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9章 曹芯蕊要见你

  从那天后。
  暗一跟暗六一直跟在少年身边。
  游走在不同的城市,录制节目。
  京都。
  冥氏大楼。
  总裁办公室。
  某人看着手机上,暗一发来的关于少年的最新消息。
  信息最后,配着一张刚拍的照片。
  照片上,是少年跟徐智两个人。
  照片角度拍摄,两人均是侧脸。
  只是表情却有着,一目了然的截然不同。
  照片上的少年,双手插兜。
  微眯着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徐智。
  狡黠如狐,慵懒似猫,气质清冽。
  端的是,翩翩贵公子。
  又似漫画中走出的精致少年。
  优雅又从容。
  反观徐智。
  那张帅气的脸上。
  挂着很显眼的无奈跟挫败。
  就那么自暴自弃的看着浅笑的少年。
  眉间却带着几丝无可奈何得宠溺。
  虽然很浅,却没有逃过某人尖锐的眼睛。
  冥枭勾着一抹极致宠溺的笑。
  他的小孩。
  真是惯会给他招桃花。
  虽然徐智对小孩并不是那意思。
  不过,有其他人觊觎他的小孩。
  某人心里,还是吃味得紧!
  这个小孩,真的要早些让他待在自己身边,才比较放心。
  奈何从那晚过后。
  不管他的短信还是电话。
  在小孩那边,都如石沉大海。
  心里还是明白的。
  自己这次是真的触及小孩的底线了。
  以往,不管怎么样,哪怕两个人在一起时,他不止一次说小孩是女朋友身份。
  那种生气跟这次都不一样。
  所以,那些碰不到小孩的抵触点,也就谈不上原不原谅。
  说过,道歉后,在小孩那里也就过去了。
  而这次,是真的不一样。
  小孩,不是个会接受被别人操控跟掌握得人。
  哪怕,再相爱的人。
  也不可以。
  这也是,为什么。在对自己的事情上,小孩从不过问跟干预。
  自己若不说,他从不会问及。
  他的小孩啊。
  太过懂事,又太过逞强!
  那个界限点,被他卡的恰到好处。
  让你挑不出任何破绽。
  “咚咚。”
  办公室门被敲了两声。
  冥枭回过神,抬头看过去。
  魏林一脸揶揄的走了进来。
  下巴点了点某人手里的手机。
  “你这相思都快成疾了。要不要我开点药给你?”
  某人瞥了魏林一眼,没搭理他的调侃。
  “怎么今天过来?”
  见某人一点都不配合自己。
  魏林勾勾唇,暗叹:还是这么不可爱。
  走到一旁的沙发处坐下。
  魏林看着低头又在工作的男人。
  “真十天没跟你联系了?”
  某人头也不抬,“幸灾乐祸?”
  “哪敢呀。”魏林抽了下嘴角,“就是好奇,都十天了,你还能这么淡定坐这儿工作,有点不太适应。”
  某人没搭理他,只是专注于手中的工作。
  魏林见状,摸了摸自己下巴,分析道。
  “不可能因为暗一跟暗六两个人在那儿,你才这么沉得住气才对。还是你…”
  说着话,魏林脑子闪过一道光,随即转头看向办公桌后的男人。
  “不会你真的是怂~…咳咳”
  最后一个字。
  因为某人突然射过来的冷眼,被生生卡在喉咙里。
  魏林被吓得呛的嗓子疼,看向某人,抱怨道。
  “我说老大,你做出反应前能不能有点提示?”
  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嘛?
  某人冷嗤一声。
  毫不留情的嘲讽回去。
  “你确定,我给的提示你能看懂?”
  魏林恣目。
  这人嘴巴也太毒了吧?
  恋爱中的人,性格不是应该都很柔软的吗?
  冥枭将身子靠在身后的椅背上,眯着眸子睨着魏林。
  一眼看透他心底所想。
  “近墨者黑这点,在你身上体现得倒是淋漓尽致。有时间想那些八卦,不如说说你今天突然过来的目的。”
  魏林无语凝噎。
  在这人面前,从来就没有人能守得秘密。
  “我刚从那边过来。曹芯蕊想要见你。”
  闻言,某人眯了眯眼。
  勾起一抹玩味儿的冷笑。
  看某人露出这表情,魏林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么快就动作了,还真是不死心!”
  魏林走过来,疑惑的挑眉问。
  “按理说从上次那件事后,曹芯蕊不应该还有胆量出现在你面前。他父亲已经废。不仅不躲,还往前凑,这女人打的什么目的?”
  某人神秘一笑。
  神色晦暗不明看着魏林。
  长指摩擦着自己的红唇。
  “老大,是不是我理解错了?你别这样看我,我怕下一秒你会弄死我!”
  某人冷嗤一声,嘲笑的意思不言而喻。
  只听某人解释道。
  “你理解的都没错。只不过,是曹芯蕊心里有件事,一直控制着她。没有得到答案,她不会轻易放手的!即便,那个被废的人,是她的父亲!”
  魏林挑了挑眉心,有些消化不良。
  还有别的事情?
  不就是想要进冥家门,做老大你的女人?
  “什么意思?这中间还有别的事?”
  某人沉思了一会儿。
  才幽幽的开口。
  “你知道曹芯蕊,为什么执念要接近我吗?”
  那还用说,不就是想嫁给你?
  魏林扯了扯嘴角。
  “老大你在逗我吗?曹芯蕊的心思,好像没有人不知道吧?”
  “呵”某人笑了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边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边说道。
  “你还记得曹芯蕊的爷爷,在大院住过一段时间的事吧。”
  魏林想了想,“记得。跟老爷子关系不错那个老头,叫曹…先止好像是吧?”
  某人点点头。
  “可这跟曹先止应该也没关系才对。这几年,借着这层关系,加上老爷子明里暗里,对曹家父女放任,他们敛取的已经不在少数。如果现在还想借着这层关系,想要进入冥家,那可真就有点不自量力了!”
  “我们都如此洞悉跟抵触,你觉得那对父女会不知道吗?经过上次的事,曹荣光自然已经知道自保为上。只是他那个女儿,却并不是他能操控的。”
  魏林眯了眯眸子,看着某人静静地听他继续说道。
  “其实刚开始,我也以为,曹芯蕊是想要进入冥家做主母的。不过,在上次的事后。面对曹荣光已经如同废人的惨状。对于一个从小跟父亲相依为命的女孩子而言,那一幕应该是足以震慑跟终止内心某些欲求才对。只不过,监视的情况却恰恰相反。无论曹荣光如何劝阻,曹芯蕊都不为所动。而且,当时曹芯蕊说的一句话,足够让我起疑。”
  魏林走过来,好奇道,“是什么?”
  某人侧过身看着他。
  似笑非笑的道。
  “她当时对曹荣光说,‘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喜欢他。你知道,他离开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他身边没有出现过女人,就说明我还是有机会的!’”
  魏林眨了眨眼,不解。
  所以呢?
  “这话哪里不对?喜欢你这么多年,因为成了执念。所以即便曹荣光残废或者死,她也不想放手!而且这么多年,你身边的确是没有女人。”
  重点是,你也不喜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