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4章 是冲我来的

  克里斯丁苦笑一声。
  却没有回答司煌这个问题,
  毕竟,他还算了解少年。
  让他知道,自己一直暗中有派人在他身边。
  且知晓他的一切事情。
  那他,可能真的连见少年一面的资格,都没有了!
  “刚刚的枪声,我想你们都听到了。人的确死了,在我房间里!”
  “在你房间?”
  “是。”克里斯丁并没有隐瞒。
  “今晚的人是冲我来的。”
  “冲你来的?你在这边也有仇家?还是你的仇家为了要你的命,不远万里追到这儿杀你?”
  景琛冷笑道。
  幸灾乐祸的意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
  “小琛。”
  良辰希抓住他的手,低声喊了他一声。
  “别闹。”
  景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但又想到冥枭跟司煌。
  撇了撇嘴,倒是真的没再说什么。
  克里斯丁并没有把景琛的敌意放在心上。
  毕竟,他不在意的人。
  又怎么可能仅凭三言两语,就能中伤的了自己?
  一旁的冥枭突然看着克里斯丁问道。
  “什么人?”
  克里斯丁看向他。
  半晌才淡淡的说了句。
  “我也并不清楚。看装扮,应该是r国本国人。”
  一句话,却让少年不由得抬眸看向他。
  察觉到少年的视线。
  克里斯丁看过去。
  却看到少年眼底,有着隐隐跳动的怒火跟冷意。
  克里斯丁心,不禁咯噔一下。
  冥枭见两人的神情,心里有些吃味。
  走到少年身边,手放在少年的腰间。
  少年恍了恍神,倒是没躲开某人刻意的动作。
  只是眯了眯眼睛,看着克里斯丁,道。
  “克里斯丁,你该很清楚我的底线,我相信这次你并不是有意的。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克里斯丁闻言脸色带了丝受伤。
  少年的话,对别人来说没有什么。
  但对他,很直白,太重了。
  克里斯丁垂在身侧得手,不自觉中握紧了些。
  少年没有错过克里斯丁这些动作跟反应。
  他叹了口气,向克里斯丁面前走了两步。
  “克里斯丁”少年突然轻声喊道。
  克里斯丁恍惚的看向少年,突然有种,少年又回到自己身边的感觉。
  就像很久之前,他们朝夕相处。
  保持在朋友的身份下,却相处的异常融洽。
  少年无视克里斯丁脸上的眷恋表情。
  “你是我的朋友。非常重要的朋友。我这辈子都不想失去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有危险,或者是受伤。尤其不想看到因为我,让你受到伤害。”
  “克里斯丁,我的承诺依旧有效。只要我们还是朋友。你,还把我当朋友,我对你的承诺,会一直延续。”
  克里斯丁看着少年,蓝色的瞳孔缩了缩。
  有些无力的笑了笑。
  “我知道!你一直说到做到的。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好久了。”
  少年目光落在克里斯丁脸上,无声的等着他的问题。
  克里斯丁有些紧张的抿了下嘴角,目光从少年脸上落在他身后的冥枭身上。
  半晌,才看着少年,开头问。
  “当时你说的不喜欢男人,是真的吗?”
  这话一出。
  房间里瞬间一片死寂。
  几个人,明显感觉,原本温暖的房间里,空气以光的速度,极速变冷!
  是真的,很冷!
  克里斯丁的问题,让少年愣了片刻。
  然后,面色清淡的看着他,很淡定的点了点头。
  克里斯丁扬了扬唇,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忧喜。
  只是暗自点了点头。
  “我知道以后怎么做了。今天的事,让你受惊了。我现在要离开了,事情我都已经处理好。你安心休息。”
  “那,我先走了。”
  克里斯丁有些不自在的看了少年一眼,转过身向门外走。
  少年闭了闭眼睛,抬脚跟了上去。
  “我送你。”
  然后,房间里的几个人,明显感觉到,因为少年的回答,让温度又低了不少的身体降温机。
  正一脸愤怒跟受伤。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眉头紧锁。
  一副极力隐忍的模样。
  呵呵。
  人正在气头上。
  就算心里再憋屈,估计也只能自己吞进肚子里。
  说实话。
  后面四个人,对某人这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其实都有些幸灾乐祸。
  冥烈跟景琛,最甚。
  过了好半天。
  在某人望穿秋水的盼望中。
  少年才回来。
  某人几步迎上去,站在少年面前,却没敢有动作。
  少年挑着眼角,邪肆的看向他。
  冥烈四人就看见,刚刚还一脸冰冷,满腔怨愤的男人。
  憋了半天,竟然就说了句。
  “小煌,你饿不饿?”
  “噗嗤!”
  四人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去,真的好怂啊大哥!
  某人轻飘飘一个冷眼扫过去。
  四个人吓得立马闭上嘴。
  “滚出去,碍眼!”
  闻言,四个人麻利的抬腿闪人。
  顺便,好心的把房门带上。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少年无视某人的深情款款。
  直接越过他,走向一旁的衣橱。
  拿过自己的行李箱,打开。
  然后从衣橱里将自己得衣服取出来。
  见状,冥枭走过去。
  “小煌,你还是要走?”
  少年低头看了看,抓着自己的手,眨了眨眼。
  将某人的手掰开。
  “就算克里斯丁说事情已经处理好。但今晚的事,不可能就如此草草了结。”
  少年眯了眯眼睛,看向他。
  “克里斯丁的身份,你不可能不知道。你觉得能来杀他的人,身份会是等闲之辈吗?”
  “而且,对方是r国人。直接说,克里斯丁这次是因为我来的。”见某人脸色又黑了下来。
  少年淡淡的睨他一眼,“即便我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不是吗?”
  某人见少年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样子,不禁心里堵得慌。
  从身后抱住少年,语气蔫蔫道。
  “从你嘴里说出来,意义不一样。”
  少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手肘往后捣了某人肚子一下。
  “什么时候还在想这些?我在跟你说正事。”
  “好好好!说正事。你说,我听着。”
  见少年生气,某人立马认怂。
  少年叹口气,“虽然我之前也怀疑过。不过也是在刚刚,我才确认。我身边,有克里斯丁安排的人。”
  某人神色冷厉,看着少年,眼底隐隐有杀意浮动。
  少年转身看着他。
  自然明白某人的心思。
  说实话,刚刚他在确认后,也非常生气。
  只是,眼下,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这个我们先不谈。”
  见某人不满得看着自己,少年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
  “现在的问题是。克里斯丁之所以出现在r国,是因为我身边有人通知了他。这就是说,克里斯丁来r国完全是临时安排。既然如此,对方是怎么知道克里斯丁行踪的?”
  直到这个问题。
  某人才恢复了该有的冷静。
  他看着少年,思路清晰的分析道。
  “两种可能。一,说明克里斯丁身边有r国的人。所以对方对克里斯丁的行踪一直了如指掌。”
  “第二…”某人看着少年,眸色冰冷,透着一股嗜血。
  “第二就是,你身边不只有克里斯丁的人。还有r国人在监视。所以你一出现在r国,对方便已经接收到消息。”
  “能够这么明确做出计划。对方一定对你跟克里斯丁的关系有所了解。并且知道,你身边有克里斯丁的人,还有…也知晓,克里斯丁对你的…心意。”
  最后两个字,某人说的相当艰难跟别扭。
  从他嘴里承认别人对自己小孩的不轨,怎么都让他不爽!
  少年倒没发觉某人的纠结。
  只是挑着眉,低头沉思着。
  “据我的了解,克里斯丁为人谨慎且异常小心。他身边除了从小照顾他饮食起居的珐尼大叔,能让他相信并且可用的,只有三个人。但这三个人都是克里斯丁过命之交。倒不会有问题。”
  “对比起克里斯丁,我倒觉得,我身边的人更可疑。”
  “知道我跟克里斯丁关系的,大多是国外的势力范围。华夏内不该有。可是对比起我,对方却是想要克里斯丁的命。也就是说,对方只是想通过我,来牵制克里斯丁。那怀疑的范围,就在国外。到底,是谁呢?”
  正在低头思考的少年,并没有注意到某人因为他的话,越来越冷厉的脸色。
  等到少年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某人抱在怀里。
  “你就那么担心他?恩?”
  某人咬着牙,有些气急败坏,又有些克制。
  舍不得对少年大吼。
  只是沉着声音,冷冰冰带着压制的怒火跟委屈。
  “我也不想跟你吵,我也不想惹你生气。可小煌,每次听你说起这几年的事情,我除了生气,还有嫉妒!”
  “我缺失了你的这几年。你身边,一直有别人的参与。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每一个都让我嫉妒!这辈子,都不可能补偿的缺憾,是我心里永远都不可能过去的伤!”
  “你要我怎么办?装作不在意吗?你根本不会知道你对我多重要,就算所有人都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位置,重要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