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22章 你知道,我随时可能会死的

  这个话题。
  其实之前某人就提过。
  他记得自己当时回答的似乎是。
  一个“好”字。
  而现在这个问题又被重新提及。
  是某人原本对自己的回答就没有相信吧。
  所以,现在。
  得知自己的身体情况。
  才会更加焦急的,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
  还是…这个男人。
  自己本身。
  就不曾安定过。
  才会在有任何一丝风吹草动时,也会惊蛰突起。
  少年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口,有着一阵一阵的的缩疼感。
  他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
  实话讲。
  在此刻之前。
  他并不觉得,自己的情况有任何,可以引起自己惶恐不安的地方。
  他甚至觉得。
  生死而已,没什么值得慌乱且不甘的。
  生死同行,是人生必定要经历跟承担的课程。
  早晚罢了。
  接收了生命的光彩与恩赐。
  就得接受死亡的逼迫与急促。
  可是现在。
  为什么,刚刚那一瞬间。
  心口短暂的疼痛感。
  让他,有了一丝慌乱跟怯意呢?
  是因为某人给他的美好太多。
  心中有所贪恋,所以才有所不舍了吗?
  少年抿紧唇。
  神色复杂的皱了皱眉头。
  这突然的表情。
  让在座的众人,不禁都看的心头跟着一紧。
  这反应,是不同意吗?
  这想法,几乎是所有人同时在脑子里蹦出来的。
  可见。
  这段感情中。
  少年的冷漠跟无视,已经在几个人心里。
  有了很深的印象。
  几乎,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
  “二哥”
  少年淡淡的叹口气。
  “之前我没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我随时可能会死的。”
  所以。
  之前,我才一直拒绝你。
  所以,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一个随时都可能倒下去的人。
  感情,谈了,是奢侈,也是不负责的表现。
  他,不能。
  也没有资格。
  已经确定踏进地狱的人。
  怎么可以,连死,都要把对自己最好的人,拉下去垫背呢?
  他承认。
  他爱这个男人。
  可能比自己所感受到的,说出口的。
  还要深。
  还要久远。
  可这有什么用呢?
  给的希望跟美好如果太多,就会在将来的某天后。
  折磨这个人,也会更深吧。
  毕竟。
  真正死掉的人,都是被解脱的人。
  活着的那个。
  承担痛苦跟绝望的双重打击。
  才是,最生不如死的。
  他已经自私的。
  在一开始,没有选择拒绝这个男人。
  现在,如果真的再接受下去。
  会不会真的是,万恶不赦,太过自私了!
  捏紧的手指,突然被某人握进大掌中。
  浅灰色的眸子,落在男人深情,溢满柔情的眸子里。
  “这么快又忘记我说过的话了?”
  男人浅笑着。
  屈指刮了刮少年的鼻尖。
  宠溺道。
  “我这样绝情的人,是很难动情的。可能一辈子,从生到死都很难遇到这样的人。所以我想,我一定是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吧。不然,我怎么能在那么对的时间,不早不晚,就刚刚好会遇到你呢?”
  少年动容的眨了下眸子。
  长睫很微动的颤了一下。
  “小煌。‘要么不开始,要么走到底’。我相信说这话的你,也跟我一样。认定的人,活也好,死也罢。都不会将放手跟背离这样的方式纳入生命里。”
  “所以,不要想着,以你现在的境况跟状态来拒绝我。虽然很有说服力,但你知道,对你我这样的人,这样的措辞跟方式最没用。”
  “死亡是我这里,唯一认定的方式。但你不能左右我,会跟你一起离开的决定。”
  某人看着少年,闪着不安的眼睛。
  轻昵又坚定的说道。
  “小煌,我是你逃不掉的宿命。而你,也是我不想逃避的终结。死就死好了,只要我们在一起。”
  更何况。
  有我在。
  又怎么可能,会让你有一丝意外?
  鼻子突然有些酸胀,透不过气的感觉。
  少年动了动嘴角,却并没有说出什么话。
  可能是想说的太多。
  而要开启的那个字,才是最难的。
  “小煌,我说过不会逼你。只要你别丢下我就好。所以,不要有压力。我并不是要你现在就做决定。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吗?”
  少年看了某人一脸期待的模样。
  点点头。
  无力道。
  “我想先回房休息一下。”
  将少年的表情收尽眼底后。
  某人捏了捏少年的耳垂。
  “我送你上去。”
  “不用。”
  少年制止住某人要起身的动作。
  自己站起身,离开。
  他甚至顾不上跟其他人打声招呼。
  脚步带着凌乱,甚至有些急促。
  心脏的位置,还有身体的感受。
  都在提醒他。
  他的状况。
  此刻并不是很不好。
  “砰。”
  房门关上。
  少年靠在门板上。
  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
  一向淡漠如水的少年。
  似乎这一刻,失去了原有的一切淡然。
  如果此刻有人近距离的靠近。
  很轻易的。
  就会发现到。
  少年握着手机的手。
  有些不受控的颤抖。
  “煌…司煌?”
  “乾郎,我现在需要你…过来…”
  少年的声音。
  克制中,还是有些气息奄奄的。
  作为熟悉的乾郎,听到少年的声音,在那端顿了顿,随即问。
  “过去?你是指半山别墅?冥二爷都知道了?”
  不,不会!
  回答乾郎的。
  是少年手中的手机,脱落后掉在地上,发出的“哐”的一声。
  “司煌!”
  “……”
  楼下。
  “大哥,你…没事吧?”
  少年上楼后。
  某人的脸色,便谈不上有所温度。
  遇到这样的事情。
  正常人,都会备受打击。
  能维持淡定,更是难事。
  仅管在少年前,某人所表现的。
  是一副一切都在他,掌控范围内的自信感。
  可是事实上。
  真正的感受。
  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作为深知某人的一群兄弟。
  对这一点,也都明白。
  所以。
  在他对少年如此强势且柔情的,给与足够的力量跟安全感时。
  他们除了心疼。
  只能选择沉默的配合。
  可是这个男人。
  明明,心疼的,都已经碎了。
  毕竟那个少年。
  是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存在啊!
  赖以生存的希望。
  现在突然有了随时离开自己的隐患。
  却还要强颜欢笑,假装一切的一切。
  有他在,都不足为惧。
  这样的魄力跟坚强下。
  还要承受自身随时会复发的病情。
  果然是这样吧。
  哪有什么幸运降临?
  这个世界上。
  所有磨难,都在不惧生死的坚定面前。
  化作幸运而已。
  若不努力,何来幸运呢?
  那这个坚强,且不惧生死的男人。
  是会被幸运。
  眷顾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