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0章 鹬蚌相争!

  某人淡淡笑了一下,却是一副对两人不屑一顾的蔑视。
  “从那件事后,陆广生倒是安分了不少。甚至比之前,要温顺的多。不过,对于他这副表里不一的演技,骗余洋,显然是有些不够看。尤其是在发生这件事后。”
  “不过余洋想要完全掌控陆广生,似乎也不是易事。两个人自此,就以如此诡异又和谐的方式继续在一起。”
  听完某人的叙述。
  几个人都陷入沉思。
  半晌,穆奕承才抬头问。
  “所以,这次把余洋这样折磨后,放回去,利用陆广生的话,也不是很容易操控的事吧?”
  良辰希闻言,却不认可的摇摇头。
  “我倒是明白大哥的用意了。”
  “有时候,并不一定把关系挑破。本身余洋跟陆广生的关系就岌岌可危。即便别人不掺和,他们也走不长远。破裂是迟早的事。只是现在,他们这层纸糊的关系被大哥提前捅破而已。”
  “更何况。哪有人挖坑还要把自己暴露出去的。即便余洋知道是大哥做的又怎样呢?女人啊,就算心再狠,一旦动情,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哪怕是单相思,但陷入自己编制的执念里,生死不顾,智商也堪忧!”
  良辰希深刻的剖析,说的相当准确。
  只是,听了他这话有两个人脸色不太好。
  一个是景琛。
  另一个嘛,就是冥枭了。
  冥枭生气的原因,倒是很好理解。
  无非就是因为良辰希话里的意思,暗指余洋动情的对象是他。
  所以,说到底,某人也不过是害怕少年会当真,生他的气罢了。
  至于景琛吗?
  呵!
  只能说,良辰希无意中的某句话,惹到小肚鸡肠的景小爷了!
  只是良某人此刻并没有意识到罢了!
  景琛一脸郁色。
  双手抱着胸,窝在沙发里。
  少年暗自扫了两人一眼。
  摸了摸鼻子,有些同情的看着良辰希。
  先前,他还说良辰希情商智商都在景琛之上呢。
  这会儿,怎么瞧着,反射弧这么慢呢?
  “看着吧,不会太久。我们想要的结果。”
  某人冷声说道。
  给了一个精准的结果。
  几个人闻言,眼底都有些兴奋。
  这种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达到目的的事,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鹬蚌相争嘛。
  得利的,往往是渔翁啊!
  不得不感叹。
  某些人,在这方面,真的是延续一贯的腹黑路线。
  一旁,良辰希接了个电话。
  突然,脸色怪异又阴冷的匆匆忙忙的走了。
  对众人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甚至对景小爷也没留一句话。
  看着远走的车尾。
  穆奕承凑到景琛身边嘀咕,“阿辰这是第一次吧?脸色有点三堂会审的意思。”
  景琛闻言,眉头一皱,撇着嘴角冷嗤一声。
  “活该!”
  穆奕承斜眼瞧他,嘴边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啧啧啧!
  口是心非他是见多了!
  像景琛这么死鸭子嘴硬的,倒真是少见的可怜!
  “要不要去看看?”
  司煌走过来,问了一句。
  景琛表情扭动了下,挥着手,摆出一脸嫌弃。
  “不要不要!小爷今晚还有局呢,哪有功夫搭理别人?”
  别人?
  司煌跟穆奕承嚼着这两个字。
  看着口是心非的景琛,笑得耐人寻味。
  景琛要走,穆奕承也要去公司。
  两人一块离开半山别墅。
  少年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端着笔记本处理事情的男人。
  走过去,问。
  “自从我回来,发现你好像,很少去公司。”
  某人闻言,手中的工作没停。
  点了点头,“恩。在哪儿都一样处理。”
  “可我看到的boss,怎么基本都在公司坐镇?”
  闻言,某人扯了扯嘴角,呵笑一声。
  “那是他们能力不行!能力强的人,不会受任何外界因素干扰限制。”
  这语气,真是相当自恋且欠揍!
  少年冷淡的脸色,都有一瞬间的僵硬。
  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
  “刚刚良辰希走的挺急,是有什么事吗?”
  某人将笔记本放到茶几上,抓着少年的手拉到自己怀里。
  捏着他的手,风轻云淡道。
  “应该是良爷爷他们,给阿辰安排了相亲的事。”
  “什么?”
  少年有些错愕的看着他。
  “相亲?他们不知道良辰希跟景琛的事?”
  “你看景琛的态度,阿辰都没有将人彻底拿下,怎么可能会跟家里报备这件事?”
  “更何况…”某人叹了口气,“不管是良家亦或景家,接受他们两个的事,都不会很容易。”
  “阿辰这是想在景琛知道前,自己尽快处理好一切阻碍。不然,以景琛的脾气,如果知道良家给阿辰安排相亲的事,那他们两个,好不容易走到现在的关系,就真的完蛋了。”
  “而且,你看景琛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其实很有主见,且心高气傲。看上去他好像默认了跟阿辰的关系。那是因为没有诱因出现。只要有一点漏洞,对景琛都会是个不可控的因素。”
  少年闻言,神色担忧的看着他。
  “你确定,在景琛知道前,良辰希能够处理好一切?”
  迎着少年的眼神,某人抿了抿嘴。
  很诚实的摇摇头,“不确定!”
  少年一副就知道如此的神情看着他。
  接着,某人又来了一句。
  “毕竟,不是谁都能有我这么好命。”
  “能够得到家人祝福,爱的人也接受自己。”
  少年避开某人如火的眸子,从耳垂开始,直到脸上,都漫上绯红色。
  某人轻笑着,凑过去,亲了亲少年的脸蛋。
  “小煌,你可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你大爷!
  少年咬了咬牙。
  对某人信口拈来的情话,简直无力招架!
  就会一言不合开撩!
  少年拍开某人的脸,“作为大哥,你不出面帮一下?”
  某人将脑袋靠在少年肩上。
  勾着少年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然后扣在一起。
  “感情这种事,哪里是别人可以帮到的?我们在一起看似很顺利,可直到现在,你心里不还是在犹豫不决?”
  某人亲了亲少年的手背。
  “我倒不担心阿辰这边的情况。虽然看似阿辰不太善言。对事却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不然,二十多年的兄弟,怎么可能突然就对景琛表露心迹?”
  “所以,对比起来,景琛那边才是正真棘手的一方。除了景琛本身对阿辰就不太热衷的样子,景家那样的家庭,跟总统那边,又是不可分割的关系。事情一旦暴露,他们的事,景琛压力不小。不被景琛认可的阿辰,压力更大。”
  少年闻言,淡淡的眸色微微眯了下。
  侧头看向某人。
  “你觉得景琛不喜欢良辰希?”
  某人微仰着头,看着少年,轻笑道。
  “不是不喜欢。之前关系没挑破,作为兄弟,其实景琛跟阿辰待的时间最久。而且,阿辰从小对景琛就很宠,不管什么事,都由着景琛。习以为的景琛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但多数还是对兄弟的感情,还有长久以来的依赖跟习惯居多。”
  “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到现在,景琛选择默认这段关系的原因。可能,景琛自己还没有真正理清对阿辰的感情,是源自什么。”
  “只是,就是因为这样才棘手。不确定,就不会坚定。只要景家有人阻止,景琛心里的天平就会倾斜。到时候,哪怕心里是对阿辰有情感的,也会被身边人的言论左右。而且一旦有人对这段感情指责,景琛一定会选择放弃!”
  少年叹了口气,淡淡道。
  他倒是很理解景琛的做法。
  “突然又觉得良辰希蛮可怜。”
  某人闻言,扳过少年的脸,恶狠狠的亲上去。
  “有时间可怜别人,怎么不可怜可怜我?”
  少年一巴掌拍在某人脸上。
  属狗的,动不动就啃。
  “你有什么可怜的?”
  某人可怜兮兮的擦脸窝在少年肩上,语气相当幽怨。
  “因为小煌你心里不认可我,得到你的身,又得不到你的心。我还不可怜?”
  少年无语的捏了捏眉心。
  对某人简直是无语凝噎。
  占便宜卖乖,还能做的再不要脸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