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89章 你们都小瞧了余洋

  良辰希眯着眸子想了想。
  转而看向冥枭问,“大哥,陆广生儿子的死跟余洋有关系,那陆广生是不是跟他儿子的死,也脱不开责任?”
  冥枭闻言,笑得一言难尽。
  “何止。出谋划策的是余洋,安排杀手的却是陆广生。你觉得,他们两个,谁能把自己摘干净?”
  mmp!
  简直就是毒妇!
  几人闻言,说不愤慨是假的。
  穆奕承感觉自己三观都有问题了。
  气笑道,“虎毒都不食子啊,陆广生嘛…呵,只能说余洋这个女人,手段足够高。”
  “她手段高?”景琛第一个不服,嗤笑一声。
  “根本就是智障!”
  见众人都一副无可救药的眼神看向自己,景琛莫名的缩了缩脖子。
  “难,难道我说错了吗?先不提她在节目中的表现。如果她手段真的那么高明,陆广生离开的这两年,为什么不把她带在身边?还不是卸磨杀驴?”
  穆奕承无奈的摇摇头。一副对景琛无语至极的样子。
  良辰希看着景琛,解释道。
  “你刚刚没听到大哥说的?陆广生消失得两年,一直是在孟加的****市场出没。那是什么地方,你不可能没有了解过。”
  “想要在那样混乱且人命轻贱至极的暴乱地带长久活下去,能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吗?”
  “所以呢?”景琛努努嘴,“只能说明陆广生够手段够计谋!”
  良辰希无奈的闭了闭眼。
  “不止这样。那是****贩卖最猖獗的国家。不是单凭有手段跟计谋就可以活下去的地方。你得有货源。且是非常充足的货源才可以!”
  货源?
  景琛皱眉深思,随即一脸惊恐的看着良辰希。
  难以置信道,“你的意思,不会,不会是说,余洋是……”
  良辰希点点头,给了他确定的答案。
  “这…”景琛有些气愤又觉得难以理解。
  最后竟然喃喃自语的说了句,“他们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
  几个人闻言,敛了敛眉色。
  报应这东西,得跟有心的人讲,才有价值。
  一个没有心,披着人皮的走兽。
  谈报应?
  不是对牛弹琴,贻笑大方吗?
  一旁冥烈突然发问道。
  “这跟余洋那个女人这次做的事,有什么联系吗?”
  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当然有关联。”穆奕承微眯着眸子,脸上带着阴冷的气息。
  “恐怕先前在节目中所表现的,才是真的假象。目的就是为了麻痹所有人的耳目,对她不屑一顾,也就懒得关注她的后续动作。”
  “这一招,看似没什么技术含量,实际上却是最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手段。余洋这个女人,不仅不笨,反而应该是相当聪明的人才对。”
  穆奕承的话,让冥枭挑唇嗤笑了一声。
  却并没有反驳。
  所以,很显然穆奕承的分析,是对的。
  “何止如此。”冥枭冷声道,“不止陆广生儿子的死,余洋是主谋之人。就连陆广生这两年,之所以滚进孟加那个大染缸,也有余洋的出谋划策。”
  “你们还是把余洋这个女人小瞧了。这个女人,心硬且黑。根本不能以人性的角度去思考跟评估。我手里的资料显示,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目的,一向不择手段,且毫无底线!”
  “她没有固定的伙伴。也没有人可以让她放下戒备,全心信赖。哦,对了。”冥枭突然想起一件有意思的事。
  勾了勾唇,笑得有些嗜血。
  “还有一件事,可以让你们更清晰的认知她。余洋身上还有一件相当隐秘的事,几乎没几个人知道。”
  这话,引得几个人纷纷端正了身子。
  一脸严肃的,等着下文。
  “我这边收到一份加密资料。”冥枭边说着,边从一旁的吧台上拿过一份文件,递给几人。
  “这个世界上,十三岁的天才,很多,但,十三岁的杀人犯,说实话,却屈指可数。”
  “尤其杀人者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被杀对象,却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到底,什么样的心态,可以在杀自己至亲之人时,做到心平气和?事后有条不紊的毁灭所有痕迹?”
  “实话讲,尽管所有人都认定我是冷血无情的,但我自诩做不到这般。不止是十三岁,哪怕现在,以后。别说对至亲,就算是陌生又无还手之力的流浪汉,也做不到如此吧。”
  几个人边听某人的话,边将手里的资料看完。
  何止是震撼!
  真的是感觉自己三观受到极大侮辱跟挑战!
  景琛紧锁着眉头,双唇紧抿。
  表情复杂且一言难尽。
  司煌轻飘飘看了他一眼。
  对景琛的心思,竟然秒懂了。
  半正经半揶揄道。
  “是不是有种,自己跟死神擦肩而过,劫后余生的感觉!”
  景琛闻言,脸色扭曲了些。
  俨然一副被少年说中心事的尴尬。
  少年倒是很理解他的心情。
  这种心理,倒不是害怕。
  就是想到自己跟一个如此毫无三观,且杀人如麻堪称变态的女人,曾经朝夕相处过。
  说实话,并不是糟心那么简单。
  而是,挺膈应人的!
  关键是每每事后想起来,挺瘆得慌!
  “就这样把她放了,不会放虎归山,给我们埋下隐患吗?”
  良辰希抬头看向冥枭,眸色担忧的问。
  某人点点头,“是放虎归山。不过该担心的,不是我们。”
  闻言,看着资料的少年,挑着眼角。
  就听某人继续说道,“其实自从一年前,陆广生重新回到京都。他跟余洋两人的关系便不复从前。尤其半年前发生了一件事后,这两个人算是貌合神离。”
  “这俩人之间故事还真多。编剧估计都没这么大脑洞。”
  景琛讥笑一声,十足的嘲讽意味。
  几人闻言,挑了挑眉,没说话。
  听下来,的确。
  少年突然伸脚,踢在某人背上。
  “现编?要说快点!”
  某人挨了一脚,挂着笑脸揉了揉少年的头。
  “好好。”
  呵呵!
  众人纷纷摇头。
  表示不认识这个笑得一脸**的男人!
  怂,是真怂啊!
  直接无视众人鄙视自己的眼神。
  某人坐在少年身边,轻揽着少年。
  继续说道。
  “陆广生从孟加回来初始,的确仰仗余洋帮助不少。可毕竟在孟加两年,那样的环境,对一个人的塑造可以说是改头换面。陆广生早已不是之前得陆广生。不管是心计还是城府,都已经让余洋把控不住。”
  “不过两人倒是一直选择避而不谈,各自保持在适可而止的程度。直到半年前,陆广生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
  “对于一个已经近五十的老男人。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年轻貌美的异国女人,自然是件很怪异的事。”
  “作为长久以来的掌控者。虽然不见得对陆广生是有什么情感,但好歹,也是一直由自己左右的忠犬。一直安分听话的男人,突然脱离自己掌控,且另结新欢。说实话,占有欲这东西,不只是男人,女人一样很强烈。”
  “怪就怪陆广生并不知道余洋的真实本性。否则我想,那个时候,他也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一心想要彻底摆脱余洋的钳制。”
  “没过多久,陆广生的新欢,死了!而且死的很惨,且跟陆广生儿子的死亡方式一样。”
  “陆广生看到那副画面,整个人应该都是懵的。赤裸裸的威胁跟挑衅啊!也是那个时候,陆广生才知道,余洋这个女人。从一开始,他就用错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