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9章 良辰希,你要让我怎么办?

  快六点的时候。
  良辰希跟景琛来了。
  没一会儿。
  穆奕承跟魏林也到了。
  让少年没想到的是。
  从他回来后一直缺席的钦召,这次竟然也破天荒的出现了。
  看到司煌时。
  钦召眸子亮了一下。
  不动声色的瞟了某爷一眼。
  边将手里的礼物递过去,边笑着说道。
  “小煌,欢迎你回来。上次没能为你接风,这是欠礼。希望你会喜欢。”
  少年伸手接过。
  淡淡的笑了下。
  “谢谢召哥。客气了!”
  穆奕承从一旁走过来。
  看了一眼少年手里的礼物盒。
  惊叹了一声。
  “啧啧。我说阿召,可以啊。为了笼络大嫂的心,你这真是够出血的啊!”
  钦召无奈的瞥了他一眼。
  笑骂道。
  “就你话多。”
  少年听到穆奕承的话后。
  又淡淡的扫了钦召一眼。
  侧眸,将视线放到身旁得某人脸上。
  感受到少年眼里的疑惑。
  某爷摸了摸少年的头。
  低声安抚。
  “不用有压力。阿召给的,你只管收下就好。更何况,表弟给表嫂送礼,不够贵重,不是自降身价?妈也不会同意!”
  一句表弟表嫂。
  让少年白皙的脸上,又爬上绯红的色彩。
  这个男人。
  就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少年羞赧的白了某爷一眼。
  拿着礼物直接回了房间。
  某人见状,颇为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天地良心。
  他这次真的没有逗弄小孩的意思。
  只是他的小孩。
  这么单纯,可让他怎么好?
  客厅沙发上。
  一脸疲惫的景琛闭着眼睛,窝在上面。
  良辰希见状,走过去。
  伸手过去,想要给景琛按摩放松。
  结果手刚放在景琛肩上。
  原本闭目浅眠的景小爷。
  如同惊弓之鸟般,猛的一下,瞬间睁开双眼。
  在看到来人是良辰希时。
  眸子里的冷意跟排斥,简直泄露的毫不掩饰。
  景琛甩了下肩膀,想要将良辰希的手,从自己肩上甩掉。
  对景琛的举动,良辰希不以为意。
  “你累了,我帮你放松一下。”
  景琛抬脚狠狠踹在良辰希肚子上。
  口气冲的不行。
  “你少特么占了便宜还在这儿卖乖!”
  良辰希嗯了一声。
  “便宜我是占了,但小琛,我并没有卖乖。”
  红白相间的色彩爬上景琛的面庞。
  本就觉得委屈的不行的景琛。
  被良辰希风轻云淡的样子,瞬间气的炸了毛。
  声音带着挫败跟无力。
  “姓良的,你非要惹我是吗?”
  良辰希捏了捏手。
  手指轻轻刮着景琛的侧脸。
  语气带着眷恋跟疼惜。
  “小琛,我不求你对我能有多喜欢,多主动。只要回到之前就好,行吗?别拒绝我,也别排斥我,我会做好这个身份。守护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
  “小琛,给我个机会,好吗?”
  景琛避开良辰希炙热的视线。
  垂下的眸子里,有着其他人看不见的慌乱不安。
  本就烦躁的心,此刻更加慌乱。
  景琛打掉良辰希的手,嫌弃似的擦了擦自己的脸。
  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都跟其他女人约会了。还问我要机会做什么?”
  良辰希抓住要逃离的景琛。
  站起身,挡住他的去路。
  “我说过,那件事事出有因。大哥也知道。而且小琛,我有你,就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更不会再喜欢其他人。你能看到大哥对司煌的感情,就明白我对你也是一样。”
  “不会再有其他人了小琛。我爱你不是一时兴起的感情。我并不逼你跟我一起堕落,但给我点希望跟力量好吗?”
  景琛闭了闭眼。
  苦恼的拉着脸,低喃道。
  “良辰希,你要让我怎么办?”
  这样的景琛,从骨子里透出的,是不知所措跟彷徨。
  这样的情绪,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
  景琛啊。
  应该是皮中带痞。
  肆意又有自己原则的男孩子。
  良辰希叹了口气,心疼的将良辰希搂在怀里。
  低声安抚。
  “别想了小琛,我不会逼你,不会逼你的。”
  不会再逼你做选择。
  爱你,我会以自己的方式。
  让你舒服。
  而不是因为压力而想逃离。
  厨房里的穆奕承远远看着这边的两个人。
  不禁摇摇头。
  “何苦呢?只要勾勾手,女人大把大把的来。非要跟男人谈,还是自己兄弟,这不是找虐吗?”
  “啪”
  穆奕承刚说完。
  脑袋被钦召拍了一巴掌。
  穆奕承捂着脑袋,刚要质问。
  就看见钦召冲他使了个注意身后的眼色。
  穆奕承默默吞下口水。
  转过头。
  就看见冥枭冷着一张脸,双手插着口袋,站在自己身后。
  “大,大哥…你怎么在,在这儿?”
  明明刚刚没有人。
  某人冷眸微挑,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视线越过他,落在魏林身上。
  “上去给小煌看一下。”
  魏林点点头。
  “好。”
  外面暗一走进来。
  径自走到冥枭身边。
  将手中的一个厚实得档案袋交给他。
  “老大。”
  “嗯。”
  冥枭接过,暗一随即也转身离开。
  几个人就见某人低着头。
  看着手中的档案袋沉默着。
  突然想起,前段时间。
  有听大哥提过的。
  要对少年离开这几年境况调查的事情。
  那现在,在大哥手中的档案袋里装的。
  应该就是调查的结果了。
  所以。
  大哥才会这么紧张吗?
  是期待,又害怕吧。
  扫了几个人一眼后。
  某人一言不发的,拿着手中的档案袋去了楼上的书房。
  另一边的卧室里。
  魏林正在给少年把着脉腕。
  少年斜靠在沙发上。
  双目微闭,姿态随意。
  慵懒似猫,妖魅似狐。
  真的是,撩人的发紧。
  半晌后。
  魏林又换了少年的另一只手腕把着脉。
  仔细看。
  还能发现,魏林额际。
  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
  半个小时后。
  魏林的脸色已经变得相当沉重且不安。
  少年的两只手腕,即便再号下去。
  结果都是一样。
  心里虽然清楚,但魏林还是在坚持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什么。
  或许是不相信,或许…
  这是唯一一次,他希望的是,自己医术不精。
  所以,判断失误。
  少年睁开眸子。
  淡淡的看了魏林一眼。
  声色清淡道。
  “不用对自己的医术有所怀疑。”
  魏林闻言,缩紧眸子。
  看着风轻云淡的少年。
  “你…”
  “咔嚓!”
  房门被打开。
  某人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门外。
  视线在房间内两人脸上停留片刻。
  才寒着一张脸。
  迈着长腿,缓缓的,向沙发上的两人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