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3章 这结果,我想景琛求之不得

  这边景琛摇晃着脑袋,迈着微醺的步伐。
  亦步亦趋的紧跟在少年身后离开。
  而另一边。
  属于几个人的私人会所包厢里。
  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两条长腿搭在一起,一副姿态慵懒的模样。
  却隐隐散发着属于上位者的气势。
  明显与一旁自顾自饮,一副颓败之气的良辰希,形成鲜明对比。
  又一口吞下杯中酒。
  良辰希将身子扔在身后的沙发里。
  侧脸,看向眼前这个荣耀加身,王一样的男人。
  半晌。
  声音带着酒后的沙哑问道。
  “大哥,你有没有那么一刻,想要摆脱自己这个身份过?”
  闻言。
  冥枭将编辑好的信息发送出去。
  然后将手机,塞进口袋里。
  抬眸看了眼眼带醉意的良辰希一眼。
  垂眸看着自己手中把玩的火机。
  “你并不是想要真的摆脱自己的身份。只是在有时候,同一件事,在与普通家庭相比之下,我们的身份家庭,要承受的压力跟舆论要大的多。”
  “即便明明很小的一件事,由我们参与,会在有意无意中都要被放大无数倍。”
  “是啊!”面对冥枭的一语中的,良辰希长长的叹口气。
  “你看外面的人,都在羡慕我们。羡慕什么呢?我们这样的人,看似光鲜,却连喝杯酒都要窝在这里面。畅快,自由…呵”
  良辰希冷笑又自嘲的轻笑一声。
  “对比起明星,我觉得我们更累。”
  冥枭挑眉,满含深意的看着良辰希。
  “你觉得累,是因为你不知那些三餐不继,食不果腹的人的痛苦。对比起一生心愿可能只是想要吃一顿饱饭的他们,你觉得,衣食无忧的你,还有什么资格抱怨累?”
  冥枭勾了勾嘴角,浅笑的脸,异常明艳。
  只是眼底的深处,却有一丝冷意浮现。
  “如果,只是因为你跟景琛的事,就让你这般为难抱怨。那我倒认为,你还是趁早结束比较好。毕竟,你这般经不起考验又易被打击的模样,太让我怀疑,该不该继续支持让景琛留在你身边?”
  良辰希突然一个激灵。
  原本醉意昏沉的脑子,瞬间因为冥枭的话,彻底清醒了。
  直到看到某人眼底散发的冷意。
  良辰希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愚蠢至极的话!
  “大哥,我…”良辰希手足无措的攥了攥手心。
  某人收回视线,无视良辰希眼中的懊悔。
  “不然,还是趁所有人都不知晓的现在,结束吧。免得以后面对更大压力跟阻碍,烦的你要死不活的!”
  没等良辰希驳话,某人继续明褒暗贬道。
  “就趁着现在,被景琛误会这件事,趁机摆脱掉。反正你们也没谁怀孕。关于男人处不处这回事,也没谁去断定。毕竟也不像女孩子那般,有据可依。”
  最后,某人还似乎颇为认同般,兀自点点头。自言自语道。
  “嗯,这结果,我想景琛应该求之不得。”
  “大哥!”
  良辰希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的直疼。
  他又不是傻子,哪儿能听不出冥枭话里话外的意思。
  还不是嘲讽自己不够男人!
  从一开始,不经景琛想法执意要开始的是他。
  现在口出抱怨的也是他。
  这样不负责任的表现,能被大哥认可那才奇怪呢?
  只是,他刚刚的话,真的没有后悔跟景琛开始的意思。
  更不可能会跟景琛结束!
  这辈子,都不可能!
  从一开始,所有的不利因素,他都已经考虑在内,又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抱怨跟退缩?
  除了死亡,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让他离开景琛!
  只是面对自己大哥这么明显,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模样。
  他该怎么回答?
  良辰希揉着自己太阳穴,语气蔫蔫又无奈道。
  “大哥,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某人冷嗤一声,毫不避讳自己的嘲讽之意。
  “我一大老粗,哪儿能明白你们文人的想法?圈子不同,从不强融。这一点,我一向很自知。”
  噗!
  良辰希感觉自己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大哥这嘴,还能再毒点吗?
  什么叫圈子不同?
  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二十多年都过去了。
  现在告诉他,圈子不同?
  那这些年一直跟他们在一起的是谁?
  鬼吗?
  心口堵着一口老血。
  良辰希目光幽怨的看着一脸傲娇的某人。
  终于明白每次景琛面对司煌时,那种敢怒不敢言的心情了。
  面对比自己强悍无数倍的人。
  口才比不过,身手打不过…
  呵,这糟心的憋屈感!
  在良辰希的幽怨视线下,某人从容的从沙发上站起身。
  掸了掸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居高临下的睨着良辰希。
  “看你这表情,应该不存在还没醒酒或想不开的情况发生。既然这样,我要回去了。”
  说完,压根没给良辰希任何反应的机会。
  一丝顾虑都没有的径自离开包厢。
  只留给良辰希一个清冷决绝的背影!
  良辰希眼角烦躁的跳了下。
  捏了捏疲倦的眉心。
  见色忘友这一方面,在大哥面前他真是望尘莫及!
  明明就是要回去陪少年。
  理由都说的不走心。
  扔下这么难受的自己。
  这大哥当的,一点都不称职。
  无奈,不管良辰希心里想什么,冥枭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不会在乎!
  那个男人,除了少年。
  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心起波澜的存在了!
  独自在包厢待了一会儿。
  拿起自己的外套跟手机,良辰希也离开了。
  回到半山别墅的冥枭,没有在卧室找到少年。
  整个别墅,也没有少年的影子。
  某人已经心窝怒火。
  毫不停留的转身冲进书房。
  打开监控看起来。
  看到自己离开后的半个小时,小孩也穿戴整齐的开车离开。
  而且较比以往清冷淡漠,今晚的小孩在离开时,很明显的有些焦急。
  最重要的是,现在电话也关机。
  到底是去见了什么人?
  至于这么着急,电话也关机?
  恋爱中的男人,智商并不见得就比女人有多高。
  就好比此刻的某人。
  明显被少年今晚异于以往的举动,搅得异常烦躁。
  而另一边的良辰希。
  离开会所后,开车直接去了景琛的私人住所。
  毕竟今天白天,被某小爷撞见自己跟女孩子相亲的一幕。
  想要让那个执拗又傲娇的小爷回到自己公寓,根本是没可能的事。
  只是,对于良辰希的突袭。
  显然已经早已被司煌看穿。
  并且,景小爷也因为想要躲避良某人,求之不得跟着司煌离开。
  所以,等良辰希驱车到景琛的住所时。
  面对黑漆漆一片的房子。
  眉头紧蹙的良辰希,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只是他现在唯一的疑惑是。
  那个虽然拗的不行却思想异常简单的某小爷,到底能去哪儿呢?
  此时的良辰希哪里想到,他那么了如指掌的景琛,因为有某个少年的庇佑。
  已经远远超出他所掌控的范围。
  这一晚,两个男人闷着火跟郁气睁眼到天明。
  至于一同失踪且关机的另外两个人…
  正在某个公寓里,睡得又熟又无心无肺!
  至于明天会怎样?
  一点都不在睡熟的两人思考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