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39章 隐退的纪念作

  是夜。
  私人会所包间。
  京都贵圈的几位爷,难得在近期忙的找不到北的时间里。
  能在专属的会所里。
  聚一下了。
  穆奕承瞧了一眼,坐在单人沙发上的某爷。
  问道。
  “大哥,大嫂去暗影多久了?”
  这话不能提。
  一提。
  某爷心情就郁闷的不行。
  这都一个礼拜了吧。
  从那天离开后。
  他就再没收到某个小孩的信息跟电话。
  打过去都是无人接听。
  打电话问残影。
  得到的答案是。
  “大嫂说。
  训练期间,不准使用任何通讯工具。
  这是部队的纪律。
  也是规矩。”
  狗屁规矩。
  一定是那个小孩让残影这么转告自己的。
  他倒是没看出来。
  他的小孩,还有收揽人心的本事呢。
  这才去了几天?
  就能让那群难搞的残影成员。
  对他如此言听计从?
  呵。
  他原本的担心,倒是显得太多余了。
  也是他关心则乱。
  那可是他的小孩啊。
  又怎么可能连单纯的收服人心,都做不到呢?
  只是。
  对自己这般不上心的,也是小孩独特的本事。
  不就是半个月。
  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
  他就再坚持一个礼拜不就行了。
  除了晚上总是躺在床上,失眠。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某爷傲娇的撇撇嘴角。
  看见某人这表情。
  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估计就是又不受他们伟大的大嫂待见了呗。
  几个人忍俊不禁,抿嘴暗笑。
  处处优于他人的男人。
  也只有少年,偶尔能让他好好体会一把,所谓的挫败感了。
  每每看到他们这样的大哥。
  说句幸灾乐祸的话。
  总能轻而易举引起几个人内心中,极大的舒适感。
  恩。
  没错。
  舒适!
  就是所谓的,扬眉吐气的感觉!
  看见自己表哥的苦恼模样。
  钦召在一旁岔开话题道。
  “听姑姑说,你接了一档综艺节目,是怎么回事?”
  钦召的话,成功引起其他人的惊诧。
  景琛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某人。
  惊讶的问道。
  “大哥,你,你让司煌隐退,难道是为了自己出道?”
  景琛的话,终于让沉默的某人,有了反应。
  眸子微抬。
  寒光冷冷的直射到景琛脸上。
  景琛吓得一僵。
  下意识的往良辰希身后躲了躲。
  良辰希挺了挺身子。
  还特意为景琛遮了下。
  对于某个小爷无意识发出的,对自己的信赖感。
  良辰希还是非常受用的。
  扫了一眼良辰希后,某人收回目光。
  搭着双腿,身子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
  点了下头。
  “前段时间贺之年给我来电话。一档综艺节目,希望我,跟小煌参加。”
  “什么综艺节目?能让一个从不接受采访的人,竟然同意甘愿出现在公众面前。总不能是因为贺之年的关系。”
  景琛一语道破。
  无意中瞄到某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宠溺。
  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一个念头。
  “大哥,不会这个节目的主题,是跟司煌有关的吧?还是说,跟你们两个都有关?”
  某人有些意料之外的看向景琛。
  一副难得赞赏的神情,轻笑道。
  “没看出来,跟小煌参加了一档节目,脑袋灵光了不少。”
  景琛语噎。
  幽怨的看了毒舌的大哥一眼。
  果然。
  大哥还是那个大哥。
  不会因为恋爱,而对他这个兄弟变得亲切。
  老天无眼。
  这么毒舌的男人,竟然没有让他注孤生!
  哼,不公平!
  良辰希哭笑不得的拍了拍某小爷。
  那样子。
  谁能看不出,心里又在念叨了。
  听某人的意思,良辰希道。
  “不会真的是感情类的节目吧?”
  某爷挑眉。
  “感情类,真人秀。”
  哦~
  这一解释。
  就看见其他几个人,均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连看向某人的眼神,都透着几分无言以对。
  景琛直接趴在良辰希的背上。
  捂着自己的嘴,以防笑出声。
  只是因为强忍着笑意而震动的动作,让前面的良辰希也是无奈至极。
  不过。
  倒是对于大哥竟然接受真人秀的节目邀请这一举动,还真是很出乎意料。
  虽然大哥对于少年的感情,他们都很清楚已经到达很深的地步。
  不过。
  这样的情感节目。
  真人秀啊。
  毕竟是将自己的私生活,二十四小时曝光在全国人民面前。
  对于一个卧室连亲爹亲妈都禁止入内的人。
  竟然会同意参加这样,被二十四小时监拍的节目?
  对于某人的这一举动。
  他们也只能说。
  如果要诠释世界上真爱的定义。
  那就是,他们大哥对大嫂的爱了吧。
  外人或许并不了解。
  但是他们。
  太清楚。
  这样的举动,跟选择。
  意味着的。
  到底是什么?
  虽然的确很难接受。
  不过他们也清楚。
  但凡大哥下了决定的事情。
  自然是没有更改的可能。
  更何况,还是跟某少年有关的事。
  “那,小煌知道了吗?”钦召问。
  某人边把玩着手里的火机,摇了摇头。
  神色带着几分不定,。
  “等小煌从暗影回来,再告诉他。”
  几人闻言,一阵无语。
  呵呵。
  到那个时候,不怕自己被扒层皮吗?
  先斩后奏,做的还能再彻底点不?
  知道这几个人心里的想法。
  某爷只是神秘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会同意的。毕竟,这会是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回忆。关于他隐退的纪念作。”
  唔。
  某人脸上的神情。
  很明显还掩盖着某些秘密。
  只是。
  要不要口风这么严?
  不告诉少年,还能理解。
  但是,连对他们都是如此守口如瓶。
  会不会,太不够意思了?
  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
  某人心里呵呵一笑。
  既然知道是秘密。
  自然是除了他自己。
  跟某些必要参与的人之外。
  对其他人。
  都要守口如瓶了。
  毕竟这件事。
  并不是一档单纯的,综艺节目。
  除了给小孩留下一个,即将隐退的回忆。
  还有所关联的。
  是还有,小孩的即将到来的生日。
  自己连第一次的首秀都牺牲了。
  自然要给小孩展现的。
  是一个,仅此一生的回忆。
  等小孩从暗影回来。
  节目也该开始了。
  咳咳。
  只要想到马上就可以跟小孩正大光明的秀恩爱。
  某人感觉心脏突然有些不听使唤的···
  跳动异常。
  小煌。
  我们的感情。
  希望不止在我心里是最完美的。
  对你而言。
  也一样珍贵,且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