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3章 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做?

  “小琛你···”
  良辰希眼睛都带着些充血的赤红色。
  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知的握紧。
  看着景琛淡漠的侧脸。
  “景琛”
  良辰希咬着后槽牙,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看来我之前说过的话,你是真的充当耳旁风了?”
  景琛缩眸,瞥向一脸郁色的良辰希。
  从那张脸上,他竟然看到了几分想要捏死自己的恨意。
  如果良辰希知道景琛的想法。
  一定会感叹一句。
  这是认识景琛二十年之久,第一次发现,他这么会察言观色。
  不过,却仅仅是对自己。
  良辰希的话,让景琛不悦的蹙起眉头。
  “你什么意思?”
  “呵,什么意思?”
  良辰希勾着唇角,微眯着眸子,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神色更是晦暗不明。
  这样的他,让景琛有几分摸不透。
  良辰希迈着步子,向景琛面前又走了几步。
  一步之遥的两人,四目相对。
  “小琛,我是不是对你说过···”
  景琛挑眉,带着戒备。
  脚下的步子微微向一侧转动了下。
  “什么?”
  呵。
  景琛防备的动作闯进良辰希的余光里。
  想逃吗?
  良辰希心里冷呵一声。
  然后,在景琛未曾防备下,人已经被良辰希抱在怀里。
  接着。
  在一脸懵逼的景小爷反应过来前。
  那张让良辰希烦躁的嘴,被顺理成章的堵上了!
  艹!
  景小爷双眼怒瞪。
  曲起的膝盖刚要顶上去。
  良辰希却先一步放开了他,并且顺势后退了两步,站在安全范围内。
  洋洋得意的,带着几分胜利的姿态。
  “我说过,这辈子,你都休想逃掉!”
  “姓良的,本小爷跟你没完!”
  景琛炸着毛,挥着拳头就要冲过来。
  良辰希扯着唇笑了笑,纹丝不动的看着冲过来的景琛。
  风轻云淡的开口喊了声。
  “大哥,你们来了。”
  只见景琛身体一僵,脚下的步子跟着戛然而止。
  回头看过去,发现冥枭三人果然站在候机室门口。
  只是不知道三个人在那儿多久了。
  有没有看到刚刚的…
  心里的怒火都冲到嗓子眼了。
  奈何,大哥最不喜的就是看到他们兄弟动手。
  握了握挥着的拳头。
  景琛咬了咬牙,恶狠狠的瞪了良辰希一眼。
  “大哥。”
  低低的喊了一声,转身走到进来的司煌身边。
  少年扫了良辰希一眼,视线在景琛的身上扫了一圈。
  目光触及景琛嘴巴的水渍,对刚刚景琛要动手打人的一幕也就了然于心。
  冥枭只是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距离登机还有十几分钟。
  场合也的确不适合多说什么。
  看着少年,某人不放心的叮嘱道。
  “这次去的时间长些,记得照顾好自己。不管什么时候,随时给我电话。”
  少年听着某人的念叨声,垂着眸子蹙了蹙眉。
  见少年的反应,某人无奈的挑起少年的下巴。
  腰身微微弯下,脸靠近少年面前。
  “乖乖听话。大哥说的,你懂。所以,一定要小心。有任何察觉,都记得先给我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少年微微侧开脸,避开某人呵出的热气跟炙热的眼神。
  状似无意的问。
  “到底什么事?你提大哥,是跟军方有关?”
  少年的话,让某人眸色又忍不住冷了下来。
  一旁的三个人,听到两人的对方,也不免担心起来。
  只不过都明白场合不适合多说什么。
  再加上某人阴沉的脸色。
  三个人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上前询问。
  只听某人垂着眸子,看着少年。
  安抚道。
  “别乱想。没什么大事。话我已经让大哥带过去了,只要还惜命就懂得及时收手。不然,我可不会再放任跳梁小丑在我面前蹦跶。”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
  但少年还是清晰的看到了某人眼底的那一抹杀意。
  所以,并不是像某人所说的那样,没什么大事。
  相反。
  事情应该是很棘手吧。
  如果跟自己有关的话。
  某人会有这样的反应。
  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心里想着,少年还是淡淡的点了下头。
  “我知道了。”
  闻言,某人脸色终于得到缓解。
  勾着嘴角,在少年额头贴了下,满意的笑着。
  少年红了红脸。
  有些不自在的推开某人。
  然后跟景琛,一起进了登机口。
  送走两人后。
  冥烈自己开着车先离开了。
  而冥枭坐在良辰希的车子上。
  微低着头,拿着手机发着信息。
  车子开出好一段距离。
  良辰希才出声问道。
  “最近战哥那边出了事?”
  “是军方里面。”
  提到军方里面。
  良辰希倒是立刻明白过来。
  轻笑了声。
  “还真是精力旺盛。都这么多年了,那几个人竟然还在挣扎呢?真想不通,那么拙劣的演技,怎么把军方上面耍的团团转的?”
  将消息发送出去。
  某人将手机收进口袋里。
  才冷嗤一声。
  “你也说,演技拙劣。那又怎么可能把上面的人糊弄过去?很多事情都是相辅相成,相克才能相生。留着那几个人,除了给下面的人做一面镜子外,自然是还有军方的考量在里面。不然,那些得罪人的事,要谁来做?”
  “还真是。”良辰希笑了笑,“果然,能爬到上面的,都不是傻子。”
  “不过大哥,我记得你手里,不是已经有那几个家伙的所有证据吗?既然这么给你添堵,这次就彻底大扫除吧?”
  冥枭点点头。
  “还差一点。这么精彩的东西,自然要慢慢推出去才能让人印象深刻。要想彻底震慑住某些心思波动的人,自然要一击毙命。以后,我可没时间,再陪他们继续玩下去。”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的某人。
  良辰希不确定的问道。
  “那大嫂····”
  冥枭眯起冷眸。
  嗤鼻道。
  “话大哥会带到。要怎么做,看他们自己。不管他们选择如何,我都无所谓。左右不过就是亲自动手做些事罢了。”
  当然。
  如果真的选择一面虚与蛇委,一面向小孩伸手的话。
  那真的就是他们自己找死了!
  捏了捏手里的打火机。
  冥枭看向良辰希。
  “你跟景琛还没说清楚?”
  良辰希苦笑道。
  “该说的都说清楚了。可问题是,他根本不相信。与其说不相信,还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想要相信。”
  冥枭挑眉。
  “他还是想要放弃?”
  “恩。”
  良辰希沉着脸色,挫败的点点头。
  “大哥,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景琛选择跟我一起?”
  闻言,某人眼皮跳了一下。
  这事,他怎么支招?
  如果不是冥老爷子跟家里的神助攻。
  他现在都是望梅止渴的状态。
  如果不是有强大的后援军团,他哪能这么逍遥自在,还有时间过问别人的私事?
  说到底。
  只是比起良辰希,他太幸运。
  而小煌,他比景琛胜在。
  是没有家族的强大而为难上。
  当然,家人的支持跟理解,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能跟小煌走到现在。
  其实,并不是他努力了什么的结果。
  而良辰希跟景琛···
  其他都可以不算问题。
  双方家庭的底线操守,怕是最难攻克的。
  虽然某人很有自知之明。
  只是此时的冥二爷哪里想到。
  不久的某天,有个背景更强大的家族,站在少年身后。
  对他简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
  要多苛刻,有多不满!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