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5章 哥,让我去吧

  “我···”
  方成文语结的张了张嘴,却找不到一个字可以有力的还击。
  尤其是面对冥昌眼睛里流露出的杀伐般的冷意。
  真的是,对视一眼,就让自己心口猛然紧缩。
  这就是一个真正接触过战争跟死亡的人的眼神。
  无需言语,只是一个眼神。
  足以震慑。
  尤其,对象还是方成文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纯文人。
  这时。
  坐在方成文一旁,留着八字胡的男人,见此开口打破僵局道。
  “我想方指导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毕竟如果不是今天司令您说,我们都还不知道冥上将竟然还身负如此重任。既然如此,冥上将自然是有参与跟决策的权利。”
  这番话,倒是给了方成文一个很好的台阶。
  方成文点头,应道。
  “没错,的确是这样。”
  冥昌只是冷冷的瞥了两人一眼,却并没有接话。
  冥盛倒是秉承他的毒舌本质。
  见两人一唱一和,倒是配合的相当默契。
  忍不住哼笑附和。
  “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毕竟这事,除了总统,就是最高层的长官们才知道的机密。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这事,有辱军人的形象跟信仰,我相信司令也不会如此轻易让你们知道的。”
  几个人闻言,不禁脸色发窘。
  红白相间,又羞又恼,煞是好看。
  冥盛的话傻子都能听出来。
  言外之意,如果不是因为方成文言语不当,对冥枭言语偏颇。
  “我···”
  方成文语塞的张了张嘴,却找不到一个字可以有力的还击。
  尤其是面对冥昌眼睛里流露出的杀伐般的冷意。
  真的是,对视一眼,就让自己心口紧缩。
  这就是一个真正接触过战争跟死亡的人的眼神。
  无需言语,只是一个眼神。
  足以震慑。
  尤其,对象还是方成文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纯文人。
  这时。
  坐在方成文一旁,留着八字胡的男人,见此开口打破僵局道。
  “我想方指导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毕竟如果不是今天司令您说,我们都还不知道冥上将竟然还身负如此重任。既然如此,冥上将自然是有参与跟决策的权利。”
  这番话,倒是给了方成文一个很好的台阶。
  方成文点头,应道。
  “没错,的确是这样。”
  冥昌只是冷冷的瞥了两人一眼,却并没有接话。
  冥盛倒是秉承他的毒舌本质。
  见两人一唱一和,倒是配合的相当默契。
  忍不住哼笑附和。
  “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毕竟这事,除了总统,就是最高层的智慧者才知道的机密。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这事,有辱军人的形象跟信仰,我相信司令也不会如此轻易让你们知道的。”
  几个人闻言,不禁脸色发窘。
  红白相间,又羞又恼,煞是好看。
  冥盛的话傻子都能听出来。
  言外之意,如果不是因为方成文言语不当,对冥枭言语偏颇且有诋毁之意。
  冥昌不可能将这样的秘密告诉他们。
  换言之。
  毕竟,他们的身份还没有这个资格。
  呵呵。
  几个人心里跟吞了苍蝇一样。
  上不去下不来。
  奈何只能装作没事人一般。
  八字胡的男人。
  谢忠挑着一抹和善的笑,点头道。
  “自然自然。冥军长说的是。”
  说着转头看向冥战,话锋跟着一转。
  “不过,不知道冥上将要冥队长带的什么话呢?”
  “哦”冥战一副恍悟刚刚想起的样子。
  眼神带着一抹玩味儿,轻飘飘从对面几个人脸上扫过。
  勾着相当轻松的语气说道。
  “现在想想,好像也不是特别重要的内容。”
  “想来你们也知道。关于司煌这个少年,对于冥上将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说到这儿,冥战挑着眼角。
  见对面那几个人,一脸深思状。
  不禁邪肆的勾了勾唇,笑得一脸坏趣味。
  冥昌跟冥盛,看露出这幅表情的冥战。
  都无奈的暗自摇了摇头。
  怎么他们冥家的孩子,本质里都这么邪恶呢?
  方成文几个人只是彼此对视了一眼,却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冥战轻笑了声。
  “别这么严肃吗?我这都还没开始说呢。”
  呵呵。
  几个人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那你倒是直接划重点说。
  这样投沙射影的话,抓的人心更揪的难受。
  冥战可不管对方心里想什么。
  只要能让对方不开心,那他就开心了。
  如果能直接气死。
  那他会更高兴。
  当然,他那个弟弟也会,给自己点好脸子看。
  “我想想,冥上将当时的话好像是这样说的。”
  “司煌,没有做出任何背叛、出卖、辱没华夏跟华夏人民的事。如果真要论功过。司煌做的成就,可能比在场或者不在场的某些身处高位,却只会动嘴皮子的家伙,贡献要多得多!”
  只会动嘴皮子?
  这话,直接是打在某人的脸上。
  就差指名道姓的说了。
  冥战莞尔一笑,“冥上将还说。想要调查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这话。
  众人不仅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能让那个人主动松口的事情。
  这个世上,恐怕还没有吧。
  不,也许有。
  只是不可能是跟他们有关的事情。
  难得几个人都很有自知之明。
  冥战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要想调查是没问题的。不过在调查司煌之前,还请这次调查的各位领导,先把属于司煌个人的全部军功章,在华夏所有国民面前,一一公诸于众!如果各位觉得自己手中的权限不够,冥上将很乐意帮忙。”
  “而在清楚司煌为华夏做过的所有成就后,还原意继续选择调查的。只要不怕死,冥上将自然欢迎之至!”
  尼玛!
  欢迎?
  确定不是直接弄死?
  方成文跟谢忠,还有一旁的谷大仓等人,相视了一眼后。
  都选择了沉默以对。
  这是明的不能再明,赤裸裸的直接给了警告!
  关于司煌的事情,那个瘟神是不可能同意调查的。
  其他人知道那个人的手段,他们自然也清楚。
  只是没想到,当年明明因为任务失职而离开的人。
  不仅没有受到打击。
  竟然还被总统予以更重要的权利跟荣誉。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几个人心思各异。
  自以为不动声色,将心思掩饰的很好。
  可是却不知。
  一个人。
  就算能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
  也控制不了眼底泄露的贪婪跟私欲。
  那毕竟是从心底深处,直接反射的真实写照!
  尤其是他们面对的。
  还是素有腹黑家族遗传史之称的,冥家成员。
  只是想到,那个人已经算是威胁跟震慑的话。
  方成文跟谷大仓等人,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
  只是,毕竟一人的想法,并不能代表所有人。
  就比如,谢忠。
  见冥战的话后,方成文跟谷大仓均面露惧色跟退意。
  谢忠心里已经明了。
  这件事,指望这两个人,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了。
  虽然那个男人的确是可怕。
  只是,这么多年,终于发现那个人仅有的弱点。
  如果不抓准机会,善加利用。
  那以后,更加没有可以推翻那个人的机会。
  不管如何。
  这么多年,屈于人下的生活,他已经过够了。
  机会就在眼前,不搏一下,他实在不甘!
  尽管只是一闪即逝。
  不过,谢忠眼底的那道精光,并没有躲过对面三人的眼睛。
  呵!
  跳梁小丑罢了。
  不自量力!
  夜晚,冥家大院。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一手夹着香烟。
  屋里的桌子上,放着某人的电话。
  此时正是通话状态。
  听了电话那端的话。
  某人沉默了片刻,才嗤了一声。
  “是吗?谢忠啊···”
  拖延的语调。
  漫不经心,带着属于某人特有的腔调。
  冷的让人发寒。
  电话里传来冥战的声音。
  “所以,需要我做些什么?”
  “不用。”某人拒绝道,“下面的事还是我来处理,会更好些。毕竟对比起我,你还是受束缚的多。”
  冥战闻言,沉默了一下。
  “我知道了。有事联系,那我先去忙了。”
  “恩。”
  直到电话挂断。
  某人还保持着,手指夹着香烟的动作,静静立在窗前。
  微眯的双眸里。
  散着阴冷的寒意。
  推门进来的冥烈,看到站在窗前的男人。
  这么远都能感受到,某人身上散发的冷意。
  打了个哆嗦,冥烈踱着脚步走过去。
  站在冥枭身边,侧脸看着自己大哥。
  刚刚的话,他在门外有听到。
  这么多年,即便是哥他被迫离开部队。
  还是有人明里暗里的,对哥仇视的很。
  太优秀的人,能力越大,背负的责任跟危险,只能更多!
  冥烈看着冥枭,那样讨喜的脸上,神色平静,又极其认真的说道。
  “哥,让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