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1章 要审问可以,只要他们不怕死!

  话虽是询问的语气。
  但冥战一副笃定的表情,让某人脸色又沉了几个度。
  兄弟俩相互对视了好一会儿。
  冥枭才一脸不以为然的挑着眉头讥笑道。
  “是又怎样?”
  “大哥,别怪我没提醒你,千万不要打小煌的主意。”
  冥战缩着眉头,无奈道。
  “你明知道上面的行事作风。这事儿,无论如何,小煌一定是要接受调查跟审问的。”
  “调查?审问?”
  敏感的抓住某个词汇的某人,满脸阴戾。
  “别说小煌没有做错任何事,就算有,也轮不到任何人来调查跟审问!”
  “怎么?真以为我不在军队,就把我当成死的吗?”
  “如果他们已经忘记我冥枭的手段跟秉性,那就劳烦大哥你,把下面这段话带过去!”
  冥战看着某爷,邪肆勾着的嘴唇中,吐着冰冷又嗜血的话,一字一句道。
  “司煌,没有做出任何背叛、出卖、辱没华国跟华国人民的事。如果真要论功过,他做的事,可能比处在某些高位,只会动动嘴皮子的家伙,贡献要多的多!想要调查可以,那先把属于他的军功章公布于全国人民,然后,再来谈其他莫须有的事!至于审问,呵,可以,只要不怕死,我冥枭在这儿,非常欢迎!随时恭候着!”
  这番话,冥战听的无语凝噎!
  你确定是非常欢迎?
  就你这话带过去,还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况且有些事,就算一时被强行压制下去,也总会在别处爆发。
  可能后续的反弹,会更加厉害。
  “阿枭···”
  “对了!”没给冥战继续说话,某人出口打断道。
  “小煌今天下午就要离开京都去外市录节目。在这期间,我不希望有人不长眼的去打扰他。相信大哥跟我想的一样。所以军方里面那几颗老鼠屎,就劳烦大哥处理干净。虽然我是不介意亲自动手。不过,大哥应该清楚,我出手一向没有分寸。缺胳膊断腿倒还好说,要是一不小心死了····呵。我想上面,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对吧,大哥?”
  “哦,还有。记得今天的事,别让小煌知道。”
  看着某人离开的背影。
  冥战站在原地,真的是无语又烦躁!
  呵呵!
  他这个弟弟,真的是,一向懂得怎么拿捏人心!
  明里暗里都是威胁,还那么赤裸裸不加掩饰!
  冥战想。
  怎么会有这么让人看不惯又打不过的人?
  算了。
  反正话已带到。
  阻止跟威胁的人也不是自己。
  当然。
  “最头疼的也不是自己。”
  想到这儿,冥战心里突然舒服了不少。
  冥枭这个名字,不仅是京都人心里的忌惮。
  更是军方里,瘟神的存在!
  呵呵。
  也不能总让他体会,打不过又无可奈何的憋屈感。
  那些人,也该好好感受感受了。
  尤其是那几只,垂死挣扎的臭虫!
  真是烦人的紧!
  太久没动作,免得让他们都以为冥二爷脾气变温顺了。
  想到这儿,冥战仿佛已经看到某些人的下场般。
  带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随即也跟着进了房子。
  没一会儿,冥家其他人陆续回到大院儿。
  所有人入座后。
  少年无意扫了冥枭跟冥战两人一眼。
  继而又若无其事的吃起饭来。
  冥战还好些。
  至于某人,因为刚刚的事,还心有介怀。
  难免脸色就臭些,气息也冷些。
  尤其是每当冥战视线扫过来时。
  显然,这是被某人记上仇了。
  冥战一脸的无可奈何。
  妈蛋。
  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明知道他也只不过是个传话人。
  说起来,他也不可能会让少年受伤好不好?
  这年头,上不难下不管。
  最受折腾的,是他这个出力不讨好的中间跑腿人。
  冥烈边低头扒饭,眼珠边在几个人身上不动声色转了几圈。
  又看了眼,像是丝毫都没注意到某人不对劲的少年。
  然后咬着筷子,又不知道想些什么。
  至于其他人。
  也都不是傻的。
  相反,在座的都是人中精品。
  心思更不是一般的敏锐跟缜密。
  虽然不明状况,但对某人释放的低气压,还是感受相当明显的。
  除了清楚事情本身的冥战。
  还有另外两个知情者。
  冥盛跟冥昌。
  也在极力减少自己在某人面前的存在感。
  虽然对方是某军长的亲侄子,某司令的亲儿子。
  但对于某位爷。
  能做到供着,就最好不要去招惹。
  毕竟他们不是司煌那少年。
  没有让某人心软的资本。
  更没有让某人自己灭火的能耐!
  呵呵!
  思来想去,还是…
  认怂最靠谱。
  敌我悬殊太大的局势下。
  他们并不主张硬碰硬。
  “小煌,这次你要去多久?”
  一旁的钦雅无视几个人的小心思。
  看着安静吃饭的少年,出口问。
  闻言,少年将碗筷放下。
  用纸巾擦过嘴角,才对钦雅回答。
  “可能半个月左右。”
  “这么久?”钦雅挑眉道,“我记得先前不都是两三天就可以录制结束吗?”
  少年浅笑了下,解释道。
  “嗯,的确是这样。不过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徐导决定改变之前的直播方式。采用真人秀惯用的手法。录制结束,后期工作人员再进行剪辑处理,然后每周五晚黄金档播放。”
  “且因为上次的事,第二期节目已经作废。这么长时间,节目进程耽误。网上网友催促比较紧。所以这次除了要补上第二期节目,还要把前六期全部录制完。这样,后面的节目录制时,就会轻松些。”
  “嗯。”一旁的冥老爷子闻言点点头,道。
  “还是这样保险些。之前弄什么劳什子直播,什么人都不了解,连嘉宾隐私都给播出去。估计上次那事,徐家那小子没少被他老子收拾。哼,活该,谁让他害我们小煌受委屈。”
  冥老爷子皱着鼻子,哼唧一声。
  一脸傲娇的模样,颇有几分孩子气。
  众人忍俊不禁。
  餐厅得气氛也因此,缓解了些。
  锦兰芳开口道。
  “这么长时间就你一个人在外面,总归不放心。要不,还是让阿烈陪你过去吧。好歹身边有个人陪,我们也放心些。”
  少年闻言,淡淡一笑。
  “大妈不用担心。我也并不是一个人。节目组跟嘉宾都安排同一酒店。更何况,这档节目景琛也在。彼此会有照应。所以不需要担心。更何况小烈最近还有事要做。”
  锦兰芳点点头,“这样啊。有人陪着,那就好。”
  冥烈边嚼着嘴里的食物,眼神幽怨的看着少年。
  嫂子,你因为我哥,连我也不待见了吗?
  少年脸色平平淡淡的。
  好似没有察觉到冥烈落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目光一般。
  见状,冥烈又把视线落在自己老哥脸上。
  撇着嘴暗想。
  连媳妇都哄不好的男人啊。
  让别人畏惧又有什么用呢?
  冥烈还在心里吐槽着自己大哥。
  敏锐的某人却突然抬起眸子。
  视线直直的射向连情绪都不会遮掩的,自己的傻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