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5章 仇恨值很高的某人

  少年看着眼前男人。
  眼底有些恐慌跟躁动。
  他真的是委屈的。
  不然,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嫉妒心,眼底含着泪光呢?
  到底,他对这个男人有多了解?
  当初只是也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也因为这个男人的威逼利诱,处处挖坑。
  当时的节目里,这个男人的告白,他其实是有怀疑的成分的。
  以为是某人为了让自己彻底接受他,有夸大作秀的成分。
  现在看来,不是的!
  这个男人当时说的,都是真的!
  他怎么就忘记了。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不屑撒谎,使用卑劣手段得人。
  其实不是不屑,应该说他不想骗自己,更准确些。
  他不想,这段感情里,有一丝欺骗的杂质。
  除了没有将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告诉自己。
  其实,他真的对自己全盘托出了。
  如果不是病情太过难以启齿。
  或许,这个男人也不会如此这般委曲求全,闭口不言吧。
  而自己呢?
  连原本想要对他,对冥家人解释这几年的事情,都在那天后,选择了继续隐瞒。
  自己才是那个最不认真的一个。
  对冥家人也好,对这个男人也好。
  他到底是被这个男人照顾的太好了。
  竟然一直没有察觉,甚至如此心安理得。
  他什么时候,也这样自私了?
  看来,他真的是被这个男人宠坏了。
  从很久以前就是。
  只要有这个男人在,他好像永远都是享受的那个。
  什么都不需要他费力费脑。
  少年勾唇,笑得有些苦涩。
  在某人一脸受伤的表情中。
  伸手搂住某人精劲有力的腰身。
  乖巧的靠在他的肩上。
  声音清冽的开口道。
  “从没告诉你,你不要觉得是自己逼迫了我。是因为,我也对你动了心,才遵从自己内心,接受你,接受我们的感情。”
  “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在意我这几年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以后,我会注意些,尽量不会让你不舒服。”
  少年侧着脸,看着某人精致的侧脸跟下巴。
  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某人紧抿的红唇。
  “这么辛苦跟委屈,怎么还不放手呢?”
  某人抓住少年作乱的手,低头看着他。
  恶狠狠道。
  “是不是忘记我说过什么?”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人。生也是,死也是。想跑,就打断你的腿,敢对不起我,我就把那人挑断筋骨,扔***市场去!敢打你主意,我就让他后悔来这世上!”
  瞧着某人咬牙切齿的模样,少年弯着狭长的眉眼。
  笑意流转,潋滟惊艳。
  仰头咬上某人的下巴。
  低笑道,“仇恨值这么高,怎么说你才好?别担心,我只喜欢你。”
  某人错愕的愣着。
  任由少年在自己下巴上啃咬着,不痛不痒。
  却酥麻的很。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小孩说,他只喜欢自己?
  眨了眨眼。
  某人看着少年的眼睛,瞳孔缩动着。
  然后过了好久,才慢慢,有了星光闪动。
  最后,某人咧着嘴,笑得一脸傻气。
  连胸膛都在震动。
  某人一把将少年抱起。
  像抱孩子一样,托着少年的屁股。
  微仰着头,“小煌,再说一遍。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恩?”
  少年无奈的看着他,宠溺的挑着眼角。
  两手拉扯着某人的脸。
  “傻样儿!喜欢你,我只喜欢你!听到了?”
  “听到了!听到了!”某人点头,大笑道。
  说着,吻上少年的嘴巴。
  “我就知道,我的魅力,小煌你也逃不掉。”
  少年哭笑不得,扯着某人的耳朵,拉开。
  “脸皮真厚。”
  某人卖乖的笑着,两手抱着少年的腰。
  “脸皮不厚,怎么追媳妇?小煌,以后别再扔我送的东西了。”
  说着,某人松开少年。
  从口袋里掏出那枚少年扔给他的戒指。
  执起少年的手,重新戴上。
  “就算再生气,再不理我,也别摘!它不在,会让我觉得,你会永远离开我。”
  少年扯了扯嘴角,看着手指上的戒指。
  淡淡道,“下次不止戒指不要,你,我也不要!”
  “小煌。”某人拉过少年,“我不会惹你生气了。你也别离开我,行吗?”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你生日了。十八岁,成年礼。我想给你好好庆祝一下。”
  “成年礼后,我们去M国,注册结婚,恩?”
  某人低头,吻着少年的额头,声音柔情又隽眷。
  少年红着脸,低声嘟囔了句什么。
  某人没听清。
  只是看着少年害羞的模样,却觉得很愉悦。
  少年推了他一把,差点把正事忘了。
  “你去跟小烈他们说一下。一会儿我们就离开r国。”
  “好。”某人点头。倒是听话的去通知其他人了。
  夜里十二点左右。
  一行人抵达京都机场。
  还没走出机场。
  司煌接到小A的电话。
  “a?”
  “煌。刚刚查到今天派去杀克里斯丁的人,的确是r国人。只不过幕后操控者,可能是熟人。”
  少年愣了一下,“熟人?”
  冥枭几个人闻言,也纷纷停下脚步。
  “是。这个人之前跟贺颜交过手。”小A说着,电话里传来一阵摩擦声。
  接着一个冷淡的声音传过来。
  “煌,是我。”贺颜说道,“小A调查今晚事情时,根据对方遗留的信息,查到后面那个人。这个人在你当日回国时,在机场擦肩而过。小A已经把那个人的具体资料发到你邮箱。”
  贺颜叹了口气,有些沉重道。
  “我有必要提醒你,这个人在很早之前,就认识你。可以说对你非常了解。而且他的背景很神秘。即便是小A,很多东西都查不到。发给你的也只不过是表面的东西。”
  “还记得在拉斯维加斯那场比赛吗?他,就是主办方!我们当时只知道,对方拥有一股很强的暗势力。却查不到具体信息。直到前不久,M国的费蒙家族当家人突然过世,有关这个人的消息才让我们查到一些。”
  “费蒙当家人?费蒙·劳恩?”
  “是!”贺颜道,“费蒙·劳恩的突然死亡,也是这个人的手笔。”
  “怀疑费蒙·劳恩的死跟克里斯丁的关联吗?不用想了,没有共同点。费蒙·劳恩死后,不到一周的时间,费蒙家族就从M国彻底消失了。而且现在,想要在M国打听费蒙家族的消息,几乎不可能。不管怎么说,费蒙家族也算是M国上层的大家族。却被这个人轻而易举毁灭,可见这个人的手段还有实力。”
  “重要的是,今晚的事。对方的意图根本不是克里斯丁,而是你!”
  “我?”司煌闻言,皱了皱眉。
  不以为意道。
  “我一个孤家寡人,一没家族,二没背景。真要我这条命,根本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贺颜叹了口气,“是啊!所以,才奇怪他的意图。原因肯定是有的,只是我们还不知道。所以最近,你自己注意点。这两天,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好,就回你那儿。”
  “恩。”少年点点头,“如果真想杀我,以对方的能力,这并不是难事。之所以没动手,自然不是为我的命来。别担心,没事的。”
  说完,少年将手机关上。
  “怎么回事?怎么跟你又扯上关系了?”
  景琛不禁问道。
  冥枭低声开口。
  “回去再说。”
  几个人看了看周围得环境。
  点头,迅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