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4章 只能乖乖说事情,不许做别的

  你的这张小嘴,也非常欠干!
  非常欠干!
  欠干!
  少年红着脸,紧咬着后槽牙。
  垂在身侧的两只手。
  紧紧的握成拳头。
  这个男人的嘴巴。
  真的非常、非常欠揍!
  某人松开钳制少年下颚的手。
  大掌抚上少年的后脑勺。
  然后压向自己。
  唇齿相依间。
  少年张嘴,毫不留情的咬在某人嘴上。
  只是,某人如同毫无察觉般。
  只是吻势,猛烈的如同下一刻要将少年吞入腹中一般。
  良久。
  直到怀里少年,彻底放弃挣扎,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
  某人才恋恋不舍的退离少年的唇。
  红舌伸出。
  扫了一圈嘴唇。
  将唇上的血迹精准的吞入口中。
  少年气息紊乱的瞪着某人刻意得动作。
  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某人早被万箭穿心了。
  “小煌。”
  索取到甜头的某人,理智也同时恢复正常。
  看到少年双眼喷火。
  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让某人丝毫不怀疑。
  如同能打过自己,小孩估计会恨不能将自己拆骨。
  某人摸了摸鼻子,怂了。
  小心翼翼的伸手,拉过少年的手指头然后握在掌心里。
  “别生气,是我的错。”
  少年沉默,斜睨某人突然正常的神情。
  心知,这是本体真的已经恢复了。
  见少年冷漠又目光略带幽怨的看着自己。
  某人将少年环在怀里,叹了口气,才开始慢慢解释道。
  “我承认。这次关于谢忠的事,的确是我冲动了。不过你应该知道,没把握的事,我从不会犯险。”
  察觉到少年挣脱得意图,某人立马改口安抚。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即便我真的想做,也会提前跟你说一声,好吗?”
  少年淡淡的哼了一声。
  不满里又透着娇气。
  身体却放弃了挣扎。
  某人低笑着,心柔软的将少年抱的更紧了些。
  “小煌。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记得我今天说的话。即便所有形势对我都不利,你也不要急着暴露自己。答应我,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找不到我,就待在安全的地方。安心的等,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少年抬头看着某人。
  某人刚刚的话,让他心里有了不安感。
  “你想做什么?”
  “怎么反应这么大?担心我?”
  某人拍拍少年紧绷的小脸,笑道。
  “放心。我现在有了你,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有任何危险?我还没让小煌你真正接受爱上我呢。”
  低头,某人将嘴唇贴在少年额头。
  声音温柔缱眷。
  “所以呢?”
  少年声音软绵,透着浓浓的困倦。
  “去床上躺着吧,我慢慢给你说。”
  少年点点头,由着某人将自己抱到床上。
  却不忘提醒道。
  “只能乖乖说事情,不许做别的。”
  别的?
  某人挑眉。
  眼中满是揶揄的笑意。
  边将少年轻轻放到床上,别点头答道。
  “小煌,不要总提醒我。毕竟我原本并没有打算做什么。你每次恰如时机的提醒,真的容易让我多想…认为你在对我暗示些什么的。”
  某人的话,成功的让少年羞红了脸。
  暗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人刻意加深的语气。
  让少年觉得自己刚刚的话里,的确有些暧昧不明,暗示的意味。
  羞恼的瞪了某人一眼。
  一脚踹在某人胸前。
  只是某人身子连动都不曾动一下。
  满脸笑意的接住少年冰凉的脚,放到自己上衣里,贴着皮肤用自己的体温暖着少年的脚。
  少年眸色淡淡的,看着某人自然到,似乎已经融进骨子里的动作。
  微微勾了下唇角。
  皱了皱鼻子,靠在床头上,抱着抱枕等着某人继续刚才的话题。
  某人没有急着解释。
  只是等到少年的脚变暖后。
  才将少年的脚放到被子里。
  然后自己也躺进去,顺势将少年搂在怀中。
  才开始慢慢叙之。
  “这件事我原本并没打算告诉你。既然今晚被提及,我想还是早些告诉你要好些。”
  看了一眼,并没有不满得少年。
  某人暗自松了口气,继续说道。
  “关于这次的事情。其实在你离开的当天,大哥便已经跟我提过。不过当时被我很强硬得回绝了。我当然知道,这件事大哥也不过是传话者。如果不是因为跟我们有关,大哥可能连这个话都懒得传。”
  “这次谢忠选择明应暗袭,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对那几个人,不管是爸跟大伯,大哥或者我,都心知肚明。”
  “实话讲。在这之前,这几个人并没有资格入我的眼。你也知道,上次的E国访华事件,与霍森.沃夫的劫机之事。影响都挺大。”
  “而霍森.沃夫之所以能被我们华夏抓获,当真跟黑手党的现任执掌人,是有必然的关系。而这后面,他们调查到,黑手党的执掌人,跟你关系匪浅。”
  “直白些说,能够演变成如今的局面,他们认为,你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且绝不可能逃脱干系。”
  听到这儿,少年倒是赞同的点点头。
  诚实的回道。
  “还算是有些头脑。”
  某人无奈的敛下眸子,点着少年的鼻尖。
  “是啊。的确是有些头脑。也得感谢,某个小孩当时倒是一点都不怕暴露自己,连基本的伪装都不屑做,嗯?”
  少年扶开某人的手,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某人见状,没有刁难,只是继续说着。
  “所以很自然,顺藤摸瓜。后面锁定在你身上,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而且你知道,华夏跟E国黑手党之间的恩怨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握手谈合的程度。”
  “原本华夏便是打算借着这次机会,将黑手党彻底除名除户。没想到,事情反转出乎意料。也就脱离原本华夏计划的掌控范围。”
  “这事儿,要调查跟军方关系并不大。总统也说这事儿,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如果黑手党说解决就能解决,也就不会把问题延续到现在都没解决。”
  “不过因为谢忠等人,联名总统。要公正,所以必须对你审查。确定没有问题,自然会放人。不过,谁都知道,他们醉翁之意,是以审查你的名字,打压我。”
  “所以,总统便同意他们的提议?”
  少年侧着头,看着某人沉沉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