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2章 嫂子,你别离开我哥

  “嫂子,你怎么了?”
  冥烈刚进去。
  客厅众人便听见卧室里传来的惊呼声。
  三人只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抬头一看。
  坐在沙发的某人,早已没了人影。
  容不得多想,三人紧跟着跑进去。
  刚走到卧室门口。
  三人不禁被眼前的少年模样,刺得双眸酸涩生疼。
  少年跌坐在地上。
  身上的睡袍因为摔倒的时候,松开了大片。
  胸前的皮肤暴露在外。
  也让皮肤上那些密布的青紫痕迹异常突兀显眼。
  还有少年手腕跟脚腕上。
  被麻绳捆绑的痕迹,都泛着很深的淤紫。
  除了那张脸,真的找不到一点完整的皮肤原貌了。
  少年脸色苍白,嘴巴也毫无血色。
  即便听着昨晚卧室里的声音,他们也想到最坏的一面。
  但还是不及眼前这一幕。
  冲击力更让人心疼。
  见突然闯进来的众人。
  少年红肿的双眸有些无措的缩动着。
  咬着唇,垂下眸子。
  有些逃避跟无地自容的味道。
  那么骄傲,清冷的少年。
  此刻给所有人的感觉。
  是更加冷漠,疏离。
  冥烈抿着唇,眼里充满震惊跟心疼。
  他蹲下身体,想要扶住少年。
  却被突然闯进来的某人抢了先。
  某人紧搂着脆弱不堪的少年,心疼又自责。
  声音一时如鲠在喉,有些哑。
  “小煌,你是想去洗手间吗?”
  少年垂着眸子,脸色苍白,毫无表情。
  半晌,才开口,发出如同被磨砂过的声音。
  “放手。”
  “小煌”
  少年自嘲的的掀了掀嘴角。
  “怎么,还要继续吗?如果是,就快点。”
  少年边说,边伸手扯着睡袍。
  “别这样小煌!”
  冥枭握住少年的手,哽咽的喊道。
  “我错了!小煌,我错了!你别这样!”
  男人抓着少年得手。
  一下,一下,狠狠打在自己脸上。
  “小煌,对不起!对不起!”
  少年抬头看向冥枭。
  看着眼里蓄满泪水的男人。
  自己原本就红肿的双眼,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我说过,我会恨你!”
  “不是每一次的伤害,都可以用对不起三个字抹平!”
  “二哥”少年神色淡漠的看着他,将手中摘下得戒指塞到他手里。
  “小…煌”
  冥枭震惊的望着少年。
  一脸的不敢置信。
  见少年将戒指摘下,还给冥枭。
  就连冥烈几人,也忍不住惊了下。
  他们都知道这枚戒指的意义!
  退还,代表的,是放弃!
  少年是要放弃冥枭,放弃这段感情!
  “二哥,我想回y国了。”
  少年神色疲惫。
  声音透着无力。
  “我不该回来。”
  “你说什么?”冥枭紧抿着嘴。
  整张脸线条紧绷着。
  “你想说,后悔跟我在一起是吗?”
  少年扭开脸,不想再看他一眼。
  颓败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做梦!”
  冥枭将少年箍在怀里,一手捏着他的下巴。
  眼底溢满痛苦。
  “又想离开我?又想抛下我?你可真行啊!就算一条狗我也该养熟了,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小煌,你答应过我,会永远在我身边。难道有病的我,就让你这么嫌弃吗?恩?”
  “所以,你果然是嫌弃我。无法接受这样有缺陷得我,是不是?”
  “神经病!”
  少年因为某人的话,气的脸色更加苍白。
  双唇都在发抖。
  景琛几个人见状,都替冥枭捏了把汗。
  怎么那么精明睿智的男人,偏偏在感情这事上。
  脑子怎么就这么塞呢?
  冥烈跪坐在少年旁边。
  脸上带着不安跟害怕。
  “嫂子,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哥好不好?我知道这次是我哥错了!我知道你心里生气。我马上给爷爷,爸妈他们打电话。让所有人都替你出气。我们都不理他,孤立他。但你不要走好不好啊?”
  见少年依旧淡漠的样子,好似一点都不为所动。
  冥烈有些急了,边掏出手机,边说道。
  “我现在就给爷爷他们打电话,让他们飞过来。”
  “小烈!”
  少年抓住他要拨打电话的手。
  “你别打扰爷爷他们。”
  “那你答应不会离开我哥,我就不打!”
  冥烈故意装作看不懂少年眼里的纠结。
  顶着一张纯良无辜的脸,呆呆的看着司煌。
  大有一副,少年不同意,他就死磕到底的倔强。
  少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冥烈见状,撇了撇嘴,语气幽怨又委屈。
  “我就知道嫂子你说什么喜欢我,都是骗人的。以前就是这样。”
  “小的时候你也说很喜欢我,对我也很好。可是后来却不辞而别。我当时以为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惹你生气。”
  “这次你回来,我以为你真的不会再走了!你说最喜欢我。我还是信了。”
  “可现在,你又要离开我们。所以,你其实都是骗我的是吗?以前是,现在也是。你根本就没把我,把爷爷,我爸妈他们,当做自己家人。”
  “我…”
  冥烈没有给少年解释得机会。
  继续低着头,一副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都知道。我们都不配拥有小嫂子你。我会跟爷爷他们说,是我们身份不够,所以才让…”
  “小烈!”
  少年扶着头,有些痛苦的打断他。
  “不是这样的。我从没这样想过。”
  “可你说了要走,不就是要离开我们。抛弃我们吗?”
  “不是。我没想离开你们,只是…”
  冥烈突然一把抱住少年。
  声音里透着惊喜,“我就知道,嫂子最在乎的就是我们。爷爷他们如果知道小嫂子你的想法,一定会很高兴。”
  “我…”
  司煌脸上带着淡淡的无奈。
  他,这辈子欠的,只有冥家人。
  想起冥老爷子跟冥家人对他的好,嗓子里的那个不字。
  他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可是,现在不离开,以后,可能都不会有机会了。
  这样小心翼翼在某人身边。
  迟早,他想隐瞒的事,都会被某人知道。
  那个时候,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副天翻地覆?
  依某人的脾气,他都不敢想。
  毁灭的程度会到哪一步?
  他何尝不想,以一个最健康,最轻松的自己,与他相伴一生。
  可现在,因为冥烈得话。
  他这次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也终会无望了。
  可如果这样。
  从今天开始,留在某人身边。
  他都得提起十万分的谨慎了。
  毕竟这个人,那么聪明,又多疑。
  尤其对自己,简直风吹草动都能让他惊醒。
  唉!
  少年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真的没有机会暂时离开了。
  身体强烈的不适,让少年皱紧了眉头。
  就算离开不了。
  他这一身的伤。
  总不能这么轻松,就原谅他吧?
  少年沉默着,半晌拍了拍冥烈的背。
  “知道了。”
  很轻的三个字,却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某个随时都要疯掉的男人。
  阴冷的脸色,也稍微缓了些。
  冥烈顶着一张无害的笑脸。
  一口洁白得牙齿。
  简直可爱的,让人拒绝不了。
  司煌无奈的拍了拍他的头。
  无力的笑了笑。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以往最讨厌别人说自己可爱的冥烈。
  这次,听了少年的赞美。
  脸上的笑,更加深刻。
  一副乖巧的模样,简直不要太讨喜。
  冥枭看着两个人。
  眸底闪过一丝隐暗的波动。
  景琛三人,对冥烈这小子,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扮猪吃老虎这招,他们见过不少。
  像冥烈这种的,可真是第一次。
  果然,冥家的人。
  即便是看起来最单纯的冥烈。
  也只不过是看起来而已。
  事实是,冥烈这家伙,不但并不单纯。
  相反。
  可能是心机最深的一个。
  要知道,一个心理跟精神学的双博士。
  又怎么可能真的是,庸庸之辈。
  只是那张纯良无害的脸。
  太帮他遮盖真相了!
  你看。
  这感情牌被他打的,简直不要太精准!
  对少年心思的拿捏。
  不多不少,恰到正处!
  简直是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