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8章 要的就是让她,生不如死!

  一群人默默无语。
  跟着少年,食不知味的,将早饭解决。
  讲真的,味道什么的,真的不知道。
  当时众人心里的想法是。
  不能被少年看扁。
  所以这顿饭,吃的最舒心的。
  估计,只有少年一人了。
  吃过饭后。
  几个人聚到客厅。
  “大哥,这真的是你下的手啊?”
  景琛看着冥枭,一副打死都不信的模样。
  这样卑劣又烧脑的手段,怎么可能会出自自己这大哥的手笔?
  怎么说,那女人都不该是,会让大哥浪费时间跟精力去如此关照的对象才是!
  这样的垃圾,多看一眼,他都觉得双目会失明。
  穆奕承在一旁勾了勾唇,淡淡笑道。
  “当然是大哥做的。不然,在京都,还有谁能让一个如此不堪的女人,更加生不如死?”
  “噗哧!”
  冥烈没忍住,笑着说道。
  “这话,可真听不出是夸人来。”
  穆奕承抽了抽嘴角,有些无奈的看了冥烈一眼。
  这还好都是知根知底的。
  不然就凭冥烈这状似不经意的挑拨。
  自己都要被大哥打死。
  少年缩在沙发里,敛了敛眸子。
  “之前不是说,想要余洋命的并不少吗?我以为你会把余洋的消息散出去,借别人的手来处理。倒没想到,你会亲自动手。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少年话语淡淡,却有些出人意料的感觉。
  某人低眸看着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交到别人手里,结局太痛快。这并不是我希望的。”
  “可以换种方式。这样的手段,对一个女人来说,会生不如死吧?”
  听出少年话语里的不忍。
  冥枭捏着他的手,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说道。
  “我要的,就是让她生不如死!”
  闻言,少年侧着眸子睨向他。
  “这惩罚算是轻的。”某人直面少年,语气不轻不重,却不容置喙。
  “她招惹了你,从一开始就该有这样的觉悟。不是什么人,都是她那样的身份可以招惹的!更何况,那个女人的心思,并不只如此。”
  少年闻言,眸子落在某人脸上,等着他的后话。
  “什么意思?”景琛闻言,一脸机警,就跟要炸毛似的。
  “难道她对大哥你还有非分之想?”
  某人眸子不自觉落在景小爷脸上。
  不得不说,景琛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了些。
  但这张嘴,却跟开过光似的。
  有时候,不经意的一句话总能一语命中。
  几个人见冥枭神色带有微妙的看着景琛。
  不禁纷纷有些无语。
  这都可以。
  简直不要太好懂!
  冥烈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尼玛,景小爷这嘴不会真的开过光吧?
  穆奕承跟良辰希也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
  这都不记得是第几次了。
  算命的都没有景琛这张嘴灵光。
  主要是,大家都能猜到的事。
  为什么,只有他,非要说出来不可?
  少年轻飘飘扫了景琛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眼底含着笑意。
  难怪某人如此折腾一个女人。
  原来还因为这事。
  “倒是没瞧出来,余洋还有这心思?”
  “嫂子,估计没这心思的也就你了。那些女人,听到我哥的名字都跟花痴一样,要见我哥一面,就跟吃了春药似的。呃,好渗人!”
  冥烈边说,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似,只是想想,都能把他恶心到不行。
  少年淡淡看了他一眼,轻飘飘吐了五个字。
  “我不是女人。”
  呃!
  冥烈脸色一僵。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脸欲哭无泪!
  “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少年点点头,淡淡的“恩”了一声。
  冥烈见状,偷偷瞄了一眼自家亲哥阴郁的脸色。
  默默闭紧嘴巴,不敢再多嘴多舌了。
  穆奕承见状,连忙问道。
  “应该不单纯只是这个原因。大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
  冥枭看了他一眼,眯着眸子道。
  “还记得陆广生吗?”
  “陆广生?”
  良辰希想了下,恍然道,“是那个三年前儿子被仇家分尸的陆广生?”
  某人点点头,“没错。”
  “三年前陆广生唯一的儿子,被不知名人士分尸,并分批寄到陆广生公司跟家里。当时这件事在京都可以说人人皆知。”
  这事一提,除了司煌跟冥烈,几个人都是清楚的。
  毕竟当年那件惨案。
  足够轰动!
  只不过…
  “当年那件案子虽轰动一时,结局却草草收场。虽然对面宣称是仇敌所为,不过事实如何,并不足外人道。”
  “是啊。”景琛有些萎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我妈还认识陆广生老婆呢。当时我还记得,我妈说,陆广生老婆因为这事寻死了好多次。眼睛都哭瞎了。不过好像没过多久,就跟陆广生离婚了。”
  冥枭闻言勾唇冷笑一声。
  “陆广生倒是不想离。毕竟他能走到当时的位置,仰仗的可是他老婆娘家的势力。”
  穆奕承恍悟道。
  “难怪那件事后,有一段时间陆广生公司因经营不善倒闭。人也不知所踪。好像重新回来京都,也是在一年前的事吧?”
  “是在一年前。”良辰希接话道,“不过自从重新回到京都。陆广生这人似乎低调了许多。想来,隐藏的这两年,日子并不好过才对。”
  “这可未必。”
  少年突然幽幽的说了句话。
  “俗话说,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如果他的日子真不好过,也不会在重新回到京都后,过得这般自在了吧。”
  冥枭看着少年,勾唇浅笑。
  他的小孩啊,真的是太敏锐太毒辣。
  “的确如此。陆广生消失的那两年,日子过得不但不辛苦,反而异常的逍遥!”
  逍遥啊?
  众人轻嚼着这个词。
  对男人而言,什么样的生活,才能用逍遥二字概括?
  简直不要太明了!
  “这跟余洋有什么关系?”冥烈不解的问。
  冥枭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道。
  “孟加有个****市场。在那个地方,那个东西并不受法律约束。”
  “陆广生消失的这两年,一直在孟加。一个逃离华夏,一直被自己老婆娘家势力扶持的老男人。谁会想到,他会在孟加那样蛇龙混杂的****市场一带出没。一待就是两年,且做的如鱼得水。”
  景琛冷哼一声,“倒是个会演戏的。伪装这么多年都没被识破,也是厉害。儿子死无全尸,做老子的不仅不去抓凶,反而躲到那样的地方,逍遥快活?呵,玻璃碴子都没这么渣!”
  良辰希闻言,安抚性的握住景琛的手。
  “这就让你生气?呵”冥枭轻笑一声,语带轻嘲。
  “那我就再说一件,让你怀疑人性的事吧。”
  “在调查的时候,我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当年陆广生儿子的死,跟余洋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而且当年,据说余洋在跟陆广生维持包养关系的几年中,跟陆广生的儿子,也一直纠缠不清。所以,当年陆广生儿子的死,就变得很意味深长的了。”
  “我去!这死女人,不会是同时玩转父子俩吧?这特么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这女人,简直禽兽啊!#&@*”
  景琛气的诈声骂道,后面的言语相当精准且…难听。
  骂人的话就跟不要钱似的,蹦豆子一样噼里啪啦往外冒。
  冥枭把少年拉进怀里,捂上他的耳朵。
  少年无语的瞪着他。
  掩耳盗铃。
  捂着有什么用?他一样听得见!
  良辰希无奈的捏着眉心。
  对于景琛骂人的功力,他真的是无能为力且…望尘莫及!
  穆奕承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呵呵。
  这日子,可真不愁寂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