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5章 有些事,注定有所遗憾,才会完美

  某人眼底含着宠溺的笑意,捏了捏少年的手。
  “去洗漱一下,我们该回去了。”
  少年闻言起身,刚走两步,又回过头来问。
  “良辰希也过来了?”
  某人摇摇头,“他不想暴露自己已经知道这个地方的事。毕竟,这算是景琛唯一的秘密。照目前的情况,景琛以后选择躲在这里的几率很大。”
  少年勾唇,嗤笑一声。
  “倒是懂得隐忍。”
  不过,也是小伎俩。
  少年摸着自己鼻尖。
  心里泛起小揪揪。
  嗯。
  要不要告诉景琛呢?
  毕竟,总觉得这事对景琛不太公平呢。
  某人从身后将少年抱在怀里。
  贴着少年的耳朵,轻笑着,发出撩人性感声音。
  “昨晚我已经提点过阿辰了,你不用再做什么,以后的事也够阿辰忙的了。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嗯?”
  少年闻言,耸了耸肩。
  红着脸避开某人贴过来的脸。
  对某人的话倒是不置可否。
  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
  进了浴室。
  看着少年明显不甘的背影。
  某人无奈的摇头笑着。
  他的小孩啊,真是越来越皮了。
  不过这样真好呢。
  总归是慢慢放下芥蒂的表现。
  跟他也越来越亲近了。
  躺在楼下沙发上,抱着手机打游戏的景琛。
  在看到从楼上房间一起走出来的两人时。
  瞬间一脸懵逼状。
  直到两个人走到他面前,景琛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傻了?”
  少年轻笑一声,坐到一旁。
  景琛眨巴眨巴眼,看着从面前走过的某人。
  “大,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冥枭斜着眸子扫了他一眼。
  意味不明又似看穿般,答非所问道。
  “胆儿肥了。有秘密不算,学会诱拐我的人做挡箭牌?”
  说着环视了一眼房子,似笑非笑道。
  “就在眼皮底下,竟让我花了大半夜的时间。呵!”
  最后这声轻呵,虽然轻飘飘的好似感叹。
  却吓得景琛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肩膀,一副极力想要减少自己存在感的模样。
  少年见状,看了一眼景琛。
  对某个释放低气压的傲娇男人也是无语。
  如果不是从小便知道他们的关系。
  任凭他所见所闻,怎么都不会相信,这几个人的关系,会是兄弟。
  弟恭兄不友。
  能做某人的兄弟,也真是不容易。
  少年有些不忍,忍不住出口道。
  “做错事的并不是你。至于诱拐这说辞,纯属某人自己的嫉妒心作祟。”
  言下之意。
  我若不愿意,谁也勉强不了。
  面对少年丝毫不留情面的戳破自己心思。
  某人心情当下真的是,一言难尽。
  这个让自己,打不得骂不得更说不得的小孩,也只有他能让自己这般,束手无措也无可奈何。
  唯有小心翼翼,生怕一不注意,就让这个比女孩子还要娇气的小孩,心有不喜。
  对于少年的维护,景小爷心里当然是欣喜的。
  只是奈何自己大哥眼睛太毒。
  怕心里得小雀跃被识破,他还得憋着。
  装作一副啥也没听懂的样子。
  妈蛋。
  这年头做小弟,好难!
  景琛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正在安抚少年的男人。
  视线随即又落在少年身上。
  几次三番下来,这么强烈的视线。
  少年想不发现都难。
  挑了挑眉,看着景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少年想了想,舔了舔嘴唇。
  “良辰希并不知道。”
  闻言,景琛不禁松了口气。
  只是眼底,闪过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失落。
  不过对面的两人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少年眸色浅浅淡淡的落在低头沉思的景琛身上。
  “真想避而不见,还是只是一时兴起躲避。心里怎么想,你自己最清楚。景琛,你也不必有压力。”
  “感情这事,如人饮水。好与不好,值与不值,只有你自己感受最深。如果你觉得对的事,那就去做,不要有所顾忌,毕竟这一世太短,真正能让你不留遗憾的事,也没几件。”
  少年的话,让景琛身子僵了一下。
  随即,又慢慢松缓的向后靠了靠。
  勾了勾嘴角,有些苦涩的自嘲道。
  “可有些事,好像注定就要留有遗憾,才会显得完美些。”
  “开始的名不正言不顺,发展就不会顺理成章。你看现在,连结局都这么荒唐。”
  景琛此时的样子,是真的与平时太不一样。
  这样多愁善感,洞悉一切的模样,还真让人心疼了。
  不过这一刻的景琛,言语之中。
  让冥枭跟少年,清晰听出其中有退缩的意思。
  少年眯着眸子,看了景琛片刻。
  才转头看向冥枭,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挑。
  嘴角勾起一抹似笑而非的笑意。
  其中幸灾乐祸的意味,简直不要太好懂。
  冥枭捏了捏眉心,有些挫败的刮了下少年的鼻子。
  看向景琛的眸色,暗了暗。
  “你不可能不清楚阿辰对你的感情。既然当初你接受了这段感情开始,一点小挫折就让你落荒而逃?原因是因为目睹一幕什么都不算的相亲?嗤,景琛,你是想让人贻笑大方吗?”
  “我…”
  景琛刚要反驳。
  却被冥枭冷飘飘的扫了一眼,被瞬间禁了声。
  “别说你是被动的一方。感情这种事,只有两厢情悦,才会水到渠成。当初如果你真的对阿辰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景家的背景,想要拒绝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所谓的兄弟情里,某些不确定的情愫,不是只有一个人有所察觉,有所付出,就能强拧在一起。”
  “而且…”某人将少年的手握在手中,五指嵌入。
  很亲密,也是绝对占有的手势。
  面对景琛看过来,充满幽怨的眼神。
  少年红着脸,垂下眸子。
  被某人紧握着的手,更是烫的厉害。
  像是丝毫没看到景琛眼底的怨念般。
  某人一副我很幸福的姿态,微抬着下颚。
  “喜欢这种东西,就算你嘴上否认,也会从你眼睛里泄露出来。更何况是爱上这回事。哪怕你是瞎子,瞒过所有人,身体的微动作也骗不了自己。”
  景琛缩了缩瞳孔。
  心里默默吐了两个字。
  卧槽!
  真是见鬼了。
  他家这个冷冰冰又言语吝啬的大哥。
  今天竟然在给他言传身教。
  而且传的还是,感情方面?
  呵。
  真是天道轮回,世事无常。
  今天之前,这话说出来,绝对是天方夜谭。
  哪怕是今天这般理所当然的情形下,也让他觉得是匪夷所思的事。
  别说景琛,就连少年也有些错愕的看向某人。
  总觉得今天的某人,言行举止都有些不对劲呢。
  虽然不易觉察。
  但的确是有些反常呢。
  少年摸着自己下颚。
  眯着眸子,一脸沉思。
  半晌。
  少年浅灰色的眸子微微眯起。
  狭长的眼角上挑。
  眼底闪过一抹了然的笑意。
  神色娇嗔的瞥了某人一眼。
  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