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6章 你真的打算放弃良辰希?

  另一边。
  M市。
  已经到达酒店的众人。
  此时正在酒店的顶楼餐厅,聚餐。
  时隔半个月。
  再见到熟悉的面孔。
  众人不免觉得亲切又唏嘘。
  谁能想到,只是参加一个综艺节目。
  最后,把艺人的恋情牵扯出来不说。
  还把余洋那个女人的黑历史,全部扒了出来。
  尤其是前段时间。
  突然霸占所有网络的极限视频。
  多男一女的乱p。
  场面火爆又污秽不堪。
  不仅禁播不了。
  更绝的是。
  还是全天候不间断播放。
  虽然只是一天的时间。
  影响力却真的不是一般之大。
  虽然这事在不知情者看来,似乎对一个女人而言,相当于绝了后路。
  不过,对于了解余洋这个女人,跟看过《史上最坑》节目的人,想法却是恰恰相反!
  对余洋,只有四个字。
  咎由自取!
  不过随着后续,关于余洋这女人成长史的扒出。
  简直是惊吊掉众人下巴。
  三观已经彻底被毁了。
  弑父杀母!
  人口贩卖!
  卖淫走私!
  随便拎出一条一件,都是让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罪行!
  道德,法律,人性。
  在她身上,根本就毫无存在跟价值可言!
  就算童年受过伤害的人。
  都发展不到她这一步。
  能把人命根本不当回事,且玩儿的如此肆意毫无顾忌。
  简直,变态至极!
  真的是。
  三观尽毁!
  这顿饭吃的,说实话。
  即便,没有余洋那个女人在。
  此刻,时隔半月后重新聚在一起的众人。
  心里虽然高兴。
  不过也因为最近关于那个女人的事,闹得满城风雨。
  几乎是人尽皆知。
  即便默契的彼此不提。
  心里也蛮膈应得。
  剧组人分别坐了几桌。
  徐智坐的是司煌这几个嘉宾的桌。
  饭吃的差不多了。
  徐智看着邻座的少年。
  压低了声音,却也没避讳他们这桌的人。
  “这事儿,跟二爷有关吧?”
  话虽这般问。语气却是十分驽定。
  至于什么事,大家心底都不言而喻。
  毕竟。
  这事应该并不是秘密。
  凡事有点脑子的,都能想到。
  少年神色淡然的瞥了徐智那张八卦的脸一眼。
  “这事,我觉得还是让当事人说明比较好。”
  说着,掏出手机,边作势要翻通讯录,边道。
  “你觉得呢,徐导?”
  “诶诶诶!”见少年的动作,徐智连忙伸手制止道。
  “我说司煌,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大家都是朋友,随口聊聊吗,何必惊动二爷呢?”
  “呵。”
  少年轻笑一声,语气轻飘飘的吐了一句。
  “厚道?这俩字从徐导你嘴里出来,怎么这么惊悚呢?”
  “噗嗤!”
  众人没忍住,纷纷笑起来。
  徐智则目瞪口呆。
  看着毒舌的少年,无语凝噎。
  说实话。
  徐智特别喜欢司煌这少年。
  这么多年。
  少年是徐智遇到的,唯一一个,各方面都特别让他想要深交的人。
  年少有为,三观极正。
  身上没有一点负能量得东西。
  且聪明又机警。
  对事情有自己的独到见解。
  冷漠的外表下,内心也并不火热。
  但却良善有度。
  他对所有事情,所有人的把控度,精准到简直像被测量过一样。
  多一分过度,少一分又缺憾。
  对少年,他是真的欣赏。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赞誉,都是两人维持在各自的界限下,才和平存在。
  但凡每次跟少年打交道。
  他真的觉得,自己会因为认识司煌这少年,而折寿不少年。
  果然,能跟冥二爷凑一块儿的。
  毒舌应该都是最低配。
  徐智撇撇嘴。
  “得,你这反应我也不用问了。肚里明白着呢。”
  司煌挑挑唇,只是勾了抹浅淡的笑意,却并没有接话。
  一旁陆林看着徐智问道。
  “徐导,接下来节目的替补嘉宾是不是已经定了?”
  原本余洋的位置空下来,的确得有新的嘉宾补足人数。
  毕竟第一期节目已经播送过了。
  他们接下来要录制的,也不过是从第二期开始。
  地点肯定是要换的。
  录制规则也改变了。
  但人员上面,应该不会改变。
  况且当初,节目公告时介绍的。
  固定嘉宾人数是确定的。
  徐智点点头。
  “嘉宾的确要。不过现在人还没到。明天节目录制前,应该就赶到了。”
  闻言,众人点点头。
  既然徐智没有多提,那就等明天见到,自然就知晓是谁了。
  晚上十点多,聚餐结束后。
  众人离开顶楼餐厅。
  然后纷纷回自己房间休息。
  司煌跟景琛两人,并肩走在走廊上。
  今晚聚餐期间。
  景琛的情绪一直并不热络。
  这跟平时的景小爷,显然是很不一样。
  这么明显的差距,众人自然看在眼里。
  不过,碍于彼此间,并没有到那种可以彼此倾吐心事的熟悉的关系。
  他们也并不方便询问什么
  虽然往常的景琛,给人是大大咧咧,执垮不羁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人,实质上,却并不比司煌这样冷淡性子的人容易交往。
  他们这种出于真正豪门的人。
  并不是混迹娱乐圈的,所谓有些名气得明星可以相提并论的。
  两个人步调不急不慢的走着。
  少年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神色悠然,清冷。
  “话说,你真的打算…放弃良辰希了?”
  少年的话,让景琛眉间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然后神色默然的回道。
  “既然已经知道结局不可扭转,何必要浪费时间精力去撞个头破血流。”
  哟。
  难得听到执垮的景小爷嘴里说出这么深奥的句子。
  少年都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眼底含着一抹揶揄。
  “虽然我是不知道你心底的真实想法。不过,你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是你一个人就说的算吗?”
  不理会某小爷一副不赞同的模样。
  少年继续说道。
  “景琛,从一开始,这件事就不是由你主导开始。自然现在,也不会是由你主导结束!这一点,相信我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明白。”
  少年呵口气说道。
  “良辰希,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能跟冥枭做兄弟的,都不可能是泛泛之辈。无论手段还是心机。包括你在内。这么多年,你们一起大大小小事情也经历不少。很多事,一个眼神都能让你们心领神会,这种默契,自然跟你们从小长大的环境彼此了解有关。不过更重要的,是你们身上都有一种共通的特性。”
  那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决绝!
  最后一句话,少年并没有说出口。
  只是,他看着景琛的眼里,这句话,清晰得刻在里面。
  景琛看着少年,那些一击即中心底的话。
  都让景琛心中狠狠震动了下。
  尽管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心底,景琛是动荡的。
  这是继上次E国访华事件后,又一次,让景琛对少年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
  这个少年。
  到底,离开的几年,经历了什么事呢?
  为什么冷漠淡然的背后。
  总给人一种芒刺在后的感觉!
  这感觉,太让人惊悚跟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