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0章 她喜欢的,是小煌!

  某人垂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只是勾着嘴角,淡淡的问。
  “你没抓住关键词。你没听明白我刚刚说的那句,‘他离开的这么多年?’”
  魏林锁紧了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某人继续道。
  “你应该不会忘记。曹芯蕊之前从未见过我。即便是曹先止在大院儿住的那段时间,我也不曾在他们曹家人面前露过面儿。你觉得,什么时候会让她有的一见钟情?又因为什么,让曹芯蕊对我这般念念不忘,执念如此深?”
  见魏林还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某人深剖。
  “况且,即便我去了部队,也并不是离开。每年的假期,我都有回大院儿。从部队离开到现在,也有两年时间。身处京都,即便我从不出现在媒体面前,这个消息也并不是秘密。”
  “可是,现在才出现在我身边。虽然不曾表露出什么,不过有眼睛的,应该都看得出,这其中每节每点,没有一处,是合得上的。”
  “那…”
  魏林看着冥枭。
  某人显然一副,早就知晓的表情。
  只是想到那个可能,魏林还是有些觉得脑子不够用。
  还是说,一直以来,他们都小瞧了曹芯蕊那个女人?
  只是那么小的年纪,就有这般心思,是不是又太高看了她?
  “所以,曹芯蕊是……”
  某人红唇勾起,眼底漫着深不见底得黑雾。
  “她喜欢的,一直是小煌!”
  这话从某人嘴里说出来,简直是冰冷刺骨!
  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死气。
  魏林暗暗吞了口口水。
  曹芯蕊这女人,简直就是作死啊!
  “那,司煌知道吗?”
  某人哼哧道,“在小煌知道前,就把这件事处理干净。”
  哦。
  魏林恍悟。
  他就说曹芯蕊那个女人,看她老爹都死了还不知道收手呢?
  原来是找少时的竹马啊。
  只是……
  “那曹芯蕊不知道司煌就是她要找的人的话,现在你们两个的恋情公布,她会不会把司煌当做情敌去…对付?”
  这个问题几乎都不需要问。
  虽然那个女人,表现出来的一切,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展现出心底真正的焦急跟迫切。
  然而事实…
  看她所做过的一切,就一目了然了!
  这个女人,内心的私欲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随遇而安。
  “情敌?”
  某人轻蔑得语气,带着嘲讽。
  “先不说她没有那个资格。最重要的是,曹芯蕊并没有我们所看到的那般简单。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想她应该心里有所怀疑了。最起码,对我跟记忆中的那个形象相比,差距还是很明显。虽然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机会见到小煌,不过,接下来会不会就很难说。只要她亲眼见过小煌,就一定能跟记忆里的影子重叠。”
  “如果这样。凭曹芯蕊那女人的心机,还不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让她安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魏林闻言,回道。
  “是这样。”冥枭点头。
  “虽然曹芯蕊那女人在小煌面前,伎俩根本不够看。不过,现在她跟陆广生余洋掺和在一起。很多事,也会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达不到目的是肯定的,不过给到的膈应,也一定不会少就是了!”
  “要不要跟司煌提一下?”
  冥枭摇头,突然说了句。
  “从一开始就当做麻烦的事,又怎么可能记得住?说不定会以为,是我在自寻借口。”
  这话说的就老扎心了。
  不过,按照少年的性子来说,的确很正常。
  况且当时。
  少年是真的觉得那个女孩子,很麻烦!
  因为,女孩子,似乎都是。
  燥舌又爱哭!
  尤其加上上次,某人跟那个女人一同被登上媒体头条。
  虽然说,少年也知道这事出自那个女人的手笔。
  不过,至于少年心底有没有其他的想法,那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说。
  对少年,某人是真的再了解不过了!
  “那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魏林从身后走过来,提点道。
  冥枭掀了掀眼皮,眼角轻佻的睨着魏林。
  眼底泛着奸妄的光。
  “见!怎么能不见呢?毕竟,做戏得做全套!”
  呃~
  某人的神情恍惚,透着狡诈与腹黑!
  简直不要太邪恶!
  心里已经默默为曹芯蕊以及另外两个人,点上一条又粗又壮的大白蜡!
  魏林跟着某人,出了办公室。
  另一边。
  M市。
  已经临近下午六点。
  此时的众人已经录制完《史上最坑》第四期。
  节目组将道具全部收拾好。
  众人随即有条不紊得上了车,然后赶回酒店。
  路上。
  司煌手机来了一个电话。
  一个不熟悉,却也不算陌生的号码。
  见少年盯着手机似在沉思什么。
  景琛凑过去瞄了眼。
  是个无备注的海外电话。
  没人接。
  电话自行挂断。
  屏幕暗了下去。
  随即又亮了起来。
  “认识?”
  少年眨了眨眼。
  边点了下头,边接起电话。
  刚把手机放到耳边。
  那端,带着特有的阴冷气息的声音,徐徐传来。
  “不方便?”
  这个男人的声音真的很矛盾。
  明明乍听是很阴冷的声音。
  说来也怪。
  一个人的声音,都能让听的人觉得冰冻三尺,寒到骨子里。
  可是,却又否认不了。
  这个人,声音的确低沉中透着一股很干净的气息。
  而且是,很孤独的气息。
  虽然当初只在电脑上,看到这个人模糊的侧脸。
  但那张轮廓精致又冷冽的侧脸,在少年脑海里,留下很深的印象。
  不难想象,这个人,容貌一定十分出色!
  尤其那种莫名的熟悉感。
  让少年,并不觉得讨厌。
  反而,每次的三言两语。
  谈起来,蛮舒服。
  “没有。”少年淡淡的回答。
  “呵呵。”
  男人轻笑一声,不难听出,声音里透着心情的愉悦。
  沉默片刻。
  男人问道。
  “听说最近,你身边不太安宁?”
  听说?
  少年挑了挑眉心。
  身子放松的靠在椅背上。
  “既然是听说,那就听过便过了吧。”
  “可我并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那些,惹人讨厌的虫子。司煌,你还是太仁慈。有些时候,仁慈只会给自己埋下更致命的伏笔。”
  这话?
  呵。
  少年轻轻勾唇,无声的笑了下。
  记忆中,好像某人也曾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还真是一路人。
  连说话的口气,都是这般相似。
  挑了挑嘴唇,少年回道。
  “无事,由着他们蹦跶吧。左右也不会再有多长时间。”
  听到少年的话。
  男人勾了勾唇。
  知道少年心中是有了自己的打算。
  也没在多说什么。
  “既然这样。记得照顾好自己。我还有事,先挂了!”
  电话来的突如其来。
  挂断的,也不拖泥带水。
  来去干脆直奔主题。
  倒是蛮符合这个人说话的气质。
  少年弯着嘴角。
  将手机装回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