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33章 小煌,跟我比一场吧

  博士一落地。
  剩下的四人,立即改变攻击方式。
  没有丝毫停留的。
  老班跟蜥蜴相视一眼。
  两人一前一后。
  同时攻向少年。
  蜥蜴的进攻速度非常迅速。
  且招式异常猛烈。
  而攻击点,出手皆是人体的软弱点。
  而老班招式沉稳。
  且简单实用。
  主要负责,牵制少年活动的范围。
  对于两人合作的默契。
  少年倒是难得有了一丝兴趣。
  勾了勾唇。
  在蜥蜴再次冲着自己喉咙而来时。
  腰身猛的后翻,折出九十度的直角。
  少年的动作。
  让蜥蜴猛然进攻的力道,攻击无形。
  只能半道收力。
  只是蜥蜴刚一收手。
  腹际传来一股拉力。
  腰带被少年抓住。
  接着。
  众人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八开外。
  体重近一百五十斤的大汉。
  被少年双手轻松提起。
  在空中画出一个优美的曲线。
  以相当不优美的方式被扔到台下。
  少了少年致命的一脚。
  尽管被扔的有些猝不及防。
  蜥蜴还是在落地前。
  及时调整自己的身体,双脚才得以平稳落地。
  剩下的局势。
  变成了一对三。
  开场太精彩。
  看的训练场上的人,热血沸腾。
  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这个漂亮的少年。
  越深入接触。
  越发现,简直就是宝藏。
  把揍人这动作都揍得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
  简直帅到起飞。
  现在心情最复杂的。
  估计也不在少数。
  其他人暂且先不谈论。
  就说台上的冥战。
  心情就相当的一言难尽。
  怎么说。
  自己的特战队,都是整个陆战最强悍的队伍。
  跟敌战恐怖分子交手。
  都是手到擒来的事。
  怎么到了少年这儿。
  群起攻之,都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呢?
  对于冥战的心思,少年并不知道。
  不过看他一张阴沉的脸。
  也不难猜出。
  心情绝不可能好就是了。
  插在口袋里的手。
  在刚刚摔出蜥蜴时,已经拿出。
  少年也没打算再插回兜里。
  眸色淡淡的抬了抬眼皮。
  目光在冥战两边的男人身上停留了几秒。
  脑子里将刚刚与几个人过招的镜头又回放了遍。
  中午吃的饭,都快消化了。
  看了看头顶上偏移的太阳。
  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呢。
  这次。
  没等对面特战队的人有所动作。
  少年已经在三人情绪最松懈时,一个闪现。
  人已经窜到三人面前。
  冥战跟老班几乎在少年到达眼前的同时。
  就采取了防御姿势。
  然而,少年原本的目标就不在两人。
  而是冥战右侧,身形魁硕。
  但思维稍微有那么一点迟缓的···老炮。
  “噗”
  很响的一声。
  皮肉击打的声音。
  只是一个眨眼。
  就看见老炮已经摔坐在台下的地上。
  手捂住左脸。
  目光颇为幽怨又带着些许迷茫。
  直直的落在台上。
  已经跟冥战跟老班两人激打在一起的少年身上。
  很快。
  继老炮后。
  特战队的又一难友,被少年一脚果断踢下台去。
  不过对于被踢下台的特战队长。
  还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怎么说呢。
  不管是出于身手还是跟少年的关系。
  冥战不应该是最后一个才对吗?
  怎么到现在。
  坚持到最后的人,却成了为人沉稳又寡言的老班呢?
  对于这一点。
  冥战心里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反正他心里清楚。
  对上少年,自己是不可能赢得。
  不过,意料之外的是。
  他们特战队联手。
  都没有拖过半小时。
  这特么不只是糟心。
  而是丢脸又尴尬了!
  最后的老班。
  对比起其他几个人。
  待遇显得就有些优待了。
  不仅没有被少年踢下台不说。
  最后人也只是被少年以扼喉的方式,制在台上。
  重点是。
  在台上也就算了。
  还是站着!
  这一幕落在台下的特战队眼里。
  就不止是一点点的差别对待了!
  尤其是对于被少年两次踢下台的银豹来说。
  个中滋味。
  真的是只有自己明白。
  老班对为少年点了点头。
  然后走下了台。
  归到特战队中。
  这场与特战队的比试。
  也让陆战队的全体官兵深刻体会到。
  少年的深不可测。
  不管是颜值、身手还是智商。
  随便拎出一样,都让他们望尘莫及了。
  更别提这些优势还被全部集中在少年身上。
  碰上,简直就是秒灭成渣的必然结局。
  这感受。
  对于跟少年交过手的几个人。
  心里感触最深。
  少年扫了一眼台下的人群。
  声色清淡。
  “还有要指教的吗?”
  指教?
  众人心里苦笑。
  就您这身手,确定还需要我们指教?
  不被你秒虐就算谢天谢地了。
  哪儿还敢有那些不切实际的痴心妄想?
  人群突然传出一声惊呼。
  还没等少年有所反应。
  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煌,跟我比一场吧。”
  独特的嗓音。
  少年都懒得回头。
  这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
  冥枭站到少年面前。
  目光灼灼,带着每每看到少年时,特有的柔情跟宠溺。
  手指轻轻捏了捏少年,带着黑曜石耳钉的耳垂。
  少年抬手,拍掉某人作乱的手。
  斜眸看着他。
  不耐道。
  “你很闲?”
  某人厚颜无耻的摇摇头。
  “那要看跟谁比。如果是小煌你,自然是没有可比性。”
  对上某人。
  少年就没有赢过。
  尤其在随时随地都能厚颜无耻的开撩层面上。
  深知自己望尘莫及的少年。
  脸色露出一抹绯红。
  羞恼的踢了某人的小腿一脚。
  看着害羞的少年。
  某人只是受用的笑着。
  “小煌,我说真的。跟我比一场吧。”
  见某人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少年自然知道,某人是来真的。
  不禁微微蹙眉看向某人。
  “有意思?”
  深知少年脾性的某人,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的少年,已经濒临底线的边缘。
  伸手将少年勾进怀里。
  某人软声解释。
  “不是有意思的问题。而是对我来说,能跟你真真正正的比试一次,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你知道,你对我的意义,到底意味着什么?”
  少年垂着眸子。
  没有立刻回答。
  心里却也多少已经明白。
  某人执意要跟自己比试的用意。
  这个男人,真是处处都带着试探。
  不仅脸皮厚的堪比城墙。
  心思更是深不可测。
  到现在都还对自己一直抱着试探跟怀疑。
  少年撇撇嘴。
  心头带了些郁闷之气。
  既然是他缠着自己要比的。
  那就一次性让他死了心。
  在这一方面上。
  他也是被某人不厌其烦的要求,烦的不行。
  伸手推开某人。
  少年退了两步,与某人拉开适当的距离。
  脸上挂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冷意。
  “既然这件事让你这么心有芥蒂。那今天,就一次解决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