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6章 那个少年,他是我的信仰!

  E国。
  黑手党。
  “咚咚”
  书房门被叩响两声。
  在里面的人应了一声后。
  房门推开。
  进来的人金发碧眼,肤色很白。
  应该是五十岁左右的年纪。
  但保养还不错的缘故。
  看上去,也不过四十的样子。
  这是霍森家族的续任管家——坦斯伯·蒙特。
  坦斯伯看了一眼伏在桌前忙碌的年轻人。
  眼中带着欣慰的笑意。
  一脸恭敬的轻声开口。
  “主人,老主人打电话过来,需要你回霍森家族一趟。”
  年轻人没有任何回应。
  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坦斯伯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
  往前又走了两步的距离。
  重复道。
  “主人。老主人口气听上去并不是太好的样子。我想,可能是发生了让老主人都感到伤脑筋的事。所以才这样急着让你回去,也许在什么地方只是听取一下你的意见。”
  桌前的年轻人,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抬头向坦斯伯看过来。
  一张过分帅气的脸。
  少了几分E国人,特有的硬线条的粗狂。
  多了几分混血的柔和跟精致。
  尤其那双眼睛。
  清透的没有一丝杂质。
  一眼望去,晶莹剔透的太过洁净,甚至有些过分的冷意。
  配在那张帅气又精致得脸上。
  简直是天衣无缝。
  “我知道了。等我处理完手中这些事情,我会回去。所以,坦斯伯管家,您可以出去了。”
  知道这已经是年轻人,最大的让步。
  坦斯伯点点头,深深看了又埋头工作的年轻人一眼。
  才静静的出了房间。
  明明是最像夫人的孩子。
  明明也是老主人,最心爱的孩子。
  为什么自从主人回来后,从不见有一丝笑容?
  跟老主人也是很疏离的样子。
  不管老主人怎样去主动示好与靠近。
  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善。
  心里,应该是对老主人有怨恨的吧?
  否则,为什么主人连,本该就属于他的姓氏都不肯接受。
  而是一直强调,他的名字,只有一个。
  一个叫做,司命的名字。
  唉。
  坦斯伯叹了口气。
  但愿。
  主人能够尽快接受老主人。
  毕竟这么多年,老主人的确过得很辛苦。
  想想曾经兴旺的霍森家族。
  如今也只剩主人跟老主人。
  真的是很凄凉。
  等坦斯伯跟着他的主人回到霍森家族时。
  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客厅主位上。
  霍森正坐在那里。
  一只手中握着一串佛珠。
  双眼微闭,靠在沙发上假寐。
  如果不是握着佛珠的手,缓慢而有频率的正在转头着。
  估计都以为这人是睡着的。
  听到脚步声。
  闭目的男人,在瞬间,睁开双眼。
  眼底含着精明的光,直直的落在走进来的年轻男人身上。
  那双倒勾的鹰眼,透着阴冷奸妄。
  讲真的。
  霍森的样貌跟气势,包括行事方面。
  都有其父,老霍森的影子。
  只是对比起老霍森的狠辣无情。
  霍森显得,要有人情味的多。
  毕竟。
  虎毒不食子这一点上。
  霍森就比他的父亲老霍森。
  从人性角度上来说。
  要有人情味的多!
  不过显然这样的想法,在霍森或者熟悉老霍森的人眼里,的确如此。
  但在其他人眼里。
  其实他们父子俩,属于一丘之貉。
  比如说。
  司命。
  他从回来见到这个所谓的父亲第一眼。
  就已经很驽定。
  这个名义上的父亲。
  跟他那个名义上的祖父。
  何其相似!
  他得感谢自己死去的哥哥。
  除了那样一个十恶不赦,恶贯满盈的男人。
  只是。
  为那样的人,搭上自己的命。
  他替未谋面的哥哥,感到不值!
  “曼奥,你回来了。”
  霍森看到回来的司命,脸上扬起一抹喜悦。
  是的。
  很明显。
  有眼睛的都可以看出。
  霍森脸上挂着的。
  那是发自内心,真正的高兴之情。
  司命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即坐到距离霍森最远的沙发上。
  很疏离,很防备的距离。
  霍森眸子顿了一下,脸上的笑也僵了一下。
  不过片刻,恢复如常。
  这个孩子。
  想来一定是对自己有诸多不满的。
  看着眼前这张跟记忆中,总能重叠的容貌。
  霍森的眼里,不知不觉间,溢满柔情。
  司命挑眉。
  不动声色的敛下眼中所有情绪。
  这个世界上。
  除了司煌。
  估计没有人能从他那张,冷的无情无欲,却又极度干净的脸上。
  窥探到一丝信息。
  除了在那个少年面前。
  他也不会放下满身戒备。
  宁愿如同一个傀儡般,演绎行尸走肉。
  也懒于与这些人,周旋在虚与蛇委钢丝线上。
  哪怕这个人,是他真正的父亲!
  知道自己若不开口,这个儿子永远不可能主动跟自己说一句话。
  霍森从沙发靠背上坐好身子。
  将手中的佛珠套在手腕上。
  一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却以华夏普度众生的神佛当做信仰。
  嗤!
  何其讽刺!
  “曼奥”
  霍森声色淡慢而沉稳的开口。
  “记得你刚回家族时,有说过。能够幸运回来,是因为你遇到一位华夏的年轻人。”
  见司命含着一张脸,戒备的看着自己。
  霍森摆摆手,解释道。
  “不要误会曼奥。我对你的朋友没有敌意。而且,他救了你的命,就是我们霍森家族的恩人。”
  司命闻言,眉宇间透露着一丝很明显的怀疑。
  这个明明是父亲的人,却是他最防备跟不信任的人。
  霍森自然也看到了司命脸上的神情。
  不禁心里涌起一抹苦涩。
  自己最疼爱的孩子,如同防狼一般防备自己。
  这种感受,当真是五味杂陈。
  收拾了下心情,霍森说道。
  “我这边收到消息。内容跟你这位朋友有关。”
  司命闻言,精神一震。
  一脸严肃的盯着霍森。
  就听霍森继续说道。
  “你自己也是清楚的。这次你可以顺利回到霍森家族,并接任黑手党的事,无论对E国还是华夏,都并不是秘密。而对于你跟黑手党,或者是说我们霍森家族。华夏军方的人,对你的朋友跟我们的关系,产生了怀疑,所以要调查他。”
  司命眉心紧蹙。
  手不自知的捏成拳头。
  果然,他还是连累了那个少年。
  霍森继续说道。
  “我刚刚得到的最新的消息。你的朋友并没有受到任何调查或者询问。军方似乎并没有切实行动到什么。当然,也可以说,可能没有来得及有所行动,就已经被迫终止了。我相信这样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所以,我想…”
  霍森留意着司命的表情,想了想,才慢慢说道。
  “我想,不管从哪方面讲,你的朋友或者是,你的朋友身后的实力,非常厉害。也可能是他身边的人很厉害。那个跟你朋友在交往的男人,你应该也清楚,他一个人的力量,足以抗衡五个鼎盛时期的霍森家族。所以,曼奥,我想这样的朋友,我们真的可以…”
  “我劝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疯狂的念头!”
  司命没等霍森将话说完,便直接出声打断。
  他看着霍森。
  一点都没有顾及的直面而言。
  “无论如何,在我这里,背叛是永远不可能的事。而你这样利用的想法,更是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想霍森先生,可能对朋友的定义有所误会。”
  司命寒着双眸,认真的说道。
  “那个人,对我来说,不只是朋友这么平凡的身份。他是我的主人,更是我的信仰!重新对人生定义的信仰!想要真正活着的信仰!”
  “所以,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在他身上打这样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