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35章 他爹算个屁?你行你上!

  面对久违的冥二爷。
  众人还是本能的从心底打怵。
  尤其是当冥二爷,轻飘飘扫过来的视线里。
  简直就是带了刀片。
  要人命的厉害。
  即便心里怨念颇深。
  也没谁有那个胆,敢去杠冥二爷啊。
  冥昌走过来。
  后面跟着冥盛还有部队的某些首长领导的。
  直接越过自己儿子。
  走到少年面前。
  关切的问道。
  “小煌,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给你安排个房间,先去休息休息?”
  “不用!”
  没等少年回答。
  某人先一步拒绝道。
  “我马上带他回家休息。”
  少年侧眸睨向他。
  眉心带着一丝烦躁。
  收到少年的不满。
  某人立马怂下来。
  态度也跟着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揉着少年的头发,轻声哄着。
  “别生气,我错了。”
  呵呵。
  众人瞧着冥二爷自然到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怂相。
  不禁感到好笑又无语。
  冥二爷,你是不是被附身了?
  你这怂起来的模样。
  哪还有外面传的那般冷血狠辣。
  简直就是怂咖!
  还是天赋异禀的怂咖!
  毫无违和感!
  对于某人的认错,少年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
  没给与什么回应。
  而是看着站在眼前见怪不怪的冥昌,歉意的说道。
  “昌叔,您别担心。只是有点累,没关系。”
  闻言,冥昌还是有些担忧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只是看到某人眼中的神色后。
  也只是点了点头。
  “好。那就跟阿枭早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今天也是辛苦你了。”
  冥司令都发话了。
  身后的众人,哪怕心里还有其他别的意见跟想法。
  也只能乖乖咽在肚子里了。
  直到冥枭跟司煌两人离开好远。
  冥盛突然皱了皱鼻子,看向冥昌。
  “真的就这样算了?不觉得可惜?”
  冥昌无奈的叹了口老气。
  “不然能怎么办?你是第一天认识那个家伙吗?”
  这话。
  冥盛没法接。
  因为那个家伙,的确不是什么善角色。
  别看到跟少年一起时,装的跟个人似得。
  那是你没见他不跟少年一起时的样子。
  根本就不是个人!
  这…
  也真是只有亲大伯,才敢有这样一针见血的评价。
  突然从身后的人群里,弱弱的传出一声。
  “二爷不是司令您的儿子吗?再厉害,总不能不给自己亲爹面子吧?”
  这话说的,简直就是问出了众人心底的心声。
  冥昌回头扫视着众人如出一辙的期待眼神。
  不禁脑仁突突直跳。
  “哪个混账玩意儿说的话,给我站出来!”
  没人出来。
  大家都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
  冥昌也没办法。
  虎目毫无目标的瞪了一眼。
  冷哼道。
  “谁说亲儿子就得给亲爹面子?在那混小子眼里,只有媳妇!他爹算个屁?谁不服的,你行你上!”
  末了又嘀咕了句。
  “反正我不行!”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甩甩手,大摇大摆的走了。
  看着冥司令毫无顾忌自己面子的,如此直白的说出自己在二爷心中的地位。
  众人不禁唏嘘。
  司令。
  您是真的不打算要面子了吗?
  冥司令:呵,面子?我要人家就给吗?
  哼。
  所以说。
  风光无限又备受敬重的冥司令。
  其实心中的苦,又有谁懂?
  另一边。
  冥枭侧眸看了一眼靠着车窗闭目的少年。
  从开车离开部队。
  少年便是如此,一副疲倦的样子。
  某人知道。
  还是因为跟自己,近一个小时的比武。
  导致体力消耗的太严重的关系。
  想到这儿。
  深邃的眸底。
  又浮上那股难掩的黑雾。
  空出右手握上少年垂在身侧的左手。
  握在掌心捏了捏。
  “还在生气?”
  回应某人的。
  是少年将自己闭着眼睛的脸,彻底转向窗外的举动。
  这么孩子气的反应。
  让某人不禁觉得可爱又心软。
  恩。
  所以。
  还是在生气啊。
  “那···”
  某人顿了顿,握着少年的手,松开。
  然后放在少年的肚子上,轻柔了下。
  “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啪!”
  清脆的声响。
  某人的大手,被少年一巴掌拍开。
  看了一眼手背上,显示出淡淡的红色指印。
  某人扯着嘴角。
  无奈的笑了笑。
  在回去的路上,经过福记跟胡同坊。
  买了些少年爱吃的东西。
  然后回了大院儿。
  毕竟大院儿里某个老头。
  已经不止一次念叨着要见小孩。
  虽然他并不想当回事。
  当如果那老头电话打到小孩那儿的话。
  没有好果子吃的。
  还不是自己。
  在这一点上。
  某人的认知,相当准确。
  毕竟。
  对比起其他人。
  好像只有自己在小孩心里的位置排名。
  是垫底的。
  直到车子开进大院儿,停下。
  少年也卡着时间的,睁开了眼睛。
  对某个期待的男人,连眼神都没给一个。
  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
  见状。
  某爷已经麻木的摸了摸鼻子。
  拿上吃的东西,跟在后面进了屋子。
  冥老爷子跟蒙管家去隔壁的战友家串门子去了。
  其他人,这个时间都没有回来。
  家里此刻,除了冥枭跟少年。
  就只有佣人。
  也没管身后的某人。
  少年直接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楼。
  等某人将吃的东西放到厨房,然后回到卧室时。
  少年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大半埋进被子里。
  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换。
  一向干净到过于精致的小孩。
  难得会在这样来不及收拾自己状况下,倒头就睡。
  看的出,他真的是太累了。
  某人紧锁着眉头。
  这样的情况,到底还要多久?
  他的小孩,才能恢复正常呢?
  魏林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所以,束手无策。
  乾郎说。
  少年这样的情况,他跟乾老从发现少年的那天就一直在想办法。
  可是都快五年了。
  还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不是吗?
  除了那些暂时减缓少年疲惫,以及可能会引起更多其它恶作用的药。
  剩下的。
  是不是只有这样毫无方向的等待跟祈祷?
  这样怎么行呢?
  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他冥枭的作风。
  可是。
  除此以外。
  他又能怎么办呢?
  至今为止。
  小孩还是没有将,造成他这样的人是谁,告诉自己。
  为什么?
  究竟还有什么是不能告诉自己的?
  还是在小孩心里觉得。
  有些事,根本没有必要跟自己说?
  耳边是少年轻缓而平稳的呼吸。
  那张漂亮的,想让他永远藏起来的小脸。
  在睡着的此刻。
  那么安静,又乖巧。
  简直让他整颗心,都化成一汪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