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6章 司煌,你好!

  凌晨两点过半。
  几个人才回到半山别墅。
  一回到别墅。
  少年直接钻进书房。
  打开电脑,登上自己邮箱。
  最上方的未读邮件。
  内容里。
  有几张照片。
  照片中都是同一个人。
  只是不同角度的抓拍照。
  看起来是在很局促的情况下抓拍到的。
  只是角度虽然都有,却始终没有一张正面的。
  照片上的男人,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
  身材笔挺。
  宽肩瘦腰。
  倒是一副很完美的衣架子。
  不管是背影还是侧面。
  仅仅通过照片,都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阴冷跟暴戾。
  单单一个侧脸,都能让人联想到。
  这个男人的长相,一定是相当惊艳的。
  照片下面。
  是关于这个人的简单介绍。
  只言片语。
  如同贺颜所说。
  很明显,这些,只不过是这个人刻意放于表面上的资料。
  那般背景跟实力。
  如果随随便便,都能被人查到身份。
  也就不会这么让人忌惮跟恐惧了。
  “名字是假的吗?”
  冥枭站在少年身后,将邮件上的资料扫了一遍。
  少年目光落在邮件的其中一张照片上。
  放大。
  盯了半晌。
  锁着眉头,有些苦恼。
  “这样看上去,是有些熟悉。只是没有正脸照,的确不好判断。如果说之前见过,也有可能。不过要说熟悉…”
  少年摇摇头,“这样的气势。不要说熟悉,单单是见过,我都不可能会记不起才对。”
  “这也不是没可能。”冥枭开口道。
  “人或许没变,只是气势变了。就可能左右判断。”
  少年点点头。
  “怎么都是侧面跟背面?这人也太不专业了。”景琛吐槽道。
  “这可能不是偷拍的人不够专业。而是对方太警觉了。”良辰希淡淡说道。
  “你看这些照片,画质算不上清晰,有几张甚至还有些模糊。这就说明,拍照片的人,距离不算太近,再加上对方出现的时间很短的话,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景琛皱了皱鼻子,睨了他一眼,嘀咕道。
  “说的就跟你在现场一样。”
  良辰希轻飘飘看了他一眼。
  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这家伙,真的是看不顺自己。
  无时无刻都在找茬。
  “的确是这样。”
  司煌点点头,伸手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
  “其实这个角度,给我的感觉很熟悉。我能肯定,曾经我以这样的角度见过这个人。”
  “不过,就算气势或气质再怎么变。遇到似曾相识的情景,我应该能记起才对。为什么脑子里就是想不起呢?明明贺颜也说,是熟人。”
  冥枭将手放在少年肩上,低头轻声安抚。
  “别急。她说的是熟人。可说的是对方对你了解颇深,却并没有说,你对对方也一样熟悉。”
  “所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暂时对你并没有威胁。只不过,这个人要说没有目的,那也不可能。趁这个机会,我会派人好好查一查对方的身份。”
  “好。”
  少年点头。对某人的办事效率,他倒是真的很放心。
  更何况,目前而言。
  要想查出对方真正的身份跟目的。
  也只能让某人来做了。
  毕竟自己在他身边,很多事要想亲力亲为,的确太冒险。
  等几个人从书房出来。
  时间已经很晚了。
  某人破格,让几个人在半山别墅住一夜。
  这对几个人说,可真是破天荒的事。
  要知道从小到大这么多年。
  别说留宿,这话都不能说,更不敢想。
  果然啊。
  有了媳妇的男人,是有人情味了哈。
  几个人都回房间休息去了。
  少年回房后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某人留在书房。
  安排后续调查的事。
  刚刚,他并没有提醒少年。
  照片上的男人,他几年前也见过一次。
  不,应该说。
  不止一次!
  这个男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小孩身边。
  并盯上了小孩。
  不过,要说这个男人,对小孩动机单纯。
  他可是一点都不信!
  作为同样在死亡线行走的人。
  只一眼,冥枭相当笃定,这个男人,绝不可能是良善之辈!
  即便隔着照片。
  一个人身上的杀伐与残暴,凶狠跟阴戾。
  已经刻进骨子里。
  成为这个人的形象。
  又怎么可能,遮盖得了?
  如果,曾经出现在小孩面前的这个人。
  真的隐匿起自己一身的伪装。
  要么,是小孩识人的能力,还太浅。
  要么,就是这个人伪装能力已经出神入化。
  不过,他的小孩可是精明的很。
  虽然性子淡漠。
  但聪明又机警。
  实话说,有时候他都自愧不如。
  所以,他很肯定。
  不是小孩的能力不够。
  而是对方,城府、手段都太深。
  若对方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小孩去的。
  又怎么可能会露出自己的本性呢?
  又是打的软牌啊?
  呵!
  一个两个的。
  倒是会拿捏小孩的心思。
  对方有备而来,又怎么可能会让小孩轻易识破?
  将所有事都安排下去。
  某人看着电脑上的照片。
  深沉如海的眸子里。
  闪着不知名的暗流。
  少年洗过澡。
  从浴室出来。
  边擦着湿发,边往大床走。
  桌上的手机,闪起亮光。
  脚步顿了顿,少年走了过去。
  无法显示的来电呢。
  少年眯着眸子,看着手机上的显示。
  无人接听后的屏幕暗了下去。
  随即,又亮了起来。
  呵。
  少年勾起唇角。
  将手机拿起。
  接听后,放在耳边。
  夹着风浪的海风声,从电话那端传来。
  电话两端的人,就这般彼此沉默。
  海风声,成了唯一的传递。
  良久。
  电话那端,响起一声低沉又冰冷的笑声。
  “果然,还是没变呐。”
  男人低声呢喃了句,话里颇有怀念的味道。
  少年擦头发的手,蓦然停下。
  就那样,捏着毛巾停在发顶。
  只是手指,却悠然收紧。
  男人顿了顿,阴冷的嗓音有着独道的温润如玉。
  甚至,听在少年耳朵里。
  有些隐隐的亲切跟熟悉。
  “司煌,你好。”
  男人简短的问候。
  停了下,继而道。
  “今晚的事,看来是惊扰到你了。”
  男人微微一笑,声音里透着一股刺骨的冷意。
  “手下做事欠妥,我跟你道歉。”
  少年眨了眨眼。
  此刻已经很确定。
  对方对自己,的确没有敌意。
  不管有什么目的在自己身上。
  至少目前,他并没有从对方那里,感受到一丝敌意跟意图性的接近。
  将毛巾从头上拿下来,少年走到沙发处坐下。
  嗓音淡淡道,“道歉不必了。只是,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请阁下赐教。”
  “哦,是吗?”男人语带愉悦,“如果是你,我自然乐意至极。”
  少年眯了眯眸子,“克里斯丁·卡斯曼,真的非杀不可?”
  电话那边的男人沉默了下。
  才悠悠问,“如果是呢?”
  “虽然问了可能也不会有答案,可我还是想问一下原因。”
  “原因啊…”男人轻呵了声。
  “原因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不管是对我来说,还是对你而言。”
  “克里斯丁·卡斯曼,都必须死!”
  男人冰冷得话里,透着彻骨的寒意和对死亡的泯灭。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男人顿了下,“还有,照顾好自己。离那个要死的克里斯丁远一些。”
  男人说完,也没等少年回话。
  直接将电话挂断。
  少年握着手机。
  神色莫名的缩着眸子。
  很简短的通话。
  带给他的信息量,却并不少。
  这个人对自己,的确没有敌意。
  甚至,还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再有。
  这个人,对克里斯丁·卡斯曼的杀意,是真的,很深。
  只是。
  对方所说的。
  克里斯丁·卡斯曼,对自己而言,必死的理由是什么呢?
  到目前为止,这个理由,实在想不通。
  少年微仰着头,靠在身后的沙发背上。
  眸子落在天花板上。
  淡淡的,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