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7章 蛇鼠一窝

  这一场情事,整整折腾了一下午。
  少年最后怎么睡着的,自己都不知道。
  只是在陷入睡眠之前。
  少年记得自己,咬牙切齿的咬了某个不知餍足的男人一口。
  很快很快!
  呵!
  他真是信了邪,才相信某人嘴里说的很快是真的。
  最后,餍足的男人,一脸精神抖擞的将自己跟少年都清洗干净。
  把床单被罩换上新的。
  才满足的搂着沉睡的少年,睡了过去。
  少年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身边,却早已经没有某人的身影。
  靠在床上缓了缓。
  感觉身体的不适没有那么明显后。
  少年才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身上是某人睡前帮忙换好的睡袍。
  少年拢了拢有些凌乱的睡袍,走出房间。
  楼下的大厅还开着灯。
  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某人的身影。
  少年慢悠悠愰进厨房。
  灶上小火煨着粥。
  鸡肉的香味很浓郁。
  少年勾着唇角走上前。
  盛了一碗,回到餐厅边刷手机边等粥放温些。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
  外面院子里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接着,某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
  一眼看到窝在客厅椅子上玩手机的少年。
  某人脚下的步子顿了顿,转身向餐厅走过来。
  看了一眼餐桌上空了的碗。
  某人眼底染上一抹柔色。
  俯身将少年抱在怀里。
  “还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少年抱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在某人怀里蹭了蹭。
  懒洋洋嘟囔,“不想吃。”随即又问,“你去哪儿了?”
  听到少年声音里带着的疲惫跟沙哑,某人心疼的亲了亲少年的发顶。
  “也不是什么大事。”
  少年闻言,侧仰着脸看向他。
  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某人无奈的笑了下。
  “看来我在你这儿已经没有信誉可言了?”
  少年皱着鼻子,点点头。
  给他一个算你有自知之明的眼神儿。
  某人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刚刚暗一接到消息。”
  “上次余洋被放走后。后续发展的事情,很顺利的按照我设定的路线在进行。不过,现在出现了一些变故。”
  “恩?”少年挑眉看着他,“棘手?”
  某人扣着少年的手,摇头道。
  “也不算。倒是有些出人意料。暗一他们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我过去确认一下。”
  少年点点头,“是出现了什么不该出现的人吗?”
  对于少年的敏锐,某人真的是无奈又欣慰。
  “真想打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
  “你嫉妒?”
  “恩,嫉妒。”
  少年撇嘴,傲娇道,“与生俱来的,你可嫉妒不来!”
  某人被少年娇气的模样逗得轻笑出声。
  贴在少年耳边,附和的点头轻哄。
  “是是是。小煌最厉害,说什么都对。”
  炙热的呼吸喷在少年脖颈上。
  少年敏感的缩了缩脖子。
  红着脸瞪了某个故意作恶的男人一眼。
  “别动不动就撩,说正事。”
  某人听话的哦了一声。
  “是出现了一个人。记得上次我被媒体公布的那条新闻吗?”
  少年想了想,倒是记得有过这么一回事。
  毕竟是某人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上头条的新闻。
  还是跟一个女人。
  当时看到景琛手机上的新闻时。
  他还有些错愕呢。
  主要是这事发生在某人身上,属实有些诡异。
  尽管照片拍的的确蛮不错。
  少年点点头,一脸揶揄的看着某人。
  “当然记得,毕竟是你的第一次。”
  闻言,某人难得面色一愣。
  随即哭笑不得的低头咬了少年一口。
  “这张嘴还是欠收拾,恩?”
  少年脸一下子红了个透。
  某人直白又意有所指的话,让他又羞又恼。
  一把推开某人,少年站起身,一言不发就要离开。
  “小煌”某人眼疾手快,将少年重新拉回怀里。
  认怂的立马安抚。
  “别生气,我错了。”
  少年别开脸,一副明显不想搭理的态度。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少年的脸色。
  某人懊恼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以后还是要克制一下自己。
  一言不合就开车,什么时候他也这么手到擒来的?
  只怪小孩对自己诱惑力太强。
  他真的是不由自主总想去逗弄这个小孩。
  想了想,某人岔开话题,继续说道。
  “那个女人叫曹芯蕊。是京都地产商富曹荣光的女儿。”
  “我这样说你可能没印象。不过有一件事,你应该是记忆犹新的。”
  果然,这句话让少年转过头,看向某人,沉默的等着他的下文。
  “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大院儿时,被你气哭的小女孩吗?”
  气哭?
  少年不满的挑眉。
  记得是记得,但凭什么说是被他气哭?
  他又没做什么事。
  见少年的神情,某人立马改口道。
  “不是被你气哭。是她自己爱哭。”
  少年闻言,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转头看向一边。
  某人暗暗的松了口气。
  “虽然曹荣光父女在大院也不过是住了有半年的时间。但借着他的父亲曹先止跟爷爷的一点关系。倒是被他利用的很到位。这几年,凭着这层关系,不仅敛了不少钱,也跟京都的上层圈子,沾了几分关系。”
  “这样说来,曹芯蕊跟你不该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吗?沾点光也没什么。”
  少年轻飘飘的说道。
  青梅竹马?
  某人都快被气笑了。
  那个女人倒是想青梅竹马,只不过要沾上关系的并不是自己。
  至于是谁,他并不想让少年知道。
  人丑多作怪。
  那个女人,长得不行,想的倒是不少。
  半天没听到某人的声音。
  少年侧眸看去,就见某人冷着一张脸。
  一副要宰人的阴冷相。
  “看你这表情,怎么,难不成你青梅跟陆广生勾搭到一起了?”
  某人无语凝噎。
  这小东西,嘴巴什么时候也这么毒?
  这是还记着仇呢?
  得着机会就要报复回来。
  虽然不想承认。
  现世报来的还真快!
  “什么青梅?你知道根本不是,拿我打趣开心?”
  少年蔫蔫的哦了一声。
  “所以,我说对了。曹芯蕊真的跟陆广生凑到一起了。因为什么呢?按理说,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要非彼不可的事吧?”
  少年的话,让某人嗤笑一声。
  言语轻蔑道。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非要说个理由,那也是蛇鼠一窝,本该就凑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