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23章 他不能动情的

  某人摇摇头。
  叹了口气。
  身子靠在椅背上。
  看向魏林。
  “现在的情况,如何?”
  魏林知道。
  大哥问的,是关于少年身上的毒。
  “我只能确定,的确是毒。但是什么毒,有什么作用,并没有确定。”
  “大哥你也知道,中医我略懂,并不是很擅长。如果要有更明确的结果,就得抽血化验。”
  某人闻言,挑了下眉头。
  沉思半晌。
  自然也知道。
  验血可能是目前为止,最快的方法。
  “吱”
  “砰”
  院子里。
  传来汽车紧急刹车的声音。
  还有。
  急促的摔门声。
  众人,跟着已经站起身的某爷。
  走出餐厅。
  外面。
  乾郎跟冥烈急匆匆跑进来。
  看到从客厅走出来的几个人后。
  冥烈跑过来,质问。
  “哥,我小嫂子呢?你把他怎么了?”
  冥烈的态度,让冥枭忍不住挑眉。
  目光触及到冥烈身后的乾郎时。
  突然想到了什么般。
  没等众人有所反应。
  只看见某人几步,已经跑上楼。
  接着,楼上传来某人焦急又害怕的怒吼声。
  “小煌!”
  还没等魏林有所动作。
  乾郎已经跑进房间。
  见某人将已经昏迷的少年搂抱在怀里。
  那张精致的脸。
  此刻泛着惨白。
  乾郎心里一惊。
  顾不上其他,大喊了一声。
  “抱床上去,平躺好!”
  冥枭也没在意乾郎不爽的语气。
  只是听话的将少年小心翼翼放到床上。
  然后乖乖站到一边。
  让出位置,给乾郎。
  只见乾郎熟悉的先看了看少年的瞳孔。
  又把了下脉搏。
  随即从带来的药箱里,找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
  里面装着,小拇指指甲大小的。
  深褐色的药丸。
  刚把药丸放到少年嘴边。
  乾郎的手就被一只白皙的手掌握住。
  挑了挑眉,乾郎看向已经睁开眼的少年。
  “放手。”
  见少年虚弱的样子。
  乾郎没忍心大声斥责。
  看了一眼还停留在嘴边的药丸。
  小小一只,黑黑的,看不出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
  这草药味道。
  太浓郁。
  少年苦着脸。
  “乾郎…”
  少年刚张嘴,乾郎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随即打断道。
  “这是爷爷刚做好的。”
  所以,必须吃。
  少年无奈。
  张开嘴,就着乾郎的手,将药丸吞下。
  少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乾郎无语至极。
  然后就看到,某爷拆了一颗巧克力递到少年嘴里后。
  还一脸心疼的,附在少年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乾郎此刻总算明白。
  冥烈这几天在自己耳边,念叨得狗粮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火急火燎赶过来看病。
  却被硬生生塞了一碗狗粮。
  这遭遇,特么的,让他简直无话可说。
  只是旁边这几个人,显然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乾郎,这次又麻烦你了。”
  看着少年一副孱弱的样子。
  跟他认识得那个无论何时,都漠视无牵的清冷高贵形象,天差地别。
  心里有些疼。
  这不应该是属于这个少年该有的样子。
  不止他劝过。
  可是少年决定的事。
  从来,都不会因为任何人。
  而轻易改变。
  乾郎边将少年要吃的药,按一次次服用的剂量,分别装好。
  听闻少年的话。
  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苦笑了下,随即又继续着手里的事情。
  “从我认识你时,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话题说到这儿。
  气氛就莫名的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某人看向在忙着给少年分药的乾郎。
  每一份的种类,剂量都不一样。
  虽然对医术并不怎么懂。
  但这些草药,他还是多少认识些的。
  有些不是常见之物。
  有些,甚至算是毒性很强的草。
  可是现在却被搭配在一起,要喝到小孩的肚子里。
  心里的疑惑,担忧。
  让他快要控制不住了。
  将所有药打包好。
  乾郎才抬头看向少年。
  长睫遮住微垂的眸子。
  也遮住了少年,眼底所有的情绪。
  乾郎抿了抿唇,将心里的话还是说出了口。
  他看向冥枭,一脸严肃的说道。
  “从今晚的情况来看,我想司煌的情况,冥二爷应该也知道了。”
  冥枭点点头,视线落在少年身上。
  “不过,有一点,冥二爷可能并不知道。”
  少年突然抬头看向乾郎。
  眼里出现了,不属于这个清冷淡漠的少年,该有的慌乱。
  乾郎眯了眯眸子,不去看少年的眼睛。
  而是看向疑惑而期待的冥枭。
  “司煌他,是不能动情的!”
  这句话。
  不只是冥枭。
  房间内得其他人,也都一副茫然跟不可思议的表情。
  少年垂在身侧得两只手。
  握紧,又松开。
  然后,又握在一起。
  随后,闭着眸子靠在床头。
  一副放弃挣扎的样子。
  见到这样的少年。
  冥枭知道,这件事一定是真的。
  只是…
  “到底什么意思?”
  冥烈忍不住问道。
  “我认识司煌的时候,他应该是十二岁吧。”
  乾郎放空着眸子,思绪也在一瞬间,陷入了会议里。
  “那天我正好要去爷爷那儿。经过那边山脚下,发现在河里飘着的他。看那样子,至少应该泡在水里有两三天了。”
  “虽然救上来的时候,还有一丝气息。不过秋末初冬的季节,我当时想,可能也活不下去的。”
  “我将他带回爷爷那儿。爷爷探了探他的脉。说他身上有重伤,气息虚无,随时都可能死。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内,有一种很致命的毒。”
  乾郎顿了下,摇摇头。
  “与其说毒,倒不如说是蛊,或者蛊毒。”
  “蛊毒?什么蛊毒?就是电影里说的那种东西?”
  景琛又急又气。
  奈何乾郎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他想知道的点。
  良辰希拉住景琛的手。
  示意他安静听下去。
  乾郎笑了下,看着景琛道。
  “电影里的东西,也是从现实中得来的。景小爷倒是被保护的很好,想法也单纯。”
  这话,虽然并不好听。
  却没有任何鄙夷的意思。
  乾郎继续说道。
  “当时的我医术还不是很精良。也没有看出爷爷所说的重伤在哪儿。直到爷爷让我将司煌的上衣脱掉。我才看到,他心脏的位置,有一个很不明显的伤口。”
  “因为长期被冷水冻,他的血液几乎已经不循环了。也可能最开始时,血流的差不多的关系。所以伤口,的确是有些萎缩现象。不仔细看,是不容易发现。”
  “当时的情况,糟糕到我爷爷也束手无策。我们只能给司煌擦干净身体,换好衣服,给他恢复体温。不过这样的举措,在当时,的确是无奈之举。毕竟那样的情况下,没有马上死掉,已经是奇迹了。又怎么可能还会活下来呢?”
  说到这儿。
  乾郎勾唇笑了下。
  现在想起来。
  仍然觉得,有些庆幸,也有些不可思议。
  庆幸当时的没有放弃。
  更为少年的命运,感到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