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2章 宁负天下不负卿的良人

  呃…
  某爷冰冷的眼神,让冥烈身子僵了下。
  随即,面带怂态的对着冥枭咧了咧嘴。
  无声的缩了缩脖子,垂下脑袋。
  呵!
  见状,某人无声轻呵。
  眼底的嘲讽,毫不掩饰。
  午饭过后。
  所有人聚在客厅闲聊了片刻。
  不觉就到了少年要出发的时间。
  众人送少年到院子里。
  上车前。
  冥战看着少年的背影。
  紧抿了抿唇。
  还是开口喊了下。
  “小煌”
  少年上车的动作停下,侧过身子看向身后的冥战。
  “嗯?”
  精致的脸,神色淡然看着欲言又止的冥战。
  静等下话。
  打开车门的某人,也跟着停下脚步。
  侧着脸,看向冥战的眸色里,带着警示!
  咳!
  冥战摸了摸鼻子。
  有些不敢直视某人的视线。
  顶着某人无声的压力,看着少年。
  最后,只是说了句。
  “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
  闻言。
  少年侧眸扫了一眼,从刚才开始神色就冷下来的某人。
  随即,眯了眯眸子。
  对冥战点了下头。
  “谢谢大哥,我会的。”
  直到车子离开大院儿。
  冥战提着的一口气,才慢慢松了下来。
  他这个做大哥的。
  竟然被自己弟弟,仅凭无声的气势,就给压的死死的!
  这糟心的感觉!
  算了。
  反正从小到大,他也习惯了!
  另一边。
  开往机场的路上。
  车子匀速的行驶中。
  少年抵着额头,半靠着车窗。
  眸色淡淡落在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某人侧眸看了一眼少年。
  扶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
  这个小孩。
  还是一如既往地敏感跟聪明。
  后座上。
  冥烈趴过来,抻着脑袋看了一眼自己大哥。
  然后对一旁的少年,说道。
  “嫂子,真的不能带我过去吗?而且我真的没有事要做啊。”
  言外之意。
  嫂子,你当着我这个当事人的面,说谎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真的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闻言。
  少年收回思绪。
  微侧着身子,看着冥烈,淡淡的勾唇笑道。
  “我记得你前几天说过,想要学习针灸。那天以后我帮你联系了乾老。相信这两天,乾老那边就会跟你联系。你确定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
  冥烈看着少年。
  很没出息的,默默吞了口口水。
  眼底泛着激动的光。
  “嫂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乾老真的会收我做弟子吗?”
  少年还没回答。
  开车的某爷,从旁传出嗤笑的声音。
  “收你做弟子?凭什么?因为你样儿够傻?”
  冥烈语塞。
  郁闷的看着自己大哥。
  刚刚激动的心情,瞬间被一盆冷水彻底浇灭了。
  冥烈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大哥?
  损起自己弟弟,还真是不遗余力啊!
  “哥,我有这么差劲吗?”
  后视镜里,某人精致绝艳的脸,勾起一抹冷笑。
  “听这语气,你是对你自己很满意了。”
  冥烈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只是脸上,明显带着‘原本就是’的意思。
  只听某人继续泼着冷水。
  “没记错的话,我在19岁之前,就已经在你现在的位置之上了吧。你这个年纪时,已经在上将跟特殊部队总指挥官的位置。”
  冥烈闻言,面上的骄傲渐渐褪去。
  他怎么忘记,自己面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变异的怪物。
  某人还在继续说着。
  “再说小煌。比你小三岁,却已经站在你这辈子恐怕都很难达到的高度。虽然我也不想否认你的成绩,不过对比起我们。你自己说,你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突出点?”
  这次,冥烈是真的沉默不语了。
  俨然一副被打击到了神情。
  少年见状,不赞同的瞪了某人一眼。
  转头对冥烈安抚道。
  “小烈,每个人都有属于各自的路要走。选择不同,成就也会不同。结果自然也是不能对比的。”
  “你涉及的领域,跟我们都不一样。我们所取得的成就,你没有。同样,你所处的领域而站的高度,也是我们无法企及的。因此,你不要有所负担。更不需要因为你哥的话,而否定自己。”
  少年的话,让冥烈呆滞得眸子渐渐恢复了点光亮。
  看着少年,不确定的问。
  “嫂子,你不觉得我很没用吗?”
  “当然不。”少年伸手摸了摸冥烈的头,清冷的脸上带着宠溺的笑。
  “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因为喜欢,所以才会用心,也会努力。能取得好的成就也会是顺理成章的事。喜欢一件事,很容易。一辈子只喜欢一件事,就很难了。如果能在喜欢的事上取得成就,那更非易事。你能做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所以,只要你自己不会迷失,至于其他人的非议争论,都不足为惧。”
  “小烈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可以。至于其他的事,有我们在。”
  “小嫂子…”
  冥烈努努嘴。
  眼里泛着感激又可怜巴巴泪光。
  果然。
  兄弟都是讨债的。
  嫂子才是亲的。
  后视镜里看到两人自然的互动。
  开车的某爷吃味的抿紧嘴巴。
  他的小孩对这个臭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如果自己在小孩心里,能引起一半的重视的话…
  吃醋的男人。
  此刻压根就忘了。
  每每少年想要对他好些时。
  都是他自己作死的非要挑衅少年的底线。
  祸是他惹的。
  怂也是他先怂的。
  现在,又在这儿看自己弟弟,莫名的各种不顺眼。
  呵呵。
  冥烈表示。
  他这么讨自己嫂子喜欢。
  他也很无奈啊。
  机场候机室里。
  景琛站在门口,抻着脖子不停往外张望着。
  身后沙发上,良辰希沉着一张脸正坐在那儿。
  看着某个避自己如蛇蝎的小爷。
  心里难受又无奈。
  “小琛,大哥他们马上就到,你坐下等等吧。”
  某小爷充耳不闻。
  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迈着步子在候机室门口,走来踱去。
  良辰希叹了口气。
  起身走过去。
  伸手握上景小爷的手。
  “时间还早,你去坐着等,听话。”
  “滚!”
  景琛躲过良辰希的手,一脸厌恶道。
  “老子需要听你的话?你特么以为你是谁?”
  景琛的排斥跟厌恶,太过强烈。
  跟以往的炸毛跟恼羞成怒,显然是不一样的。
  良辰希眼底闪过一抹受伤的情愫,
  “小琛…”
  “良辰希”景琛冷眸看着他,以往的执垮模样早已不复存在。
  “我想那天,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既然你选择相亲,就表明你并不排斥女人。也并不是非我不可!既然这样,趁事情还没到不可收场的地步,就算了!”
  良辰希慌乱的看着景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小琛,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样子。那天我只是…”
  “怎样都行。”景琛扯了扯嘴角,笑的无所谓。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家里的反对。而你一面以顺从蒙蔽他们,一面又以此给自己充足时间准备,来抵抗跟反击。这些不止你想到,从一开始,也是我料到会发生的状况。所以,都无所谓。”
  “别说良家,我们景家也不可能会同意这样的事。毕竟不是谁都拥有大哥那样的家人,也并不是谁,都像大哥跟司煌的感情一样,认可等同契约!”
  “生同穴死同眠。这样的情感,我不否认它的存在。但并不是,谁都能遇到那个宁负天下不负卿的良人!”
  景琛说,“这点,我一向有自知之明!”
  这一刻的景琛。
  有些漠然。
  有些无谓。
  还有些凉薄。
  这是良辰希从未见过的。
  也是让他陌生跟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