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8章 姓良的,老子告你囚禁!

  京都!
  私人贵族公寓!
  随着卧室内,又一次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坐在楼下客厅的良辰希。
  不禁捏了捏内心。
  起身,走上楼。
  卧室打开。
  满屋狼藉。
  古董碎了一地。
  电脑也被摔成两半。
  洁白的床单被子,扔在地上。
  上面多了不少脚印。
  而罪魁祸首,景小爷。
  正插着腰,一脸怒目而视的,盯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
  他想要用眼神。
  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片片凌迟!!
  没有看地上凌乱的画面一眼。
  良辰希迈着步子,缓缓走向愤怒的某小爷。
  “也折腾累了,下去吃饭吧。都是你爱吃的。”
  这样无谓的样子。
  让景琛心口的火团,滚的越来越大。
  他真的觉得,近期的良辰希越来越捉摸不透。
  行事粗暴。
  思想善变且怪异。
  即便是一同长大的景琛。
  有时候都感觉,良辰希越来越像变态一样!
  为什么?
  明明自己都把他最喜欢,最贵重的东西,破坏掉了。
  可他依旧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
  他是不是被自己刺激傻了?
  景琛气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良辰希,你看好了,这都是你最喜欢的古董!你不是平时最讨厌别人碰一下吗?现在它们都碎了!碎了!你不生气吗?”
  良辰希站在距离景琛一步之遥的地方。
  眸色浅浅,带着宠溺的看着景琛。
  “如果是你,我永远不会生气。你喜欢摔,我可以去收集更多的古董回来,让你摔着玩儿。你开心就好。”
  景琛噎语。
  看着良辰希的表情,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景琛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姓良的。
  忍不住气的吼道。
  “姓良的!你是不是有病?你凭什么关着老子?你这是囚禁?囚禁懂吗?老子要告你!让你坐牢!”
  对比起景琛的歇斯底里。
  良辰希只是轻描淡写,却非常笃定的回了一句。
  “我知道,小琛你舍不得的!”
  尼玛!
  景琛气的瞪着双眼!
  舍不得?
  谁他妈给你的脸呢,这么自信?
  “而且”
  良辰希看着景琛,突然意味深长得说了句。
  “如果你想告我,对比起现在的囚禁。早在当初被我诱*奸的时候,就该告我了。”
  “哦,不!说强*奸似乎更合适!”
  这话一出!
  景琛还能不疯,那可真是奇迹了!
  “姓良的!我杀了你!”
  景琛气的大喊着,抬起一脚就冲良辰希踢过来。
  良辰希微微侧了下身子,轻松躲过。
  语带调侃的,不忘继续刺激着。
  “小琛,你总不长记性。如果能打过我,你就不会被我关在这里了。这辈子,你都逃不掉的。乖乖认命吧,嗯?”
  “去你大爷的认命!姓良的,你给我听好!我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死也不会!”
  景琛吼完这句话。
  就见良辰希的眸色,瞬间变得阴沉又危险。
  看着景琛的脸上,也没了温度。
  景琛见状。
  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
  缩了一下脖子,瞅准门的位置,抬腿就跑。
  只是…
  下一秒。
  整个人被良辰希禁锢在怀里的景小爷,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还不忘大放厥词。
  “你大爷,放开我!姓良的,有本事放开我!”
  良辰希冷嗤一声。
  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小琛,我有没有本事你最清楚不是吗?不管是让你留在我身边的本事,还是,让你欲罢欲仙的本事。”
  景琛身子一僵,不安的看着良辰希漆黑的瞳孔。
  “你又想干嘛?”
  “呵”良辰希勾唇冷笑。
  “干嘛?当然是干…你!”
  “你大…唔!良辰希,你特么呜呜……”
  嘴硬的景小爷,永远被硬技术的良某人,压榨着。
  骂的越狠。
  被压榨的就越狠!
  只可惜。
  看似精明的景小爷。
  在这一点上。
  注定永远都明白不了了。
  缘这东西。
  很神奇。
  它要认准了你。
  那么但凡砸到你身上。
  就算折磨疯你,也不会跟你分离!
  而你要做的。
  不是反抗或逃避。
  而是。
  顺应而行。
  另一边的半山别墅。
  司煌从凌晨两点被某人带回来。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最近真的是睡眠不足。
  加上的确事情有些多。
  还要赶着时间录制节目。
  精神状态的确算不上好。
  从楼上下来。
  就闻到从厨房里传来一阵浓郁的中药味道。
  少年皱了皱鼻子。
  走到厨房门外。
  远远看见某人高大的身躯,正站在灶台前细心的盯着砂锅。
  身上穿着宝石蓝的衬衣。
  袖口随意挽了起来。
  裤子是灰色的西装裤。
  餐厅的椅子上,还搭着某人的西装外套。
  看来是刚回来不久。
  敛下眸色。
  少年转身,刚想悄无声息离开。
  就听身后。
  某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醒了。”
  少年顿了顿身子。
  “嗯”了一声。
  头也不回的出了餐厅。
  盯着少年清瘦的背影。
  某人勾唇,笑的无奈又宠溺。
  这怕喝药的小毛病。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刚走到客厅,就听到身后传来某人的脚步声。
  接着身体被某人,整个抱在怀里。
  亲了亲少年的侧脸。
  “刚刚从福记带回来的鸡肉粥。先喝点填填胃。等下阿辰他们会过来一起吃晚饭。”
  少年闻言,只是点点头。
  抬脚走向客厅的沙发。
  “小煌”
  某人抓住少年的手,轻轻喊了一声。
  想了下。
  还是觉得应该告诉小孩一声。
  少年侧过脸,看向他。
  默默等待着某人的下文。
  看着少年清冷淡漠的面孔。
  某人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今晚我喊了魏林一起过来。”
  少年挑眉不解。
  所以呢?
  某人摸了摸鼻子,对上少年清透的目光,还是有些怂。
  “你最近脸色不好,我想让魏林,帮你看一下。”
  哦。
  少年了然的眯起眸子。
  浅灰色的眸子里。
  有着某人的影像。
  看来,他对这个男人,还是做不到完善的防备。
  经历过大生大死无数的男人。
  又怎么可能真的,唯独在自己身上。
  变得迟疑不定呢?
  呵。
  这是已经怀疑自己身体有问题了吗?
  沉思半晌的少年。
  在某人越提越紧的紧张中。
  点了点头。
  淡淡说了一句“知道了。”
  便坐到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喝起粥来。
  见此。
  某人默默的松了口气。
  还好。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让他冥枭怕的?
  恐怕,也只有,这个小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