!”
  “冥枭,不…唔”
  少年的哭声带着绝望。
  让守在客厅的四个人,心里不禁惊缩了下。
  卧室门被拍响!
  “大哥,你冷静点。有什么事,我们慢慢坐下来说!”
  “哥,你千万别冲动。不要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哥,你不要被自己的行为支配了!”
  “大哥,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都能明白的道理,大哥,你怎么会不明白呢?大嫂是无辜的!”
  “滚!”
  一声爆吼。
  带着滔天怒火跟无尽的杀意!
  四个人缩了缩脖子,一时间都禁了声。
  听着里面传来一阵一阵的哭泣跟嘶吼。
  神色均有些木讷。
  心更是堵的难受。
  整整一夜!
  卧室里折腾了一夜!
  声音由大到小。
  少年从一开始的哭骂到求饶。
  到哑着嗓子的呜咽,最后变得慢慢无声。
  四个人在外面客厅中,也跟着站了一夜!
  这一夜,他们从满怀希翼到渐渐麻木!
  卧室里的声响,让他们不用看都能猜到是怎样一副光景。
  到底,少年会是经受一番怎样的非人折磨?
  原来,他们还是低估了,少年在某人心里的地位!
  到底把一个人,放在什么位置,又当做什么?
  才能如此漠视一切,且占有欲如此变态?
  他们并不知道,也体会不了。
  但却能很深刻的感受到。
  少年,根本就是那个人的心魔!执念!
  更是病态的占有!
  只是,为什么,会这样?
  卧室门从里面打开。
  四个人猛的抬头看过去。
  穿着一身黑色睡袍的男人,站在门口。
  脸上有个很明显的手掌印。
  头发有些湿,显然是刚刚洗过澡。
  男人眸色冷淡的扫了四个人一眼。
  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从口袋里掏出香烟。
  点上,然后抽了一口。
  很简单的动作。
  经过男人做出来,完美的简直如画。
  只是此时的四个人,心思并不在这上面。
  一支烟抽完。
  男人将烟蒂按在桌上的烟灰缸里。
  目光落在落地玻璃窗外。
  “你们也觉得我做错了,是吗?”
  男人声音有些沙哑。
  这让原本就性感的嗓子,变得更加魅惑了些。
  四个人神色各异。
  但,都不好看就是了。
  最后,冥烈先走出来,脸色不是不好看。
  而是相当难看。
  语气不自觉中也有些冲。
  “哥,错没错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我们是无权说什么。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只要你自己别后悔就行!”
  这话说的,让其他三个人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
  我去!
  三个人一脸佩服!
  真是有魄力!
  虽然他们也是这样想的,但并不是谁都敢这样说啊!
  冥枭侧眸看了一眼冥烈。
  勾着唇低笑了一声。
  “看来,你倒是知道心疼你嫂子。”
  冥烈皱了皱鼻子,闷声道。
  “谁有理我站谁!更何况,我疼我嫂子有错吗?难道还要我帮着你一起欺负我嫂子,才对?”
  哟呵!
  这次竟然连哥都不叫了。
  看来火气不小啊!
  知道他是真的因为担心小孩才如此这般恼火。
  冥枭难得不跟他一般见识。
  “去里面看看你嫂子吧,他心情不好。”
  冥烈闻言,相当鄙视的眼神看着冥枭。
  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你倒是会安排。自己吃饱拍拍屁股就走,让我给你擦屁股!这个时候心情还能好的,除非是智障!”
  冥烈边往卧室走,边嘟囔。
  “昨天不是挺厉害吗,现在倒是比狗熊都怂!”
  “砰”一声。
  卧室门被关上。
  景琛三人看向沙发上的男人。
  难得某人这次,真是一声不发。
  垂眸沉思的模样。
  别说,看上去,是挺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