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3章 你的病,我可能猜到了些.

  少年抚开某人的手。
  饱含泪珠的眼睛,就那么看着眼前的男人。
  只要一眨眼。
  泪水就滚落而下。
  一滴一滴。
  仿佛打在某人心上。
  又疼又烫!
  半晌。
  少年收回视线。
  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拿过一叠照片。
  气呼呼的扔在某人身上。
  然后一言不发,走到一旁得沙发上坐下。
  双手抱胸,脸扭向一旁。
  俨然一副气的不轻,更不想搭理的态度。
  看着散落一地的照片。
  某人瞳孔缩了一下,眸子也暗了下去。
  这些照片…?
  所以。
  小孩之所以从M市匆匆赶回来。
  刚刚在房间里,讨论的,是这件事!
  让他这么生气的。
  也是因为这个?
  没有理会地上的照片。
  某人走到少年面前,然后蹲着身子,单膝跪在地上。
  两手揽上少年的身子。
  刚想亲亲少年的额头,却被少年一个冷眼,怂塌塌的终止了动作。
  二爷哀叹。
  媳妇又生气了,怎么哄?
  某人叹了口气。
  “因为这件事,要跟我冷战吗?”
  闻言,少年缩了下眉心。
  却依旧没有理会某人深情的注视。
  “小煌。”
  某人捏着少年的下颚,把脸转向自己。
  顶着少年冷漠的小脸。
  某人无奈道。
  “你到底,在气什么?因为我多管闲事?”
  少年掀了掀眼皮,终于看向他。
  只是,紧抿的双唇,却透露着一丝怒意跟失望。
  挥手打掉某人放在自己下巴上的手。
  “你连我生气的原因都不知,又怎么可能感同身受?”
  某人缩眉,就听少年继续说着。
  “我记得初到大院儿时,你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你说,不管是军人的身份,还是作为冥家子孙。都不是能允许自身为所欲为的身份。有时候,哪怕对一个人痛恨入骨,却也不能以自己思想左右,而肆意改变初衷跟目的。”
  某人看着少年,少年同样看着他。
  四目相对里,有某人对少年话里的了然,还有…怀念的柔和。
  “为什么这样做?祸不及家人,不是你最看重的一点吗?”
  面对少年的质问。
  某人眯了眯眸子。
  淡淡的看着少年,却没有回答。
  少年原本的怒火跟不解,在某人淡然的目光中,渐渐变得冷下来。
  推开某人的碰触。
  少年寒着一张脸,淡淡的说道。
  “你的难言之隐,我没兴趣窥听。既然无话可说,你走吧。我累了。”
  又赶他走?
  某人皱眉。
  这是今晚第二次,也是这么多年以来。
  他被小孩,如此不待见的斥离呢。
  “小煌,你不觉得自己对我,有些苛刻了吗?”
  宽厚带着炙热得胸膛,贴上少年的后背。
  某人圈着怀里得少年。
  附耳在少年耳边,轻昵。
  声音里,透着一股委屈,还有冷意。
  对小孩,总是对自己这般不信任。
  真的是,特别,特别委屈呢。
  “总是因为无关的事,碍眼的人,就斥责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心也会痛?”
  某人趴在少年肩上,侧脸看着少年精致的脸颊。
  眼中是抑制不住的爱恋。
  “你说得对。祸不及家人,的确是我的行事之度。只是小煌,我也是有底线得人。也有我想要用尽生命呵护,而不允许让他受一丝伤害的宝贝。”
  “可是怎么办呢?总有人,喜欢挑战我的底线跟耐心。明明,我都已经给过后悔的机会,可他们偏偏喜欢,在自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还要逆势而行。”
  “煌”
  某人黏昵的含上少年的耳垂。
  轻声昵语。
  “我的底线跟逆鳞,连我自己都不能碰触。又何时轮到别人好欺?千不该万不该,他们最不该的,是把主意打在你身上。我怎么允许我的宝贝,被别人伤害呢?”
  少年僵硬着身子。
  某人暧昧又深情的气息,还在耳迹萦绕。
  又一次。
  这个男人,又一次,更加直白的表露对自己的心意。
  就那么赤裸裸,一点都不加掩饰。
  一个冷漠到无情无欲的男人。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般?
  “傻了?”
  看到发呆的少年。
  某人轻笑着,吻了吻少年的眼角。
  少年抬头望去。
  眼前的落地镜里,照射出两个人的景像。
  他就被某人,以绝对占有的姿态,圈在怀里。
  从没觉得,17岁的自己,177的身高是矮的。
  不过此刻,看着整整高出自己一头多高的男人。
  偎在他怀里得自己,显得的确足够娇小的。
  某人也看着落地镜里的少年。
  突然沉默下来的小脸,泛着浅浅的绯红。
  当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沉默了下。
  少年最终叹了口气。
  似无奈,似纵容的气息。
  “可你知道,这些事,我并不希望你出手。这件事我本身已经有所打算。你该相信我能处理好。更何况,谢忠所做的事的确是军方的安排。他们是有备而来,为的是什么你该知道。”
  “嗯。”某人点点头,贴着少年的侧脸,“我知道。军方那些小人,在我还没离开前,就一直寻找各种机会想要搞垮我。即便我离开,只要我还活着,他们就不会有安生日子过。”
  少年侧眸斜视着他。
  眼中的不赞同再明显不过。
  知道?
  不仅不回避,还刻意把事情做的这么扎眼。
  确定不是挑衅?
  读懂少年眼中的意思。
  某人轻笑道。
  “我知道这次是我有些一意孤行。不过,做之前我一定是有十足把握。更何况,这次不是还有你替我把善后的事处理好了吗?所以,别生气了。嗯?”
  少年推开某人。
  转过身,直面而视。
  突然,语气幽森的说了句。
  “我总觉得,我这次回来,是做的最不明智的决定。”
  某人瞳孔猛的紧缩起来。
  握着少年的手,不自知中,力气用了大力。
  他太清楚。
  小孩口中所说的回来,不是指这次M市。
  而是回到他身边。
  少年疼的皱着眉头。
  只是看着某人,却没有阻止。
  “你情绪真的越来越容易失控了。冥枭,你当时提的病情,我可能猜到一些了。”
  闻言。
  某人阴沉的脸,蓦然僵了一下。
  握着少年的手,也兀自松了些。
  将视线移开。
  避开少年的眼神。
  “所以呢?你是猜到了什么,心生抵触?”
  又是这种自我嘲讽的语气。
  少年对某人的这份抵触感,说不出的疑惑。
  当初告知自己的,明明是他。
  可是对这件事心有芥蒂的,依旧是他。
  明明自始至终,自己都不曾表露出一个字的介怀跟不满。
  可这个男人,总是如同惊弓之鸟般。
  每每谈及这个话题。
  总在有意无意中,竖起一身的刺,自我抵御。
  浅灰色的眸子眯着。
  少年目光清冷的看着他。
  很直白的往某人内心深处扎。
  “记忆中,这是第二次,你这般反应跟怀疑。既然你心里这么渴望,那就随你的意吧。”
  “冥枭,放不下的,一直是你。如果你自己走不出,以后只能变成别人攻击你的软肋。我不想成为你的软肋。所以,我觉得……”
  “你觉得?”
  某人冷嗤一声。
  打断少年下面的话。
  不用想,都能猜到这个小孩嘴里,不会说出让自己欢喜的话。
  看着少年的眼底,含着刺骨的冷。
  “你是不是非得让我做出伤害你的事,才能记住,我说过的话?”
  长指捏着少年的下颚。
  某人俯下身子。
  两张精致得脸,近在咫尺。
  少年看着某人如墨般,深不见底的瞳孔里,映出自己那张精致又完美的面庞。
  因为某人接下来的话,而羞愤的脸颊欲似滴血一般。
  某人看着少年,勾唇,笑的邪肆且咬牙切齿。
  “小煌,你知道吗?不止你的身体,你的这张小嘴,也真的是,非常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