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2章 姓良的是个渣男!

  半个小时后。
  少年处理好事情。
  把手机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关灯,上床休息。
  漆黑的房间里。
  桌子上的手机,发出亮眼的光线。
  伴着嗡嗡的震动声。
  微微有些睡意的少年。
  睫毛动了动,最终还是从床上下来。
  拿起手机。
  景琛?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
  少年垂下眸子。
  嘴角勾出一抹明了的笑意。
  接起电话,放到耳边。
  没等少年说话。
  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
  接着,是景小爷的大叫声。
  少年缩了缩眉头,将手机拿远些。
  “司煌,你听到了没,司煌?”
  重新把手机放在耳边,少年淡淡的“恩”了一声。
  景琛闻言,带着孩子气的撒娇道。
  “司煌,你出来陪陪我。”
  “你寻错人了。这种机会,良辰希应该很乐意!”
  闻言,那边的景小爷炸毛道。
  “屁!老子才不稀罕!老子祝他早生贵子!特么的,姓良的…这个渣男!”
  听出某小爷话里带着的醉意。
  少年挑了挑眉,“你在哪儿?”
  “我,我在哪儿?在…哦,在…”
  半个小时后。
  少年进入Drunkendream酒吧。
  包厢里,景琛一人抱着酒瓶,窝在沙发上。
  看着一地的乱酒瓶。
  推门进来的少年,惯性的挑了挑眉头。
  随即,顶着刺鼻的味道,向某小爷走过去。
  “景琛?”
  少年拍拍某小爷红醉的脸。
  “恩”景琛醉醺醺的应了声。
  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叠影。
  努力半晌,才看清少年的样子。
  景琛咧嘴,呵呵的傻笑着。
  “你来啦。我等你好久了…”景琛抱着怀里的酒瓶,像个孩子一样。
  吧唧了下嘴,“来,我们继续。”说着把怀里的酒瓶举到少年面前。
  摇摇晃晃,不稳的样子。
  献宝一般,“你看,我,特意给你留的…来,我们一起喝。”
  少年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淡淡的看着他。
  伸手接过酒瓶,“我不喝。你怎么回事?”
  景琛闻言,不满道。
  “为什么不喝?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你怕大哥生气?呵呵,怕什么?有我陪着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景琛一脸的豪情壮语。
  听的少年忍不住想揍人。
  冷声道,“喊我出来,为了看你耍酒疯?你不说,我走了。”
  边说边站起身,作势要离开。
  景琛见状,有些着急的拉住少年。
  仰着脸,可怜兮兮望着少年,“你就不能装不知道吗?”
  少年甩开某小爷的手。
  重新做到沙发上,冷笑道。
  “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实在配合不了!”
  景小爷噎了一下。
  看着少年眼神,简直不要太幽怨。
  突然好想揍人怎么办?
  可,又打不过!
  唉!
  受伤的为什么总是他?
  少年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长腿微搭。
  精致的侧脸,微微侧向景琛。
  后者勾着似笑而非的嘴角,眯着灰色的浅眸。
  就那么慵懒似猫的,安静看着景琛。
  不知道为什么。
  每次被少年这样的神情注视。
  总让人有种被透视的感觉。
  明明少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尖锐的举措。
  可这种被看穿的感觉,太过强烈。
  且,并不是只有景琛有这样的感觉。
  顶着少年强烈的视线,景琛缩了缩脖子。
  伸手重新拿过桌上的酒瓶。
  拇指摸着瓶口,低垂着的侧脸,有一瞬间的落寞闪过。
  “司煌…”景琛低喃似的叹了口气。
  “感情里被动又看似无谓很酷的那个人,才是受伤最深的吧?毕竟…”
  “比起攻势猛烈的感情,我这样的人,其实更容易…被细水长流的情感所打动…”
  少年挑着微眯的眼角,若有所思的看着身侧的景小爷。
  这样一本正经起来的样子,与以往那个潇洒不羁的少爷,差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他倒是不怀疑在这段感情里,景琛是付出感情的。
  只是,对比起良辰希的全力以赴,对某小爷千方百计,算计的势在必得。
  景琛的随之任之,看起来就显得很没心没肺了些。
  不过,此刻看到眼前的景琛。
  连少年也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感情这东西,只要你从一开始不曾拒绝,默认了它的存在。
  之后的动心动情,也就变成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
  景琛在这份感情里,期待与付出,似乎并不算少。
  或许不曾达到良辰希那般非他不可的地步。
  但至少,也不是可以拿的起随时也能放的下的不在意。
  这在景琛身上,倒是难得。
  少年看着景琛举起酒瓶,灌了一大口。
  “所以呢,这么反常,是因为什么?”
  景琛目光闪了下,嘴角微微上扬,勾起的却是苦涩。
  语气却一副相当鄙夷的不屑。
  冷嗤一声。
  “有什么反常的。男人,呵,不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贪心不足,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话,听的少年忍不住差点笑出声。
  男人?
  这语气,怎么听在少年耳朵里,都有种,某小爷把自己排除在男人世界之外的意味呢?
  抿了抿嘴角,少年忍着笑意,带着一丝打趣的意味。
  “良辰希出轨了?”
  “呵”景琛又灌了一口酒,“就他那张烂桃花脸,我一个不懂相面的都能看出姓良的,绝对不是一个会安分守己的渣男!”
  渣男?
  唔…
  这好像是今晚,他听到某小爷,第二次用到渣男这个词呢。
  啧啧啧,看来,是真的发生什么事,被这位傲娇的小爷碰到了。
  司煌摸着嘴角,眼底闪过一抹了然的笑意。
  恐怕某小爷都不曾留意。
  自己这幅模样跟语气,活生生一个抓到老公出轨后,只能抱怨的小媳妇姿态。
  “看来你除了选择一人买醉,并没有做实质性的事情。”
  “不。”景琛幽幽的看着少年,眼中一片漆黑。
  “我说了一句话。”
  少年好奇的挑着眼角,静等他的下文。
  景琛伸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少年一眼看透,某小爷莫名中有些慌张的情绪。
  “我,我说,祝他子孙满堂…”
  “噗…”
  少年错愕的看着一脸窘迫的景琛。
  一时,竟然找不到话来接!
  他是知道景琛这嘴巴有多损。
  却不知道,这损话,说的如此自取灭亡。
  少年抿紧嘴唇,抬了抬下巴。
  半晌,凉凉的一针见血道。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这算是,一时嘴巴爽,怂出新花样?”
  景琛脸色窘态更甚。
  看着少年眼底得幸灾乐祸。
  敢怒不敢言。
  少年见状。
  嗤笑一声。
  别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果然,我太高看你了。”
  景琛挑眉,莫名道。
  “啥意思?司煌,别以为我听不出,你这是在挖苦我。”
  少年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智商见长。”
  眼看着景琛又要炸毛的样子,少年冷飘飘扫了他一眼。
  “良辰希今晚约了你大哥。你说,一会儿,良辰希会不会以醉酒为名,用某些方式…”
  少年适可而止的点到为止。
  眼看着刚刚炸起毛的景小爷,瞬间蔫了吧唧。
  想到姓良的对自己的第一次…
  景小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脸讨好的凑到少年面前,可怜巴巴。
  摇尾乞怜。
  “大,大嫂,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少年无视景小爷,傲娇的扭开淡漠的脸。
  掏了掏自己耳朵,状似自言自语道。
  “最近手里有件棘手的事,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去做…”
  闻言,景琛一把拉住少年的手。
  不假思索道,“大嫂大嫂,我来我来!不管你有什么棘手的事,我一定赴汤蹈火,给你办的漂漂亮亮!”
  少年挑眉看着景琛。
  一副为难的样子。
  “可这件事,嗯,有些麻烦。让你去做,会不会太不好意思?”
  “不不不!不会,能为大嫂效劳,是我的荣幸!呵呵”
  景琛一脸谄媚讨好的样子,让少年眼底笑意更深。
  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光亮。
  淡淡的点了点头,挑着下巴想了想。
  好似纠结道。
  “既然这样,今晚,你暂时跟着我吧。”
  景琛闻言,眸子一亮。
  感激道,“我就知道,大嫂你最善良了!”
  呵呵呵!
  少年心里笑道。
  单纯的孩子。
  智商还真是感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