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31章 突击队队长,耿云棠!

  午饭过后。
  部队所有官兵全部集合在特战队的训练场。
  站在训练场的高台上。
  看着眼前的人头攒动。
  少年感觉眉心突突直跳。
  忍不住将视线移到一旁的冥战身上。
  接到少年质疑的视线。
  冥战颇为无奈的耸耸肩。
  下巴冲少年身后的方向点了点。
  少年转过头去。
  就看到由冥昌跟冥盛带领着,一群部队高官。
  向训练场这边赶过来。
  少年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这是把他当耍猴来围观吗?
  直到冥昌一行人走到眼前。
  少年依旧一副,接受无能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对上少年,冷冷淡淡的目光。
  冥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喉咙下意识的滚动了下。
  一看见少年,冥昌脸上不自觉就换上一副随和的面孔。
  声音也温和了不止八个度。
  “小煌,知道你今天来,我们都很高兴。听说今天中午,还辛苦你教训了部队某个不听话的士兵?这事让我挺惭愧的。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干脆组织这群兔崽子来好好让你传授些实战经验。你受受累,帮国家跟部队多训练几个有用的家伙出来?”
  对于冥昌的态度。
  简直让全体官兵大跌了眼镜。
  司令。
  我们知道司少是您儿媳妇。
  但犊子,也不用护的这么明目张胆吧?
  还有。
  之前是谁,只要出去开会。
  总是吹嘘自己手下的兵?
  说什么虎将手下无弱兵的?
  现在竟然在司少面前,说他们都是软蛋。
  你这做准公公的。
  确定当着媳妇面,一张老脸不要了?
  虽然心有千千怨。
  也没人有胆量站出来质疑司令不是。
  更何况。
  官兵们想什么。
  冥昌并不知道。
  就算知道。
  估计也会很不在乎的说一句。
  他儿子都不要脸了,他一个公公身份的人,还要那些莫须有的东西做什么?
  所以说。
  老话说的好。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更何况。
  作为上梁都这么
  午饭过后。
  部队所有官兵全部集合在特战队的训练场。
  站在训练场的高台上。
  看着眼前的人头攒动。
  少年感觉眉心突突直跳。
  忍不住将视线移向一旁的冥战。
  接到少年疑惑的视线。
  冥战颇为无奈的耸耸肩。
  下巴冲少年身后的方向点了点。
  少年转过头去。
  就看到,冥昌跟冥盛带头的一群部队首长。
  向训练场这边赶过来。
  少年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这是把他当耍猴来围观吗?
  知道冥昌一行人走到眼前。
  少年依旧一副接受无能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对上少年,冷冷淡淡的目光。
  冥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喉咙下意识的滚动了下。
  看见少年,冥昌脸上不自觉就换上一副随和的面孔。
  声音也温和的不止八个度。
  “小煌,知道你今天来,我们都很高兴。听说今天中午,还辛苦你教训了部队某个不听话的士兵?这事让我挺惭愧的。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干脆组织这群兔崽子好好让你授授课。你受受累,帮国家跟部队多训练几个有用的家伙出来?”
  对于冥昌的态度。
  简直让全体官兵大跌眼镜。
  司令。
  我们知道司少是您儿媳妇。
  但犊子,也不用护的这么明目张胆吧?
  还有。
  之前是谁只要出去开会。
  总是吹嘘自己手下的兵。
  虎将手下无弱兵的?
  现在竟然在司少面前,说他们都是软蛋。
  你这做准公公的。
  确定不要尊严吗?
  虽然心有千千怨。
  也没人有胆量站出来质疑司令不是。
  更何况。
  官兵们想什么。
  冥昌并不知道。
  就算知道。
  估计也会很不在乎的说一句。
  他儿子都不要脸了,他一个公公身份的人,还要那些莫须有的东西做什么?
  所以说。
  老话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更何况。
  老话不是还说。
  下梁之所以不正。
  是因为上梁歪的太厉害!
  就比如不要脸这种特质。
  午饭过后。
  部队所有官兵全部集合在特战队的训练场。
  站在训练场的高台上。
  看着眼前的人头攒动。
  少年感觉眉心突突直跳。
  忍不住将视线移向一旁的冥战。
  接到少年疑惑的视线。
  冥战颇为无奈的耸耸肩。
  下巴冲少年身后的方向点了点。
  少年转过头去。
  就看到,冥昌跟冥盛带头的一群部队首长。
  向训练场这边赶过来。
  少年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这是把他当耍猴来围观吗?
  知道冥昌一行人走到眼前。
  少年依旧一副接受无能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对上少年,冷冷淡淡的目光。
  冥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喉咙下意识的滚动了下。
  看见少年,冥昌脸上不自觉就换上一副随和的面孔。
  声音也温和的不止八个度。
  “小煌,知道你今天来,我们都很高兴。听说今天中午,还辛苦你教训了部队某个不听话的士兵?这事让我挺惭愧的。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干脆组织这群兔崽子好好让你授授课。你受受累,帮国家跟部队多训练几个有用的家伙出来?”
  对于冥昌的态度。
  简直让全体官兵大跌眼镜。
  司令。
  我们知道司少是您儿媳妇。
  但犊子,也不用护的这么明目张胆吧?
  还有。
  之前是谁只要出去开会。
  总是吹嘘自己手下的兵。
  虎将手下无弱兵的?
  现在竟然在司少面前,说他们都是软蛋。
  你这做准公公的。
  确定不要尊严吗?
  虽然心有千千怨。
  也没人有胆量站出来质疑司令不是。
  更何况。
  官兵们想什么。
  冥昌并不知道。
  就算知道。
  估计也会很不在乎的说一句。
  他儿子都不要脸了,他一个公公身份的人,还要那些莫须有的东西做什么?
  所以说。
  老话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更何况。
  老话还说。
  下梁之所以不正。
  是因为上梁,歪的太厉害!
  尤其是不要脸这种特质。
  却没有先天遗传基因的优势。
  估计在后天很难练的如此炉火纯青。
  冥昌话刚落下。
  冥盛在一旁也附和道。
  “没错。小煌,怎么见效快怎么来。不用客气。”
  司令跟军长都开口了。
  剩下的几名领导自然也跟着附和。
  倒是苦了下面的官兵们。
  看着这群见风使舵不靠谱的领导。
  除了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还能怎么办?
  对于父亲跟二叔的奉承嘴脸。
  冥战实在是没脸看下去。
  干脆转过身。
  眼不见心不烦。
  怕侄子跟儿子怕成这样。
  他也真是开了眼了。
  而少年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几人一眼。
  随即淡淡的点了下头。
  随即很淡定的走到高台一旁,单收插着口袋。
  肆意又清贵的站在那儿。
  什么都不做。
  却已经是一副最惊艳的画卷。
  见众人视线都不自觉的黏在少年身上。
  冥昌心里觉得有些五味杂陈。
  突然就明白了自己儿子,为什么天天防贼一般的粘着少年了。
  “咳咳。”
  干巴巴的咳了两声。
  见众人视线终于落在自己身上。
  冥昌清了清嗓子。
  “好了,既然都到了。就开始吧。想要上台挑战的自己随意。记得友谊第一,比试第二!”
  说完。
  带着一群部队领导,事不关己的走到临近高台一侧的椅子处,纷纷落座。
  士兵们今天对他们冥司令简直是重新认识了一遍。
  刚刚明明对少年说的话是。
  受累好好训练他们。
  怎么到他们这儿就变成。
  友谊第一,比试第二了?
  这心偏的。
  简直比火车出轨都厉害。
  没给士兵们多做他想的机会。
  就有人从队伍中走出,直接上了高台。
  “是耿队长。”
  “看来这次的比试,的确是认真的了。”
  “耿队长的实力可是跟冥队长不相上下的。司少会不会吃亏?”
  “嗤,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这么杞人忧天,你是没看见中午餐厅里那一幕吧。”
  “餐厅?怎么了?”
  “算了算了。你还是看他们的比试吧。一会儿就知道了。”
  “哦···”
  听着下面传来的议论声。
  少年微微眯了眯眼,看向来人。
  身高目测在一米七八。
  身形虽算不上魁梧。
  但因为身材比例很好。
  加上常年在部队的锻炼。
  肌肉精劲有力。
  看上去,就很有力量感。
  而且,这个男人其实五官非常好。
  眼睛深邃有神。
  鼻梁高挺。
  印堂饱满。
  是很正义的形象。
  而且小麦的肤色。
  让眼前的男人看上去,特别干练有男人味道。
  第一印象。
  少年感觉不错。
  加上下面刚刚的声音。
  少年心里便很轻易确定了眼前男人的身份。
  就是跟冥战并称,陆战双狼的。
  突击队队长,耿云棠。
  想到之前从某人那里听到的一些信息。
  少年在心里,有了新的判断。
  耿云棠走上前。
  伸出宽厚的手掌。
  声音有着当兵的人,特有的洪亮跟沉稳。
  “你好司少,我是耿云棠。”
  少年看了一眼耿云棠。
  视线落在面前那只大手上。
  这样的迟疑。
  让下面的一群士兵不禁跟着紧张起来。
  尤其是中午目睹餐厅一幕的。
  此时,都不禁跟着捏了一把汗。
  然而。
  众人就看着少年也只是迟疑了那么一下。
  然后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
  握了上去。
  虽然只是轻轻的握了一下,随即收回。
  不过,却还是跌破了很多人的眼睛。
  什么情况?
  不是有洁癖吗?
  怎么这会儿,好了?
  还是因为。
  耿队长比林闯帅的缘故?
  只有深知少年个性的冥昌、冥盛跟冥战三个人心里明白。
  并不是少年的洁癖没有了。
  也不是其他外在的原因。
  只是因为。
  少年认可耿云棠。
  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还有对手。
  这才是唯一,让少年甘愿忍下自己从小到大洁癖的唯一原因。
  “司煌。”
  少年淡淡的点了下头。
  彼此有了介绍。
  两个人随即默契的走到对立面。
  彼此淡淡的相视一眼。
  然后。
  在众人毫无防备下。
  同时出手,攻向对方。
  “噗噗嗵嗵”
  拳头相撞的声音。
  撞击的那么有节奏,又有力量。
  耿云棠的实力,众人自然都是清楚的。
  只是,对上实战经验丰富的耿云棠。
  少年的游刃有余才是让众人大开眼界的。
  不过十分钟。
  耿云棠的额头已经有细密的汗珠浸出。
  动作也有了细微的缓慢。
  虽然旁人看不出。
  但作为本人的耿云棠,还有对手的司煌。
  最清楚这其中的变化。
  反观少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
  不但没有丝毫的疲惫之色。
  反而无论是在动作还是力度上,都隐隐有了越战越勇的趋势。
  如果先前的十分钟,只是双方对彼此的摸索跟确定。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
  就变成了双方果断的进攻。
  耿云棠深知自己的身体情况,已经不适合继续恋战。
  再躲过少年的虚晃一招后。
  瞅准时机。
  单手成拳,对准刚刚发现少年的弱点处。
  果断出手。
  速度之快,带着一股凌厉的劲风。
  看的台下的众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紧张的等着即将预见的一幕。
  然而。
  就在耿云棠的拳头贴上少年的侧腰处之际。
  一只纤细白净的手,稳稳的握住耿云棠那只有力的拳头。
  接着。
  少年抓住耿云棠的拳头,借力逆势扭向地面。
  在耿云棠被迫跟着压低身子之时。
  高抬膝盖。
  狠而准的顶在耿云棠的胸口。
  继而。
  在耿云棠身子落地之时。
  少年一个箭步闪上去。
  左手扼住耿云棠的咽喉。
  右手握拳,打在耿云棠的太阳穴处。
  尽管少年的拳头并没有真正打在耿云棠的太阳穴上。
  不管,咽喉上锁喉的力度。
  还是刚刚刮过耳边,因力道带动的风声。
  都让耿云棠心口不禁跟着一惊。
  尤其少年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仿佛这样的场景熟练到已成自然反应一般。
  中间没有一丝停顿。
  却又在最后关头,收紧力道。
  所有的招式行云流水,收放自如。
  耿云棠作为当事人,自然感受最真。
  当然台下的众人。
  看的也是相当过瘾。
  看了一眼神色沉重的耿云棠。
  少年收回双手,站起身子。
  耿云棠随即也从地上站起身。
  揉了揉闷疼的胸口。
  对少年笑了笑。
  真诚道。
  “司少果然是英雄少年。今天能跟司少切磋,是我耿云棠的荣幸。”
  少年淡淡的点头。
  声音轻淡道。
  “耿队长承让。”
  直到耿云棠归入队伍。
  众人还有些意犹未尽。
  也有些没回过神。
  原本想。
  就算少年再怎么厉害。
  最多也就跟耿队长打个不相上下。
  没想到。
  也就二十分钟不到的功夫。
  耿队长就以完败的结局收场。
  众人的确是没有想到。
  跟冥队长不相上下的突击队队长。
  竟然输了。
  如果是这样。
  那冥队长岂不是···
  想到这儿。
  众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落在一旁。
  抱着胳膊看热闹的冥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