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4章 弄根链子栓起来

  翌日。
  早上七点左右。
  京都御锦湾豪华公寓。
  这是唯一一套仅景琛自己知晓的独身公寓。
  不过从昨晚开始,又多了一个人知道。
  说起这套公寓,还是当初跟自家老爷子打赌。
  景琛从老爷子手中赢到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
  景琛还没把公寓名字改成自己的。
  不过很显然,当初因为自己一时偷懒拖到现在都还没更名的举措,却让目前的景琛,分外庆幸。
  此刻的公寓内。
  厚厚的窗帘,严严实实将室外强烈的光线阻隔两方。
  室外艳阳高照,室内的两人睡得俨然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
  昏暗无光的环境,加上昨晚就关掉的手机。
  倒真是让同样嗜睡如命的两人睡得相当放纵。
  且不知今夕何夕。
  此时的两人压根没想过。
  在他们自以为做的密不透风掩人耳目的情况下。
  某个一夜没睡的男人。
  夹杂着一身的冷气,正在赶往御锦湾的路上。
  上午九点多。
  睡在客卧大床上的少年,终于在被子下动了动。
  被子下钻出一只手。
  目标明确的摸索到床头柜。
  拿过手机,开机。
  直到看到手机上的时间。
  少年才懒洋洋的从床上坐起来。
  随即下床走到窗前。
  “唰”的一声。
  厚厚的窗帘被拉开。
  刺眼的光线瞬间涌进整个房间。
  少年不适的闭了闭眼睛。
  微微侧过身。
  只是下一刻。
  少年迈出的步子,又不自控的缩了回去。
  灰色的浅眸,有些惊诧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眼皮,都不自觉的跳了几下。
  “你…”
  “呵”
  男人冷笑一声。
  高大的身子,立在清瘦的少年面前。
  高挺笔直,如同一堵墙。
  察觉到少年缩腿的动作。
  憋了一晚上火气的男人,眯着冷眸。
  盯着少年明显心虚的模样。
  “能耐见长,关机,嗯?”
  面对某人控诉的神情,少年垂下眸子。
  默默抬起手,忍不住又想去摸自己的耳垂。
  只是手刚举起,便被看穿的某人强握在手中。
  “为什么偷跑出来?”
  少年抽了抽手,没抽动。
  被某人顺势拉进怀里。
  捏着少年精致的下颚,某人低头亲了上去。
  浅吮片刻,某人才离开少年变的红肿的唇瓣。
  心口的烦躁感,被缓解不少。
  某人的脸色,也不负刚刚那般阴冷。
  抱着少年顺势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某人捏玩着少年的手,轻声问。
  “没收到昨晚我发的信息?”
  面对某人一副明显不信的神色。
  少年动了动身子,调了个舒适的角度,靠在某人怀里。
  带着初醒的鼻音,淡淡的,又软软的。
  “看到了。”
  某人意料之中的答案。
  挑眉垂眸看着怀里的少年,就听他说道。
  “你都能去陪兄弟,我就不能陪弱势的一方?”
  某人无语凝噎。
  边将少年凌乱的头发理顺,边无奈道。
  “什么时候你也是随随便便都可以被人差遣的?不是让你乖乖休息,怎么还半夜三更往外跑?”
  少年淡淡的扔给他一个白眼。
  “这事追溯根源,不应该是你兄弟良辰希的责任?”
  说到良辰希,少年眼角微微上挑,漏出一抹邪笑。
  侧头看着某人,轻笑道。
  “我先前刚跟你说良辰希挺精明一人。不过,显然沾上景琛,这份精明就不攻自破了。”
  少年幸灾乐祸的样子,让某人忍不住跟着扬起嘴角。
  下巴抵在少年发顶,幽幽道。
  “棋差一步,就会满盘皆输。估计一时半会,阿辰是没办法把自己摘清了。景琛的性子,他最了解。他俩这事儿,看似主导权在阿辰手上,其实还是要看景琛的态度。先前,虽然景琛开始有所抵触,不过之后,也算是默认了。”
  “昨天被撞见那一幕。心里明白缘由是一回事儿,真的说服自己不在意是另一回事。而且你看景琛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不然。”
  “昨天看到阿辰跟别的女孩子一起吃饭,当时应该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其他先不说,有一点景琛就很明确。之少目前,良家在有意安排阿辰相亲之事。而且,如果在已经知道阿辰是有喜欢的人的情况下而做的安排,那意味就更加深长了。”
  冥枭叹了口气,“就昨晚阿辰的表现,我觉得后面的情况会更多。”
  少年挑眉,“情况有这么糟?”
  “你以为昨天早上,阿辰神色匆忙离开是因为什么?依照阿辰的性子,可能昨天已经跟良家人明确自己想法跟心思了。良叔跟姚姨还算好敷衍。最棘手的人在于良爷爷。”
  “先不说良爷爷有多精明。单说在老一辈人看重的子孙问题上。怎么可能会允许良家单脉相传的孙子,在这儿断了根本呢?”
  闻言,少年直起身子,转头看向冥枭。
  一脸担忧的问,“你的意思,良家是不同意他们的事?”
  冥枭揉着少年的发,微皱着眉头。
  “我担心的不是不同意。反而是默认。”
  见少年疑惑的神情,冥枭解释道。
  “阿辰看似很好脾气的样子,其实是个很执着的人。他认定的事情,不会因为其他人其他事,就会轻易改变。当然,这一点,良家人自然是知道的。”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在阿辰明确自己心意后,作为父母,往往最终都会选择尊重自己子女的心意。但是作为思想相对要保守些的长辈,却很难改变这种骨子里带有的道德认知。法律这些东西,在他们眼里,根本不能与他们墨守成规的观念相提并论。”
  “而且良爷爷这个人,看似脾气温和,做事却很自我。并不是一个能被旁人左右的人。这一点,阿辰是有些像他的。”
  “这样说,他们要在一起岂不是很难?如果被景琛知道良家人的态度,我想都不用景家有所觉察,景琛自己就先退却了。”
  冥枭点点头,对少年得话认同道。
  “所以,阿辰才头疼。一面想要瞒住景琛,一方面又要考虑一个万全的办法,让良家人彻底认同他跟景琛的事。昨天相亲的事,虽然凑巧被景琛碰上。但以后,这样的情况谁也无法保证不会再发生。就算是为暂时麻痹良家人的视线也好,在没有确定的办法之前,阿辰都不能贸然把景琛拉出来。不然,到时就不是良家人态度如何的问题。而是景家,才是那个真正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方。”
  少年忍不住缩了缩肩膀,一脸恶寒。
  难得调皮的嘟囔道,“脑补一出内斗画面…”
  某人噗嗤一声。
  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少年的脸颊。
  “皮一下,很开心?”
  少年皱眉,不满的拍开某人作乱的手。
  “觉得他们两个情路不太好走。单纯一次撞见,景琛已经对良辰希避之不及,后面这些事如果再被景琛知道,就算良辰希一手撑天,也无济于事。更何况,给他十只手,他也撑不起。”
  对于少年眼里的鄙夷,某人难得挑了挑眉。
  笑的一脸兴致阑珊。
  “别担心。昨晚让景琛逃掉已经是阿辰最不可容忍的事。不管今后路有多难走,景琛都不会再有跟昨晚一样的机会。”
  “而且他们的路并不见得难走。至于景琛,如果再有这次想要逃离的想法,阿辰估计会弄根链子把他栓起来。”
  弄根链子栓起来?
  少年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确定这招不是用来对付小狗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