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98章 二爷好坏,不过我喜欢

  呜。
  少年挑着下巴,一脸兴致的看着冥二爷。
  “话虽如此,但凡事总有个契机。能让他们两个走到一起,别说这其中没有你的手笔。”
  某人摸了摸少年的耳垂,轻笑道。
  “小煌,你就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哦”少年眯着眸子淡淡的感叹道。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的智商不允许我自欺欺人。”
  “呵”
  某人彻底被少年苦恼又一副他也很为难的样子给逗笑了。
  他的小孩,在自己面前真的是越来越无所顾忌了。
  恩,很不错。
  看来他还要继续努力。
  好让小孩尽早的对自己彻底放下心蒂。
  “所以呢?你今晚过去是有什么发现?”
  某爷挑着眉稍,浅浅的勾着唇角。
  “知道那天余洋被送回去后,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少年微微想了下,随即了然的笑了笑。
  “一个被压制跟操控多年的男人。任何一丝可以翻转的机会,都会让他变成彻底的疯子。”
  某爷点点头,眼神示意少年继续说。
  “虽然不曾亲眼目睹。不过从几年前陆广生儿子惨死的事,我倒是对陆广生的为人处事,多少也可以猜到一二。”
  少年瞥了一眼含笑看着自己的某人,继续道。
  “这个世上不共戴天的仇不过三种。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有丧子之痛。”
  “按理说,自己唯一的儿子被仇家所杀,还是以极其残忍的碎尸手段。不管怎样,对于一个男人尤其是父亲而言,这样的仇恨,都不该会以沉默的方式得过且过,当做没发生一样。”
  “而且据我所知,陆广生的儿子,可是他们夫妻二人很辛苦才怀上的。已过四十的年纪才怀上的孩子,怎么也算老来得子吧?”
  说到这儿,少年意味深长的勾着唇,声色冷漠。
  “这样不共戴天的仇恨都能隐忍下去,无非不过两种可能性。要么是陆广生生性软弱,从依傍妻子娘家发家的情况来看,似乎这样的说辞更具说服力。不过,我倒是认为另外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
  某爷神态悠闲的把玩着少年的手指。
  闻言,淡淡恩了一声,感兴趣的鼓励道。
  “哦,说说看。”
  少年侧眸看着某人,浅灰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好看的桃花眼狭长又勾人。
  泛着浅浅淡淡的冷光时,配着那张精致的如同漫画中的脸,简直撩人的发紧。
  只听少年轻呵一声,带着清浅的凉意。
  “陆广生这样的男人,看似怯懦,却是极其懂得隐忍跟蛰伏的。恐怕在他的认知里,感情亲情都不会是最重要的。从他明知余洋的所作所为后,还能选择与她狼狈为奸这一点就足以看出。”
  “所以,这个男人,在他面前,只有高于一切,包括生命在内的利益。只要诱惑足够大,道德生命,甚至亲情,都不值一提。”
  “也因此,被余洋操控甚至压榨的这些年,这个选择沉默隐忍的男人,在如今这样对自己有益的机会下。怎么可能不悉数加倍还回去?”
  “虽然陆广生算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过,这个时候,杀子之痛,怎么也会成为他反击的最佳理由吧。狗咬狗罢了,来来回回,也不过就那么回事。”
  “不过我能确信的是,余洋可能在这之前,怎么都不会想到,报复在她身上来得这么快才对。”
  “呵呵”
  某人看着少年的眼中,泛着赞赏跟骄傲的光亮。
  他的小孩啊。
  真是块难得的瑰宝呢。
  他是何其有幸,这辈子能够与小孩相识,相知,现在为止虽然不算相爱,但却也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小孩。
  至于相爱的程度,他相信,不会太久。
  少年突然转过身,眼睛直直的看着某人。
  “你今晚到底做了什么?”
  某爷宠溺的看着好奇的少年,淡笑着回答。
  “也不算做什么,只是怕他们做起事来太拖延,误了我的计划,给他们助助力罢了。”
  “所以呢?”
  是什么?
  难得见少年对一件事这么感兴趣。
  这份好奇欲,倒真是很符合他现在的年纪。
  伸手摸着少年柔软的发。
  “陆广生想要借此机会,让余洋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你说,我又怎么会如了他的意?”
  某人笑得一脸惊艳又嗜血。
  “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呢。好歹陆广生跟余洋同床共枕也非一年半载。他们之中不管去掉哪个,这场游戏的意味都会变的无趣。我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还没得到,又怎么会轻易让他们死掉?更何况现在,又加入一个曹芯蕊。呵,倒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咦!
  看着某人眼底冷血的杀意,少年忍不住感到恶寒。
  对某人如此戏弄又折磨人的方法,恐怕这辈子他都学不来。
  “所以现在,他们三个被你强行绑在一起。心思各异又彼此都防备着对方。”
  某人看着少年眼底,有着对自己所作所为的无法苟同。也只是点点头。
  “恩。你不觉得看着他们,在明知对方各怀鬼胎的情况下,还要纠缠在一起,却又干不掉彼此的样子,特别有趣吗?”
  有趣?
  少年眼角抽动了一下。
  对某人的思维方式难以启齿。
  蹙眉斜睨着某人,给他一个变态的眼神,让其去自行体会。
  某人笑着捏了捏少年的鼻子,“觉得我残忍?”
  残忍?
  呵呵,太小看自己了,何止呢。
  只是看到某人落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带着某种情愫的眼神。
  少年摸着自己鼻子,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唇角。
  违背自己内心真实感受的说道。
  “残忍不至于。不过,冥二爷,你真的蛮坏的。”
  某人闻言不置可否的挑着眉角,一脸邪肆的看着少年。
  “哦~原来,我在小煌眼里,是坏的啊···”
  呃?
  某人的手在说话间,不动声色的钻进少年的睡袍里。
  少年身体不禁僵了下。
  随即抓住某人作恶的手。
  清冷淡漠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羞赧跟慌乱。
  “不过,不过我喜欢···”
  带着一丝颤抖的尾音,夹杂着明显的恼意跟求生欲。
  某人看着少年羞红的脸,勾唇逗弄道。
  “哦,小煌说的喜欢是指什么?”
  少年抬着眸子,绯红的脸上,因为某人明知故问的话,颜色又深了几分。
  这人眼底带着的戏侃,明显就是故意的。
  可是停在自己腰上的大手,有些粗粝手掌,还在有意无意的摩擦着自己的皮肤。
  少年闭了闭眼,咬牙道。
  “我,我说二爷虽然坏,但、但、但我··喜欢···”
  最后两个字,简直让少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噗···”
  某人声音透着愉悦,笑得身体都在发抖。
  少年哀怨的瞪着他。
  一动不动,就那么看着这个毫不避讳在自己面前大笑的男人。
  然后。
  一拳,打在某人胸口。
  “还笑!”
  少年咬牙,气呼呼道。
  某人握住少年的手,强忍下自己的笑意。
  将少年拉进怀里。
  柔声安抚这个炸毛的小孩。
  “我是太高兴了。所以有点难以自控。毕竟,小煌,能听到你说一句喜欢我,真的比登天还难。所以,你要理解我。”
  少年撇了撇嘴,嗤了一声。
  “只是有点难以自控?你得意忘形可以表现的再明显一些。”
  见少年是有些恼了。
  某人见好就收,边哄着少年,边问道。
  “一直有个问题忘记问你。你是让景琛做了什么事?”
  少年诧异的挑眉看向他。
  这男人,是不是有些过分警觉跟精明了?
  如果不是自己相当确定,他真的都要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安装了监听器之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