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49章 爸,余生祝你好运!

  坐标。
  S市。
  时间:上午7:20。
  赖芷婷父母家。
  厨房里。
  赖芷婷的父亲,赖耀兴正在做早餐。
  赖芷婷的母亲,钟萃莲从卧室出来。
  走到赖芷婷房门前,敲了两下。
  隔门轻喊道。
  “婷婷,该起床吃早饭了。”
  没听到回应。
  钟萃莲提高了下嗓音,又说道。
  “今天还要跟宗国家见面,迟到不好的。”
  “恩···知道了。”
  听到赖芷婷闷懒的声音,钟萃莲无奈的叹了口气。
  随即进了厨房,去帮赖耀兴往餐厅端早餐。
  “你说这孩子,电视上看着自己生活蛮不错的,怎么一回家就换了个样子?”
  “都什么时间了,还在床上赖着呢。这以后结了婚,可怎么好呢?”
  听到老婆嘴里碎碎念的抱怨,赖耀兴边将炒好的菜装盘,边笑着回答。
  “你不要操心那么多了。婷婷以后成家,跟宗国的日子是两个人相互沟通着过的。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你就不要想那么多,好好把自己照顾好,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礼物了。”
  “在外面一个人,吃不好睡不好的,哪能舒服的。自从工作后,哪有什么时间在家里陪我们待几天的。这次还得谢谢婷婷参加的这个节目,让我们跟着也沾了光,可以跟女儿多待几天。难得的机会,就让她睡吧。”
  钟萃莲闻言,不赞同的瞅了他一眼。
  “你哟,就惯着你的宝贝女儿吧。亏得宗国脾气好,不然接你班可是件苦差事。”
  赖耀兴走过来,搂上钟萃莲的肩膀。
  笑着哄道。
  “宝贝也就宝贝二十来年。现在有宗国接手,剩下的时间,就全用来宝贝你了。”
  这话说的。
  听得钟萃莲感觉自己脸皮都是热的。
  平时也没见这么会说话,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赖耀兴这情话说的,让钟萃莲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毕竟这可是在录节目呢。
  这么多摄像机架着,什么都给播出去了。
  让全国人民看去,多难为情。
  钟萃莲红着脸推了赖耀兴一把,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责怪道。
  “都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避讳。好歹这还录着节目呢,可别给婷婷丢脸了。”
  虽是责备,脸上眼底却是遮不住的笑意跟幸福。
  赖耀兴自然是了解自己老婆意思的。
  边将胳膊从钟萃莲肩膀上拿下来,边安抚。
  “不会丢脸的。我们相敬如宾,婷婷才会安心。”
  没等钟萃莲说话,一道声音从两人身后飘过来。
  “恩,是的。”
  两人回头一看。
  就见赖芷婷双手抱胸,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一脸麻木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平时在我面前秀恩爱也就算了,现在还当着全国网友的面秀起来了。好歹这是我恋爱的节目,能不能不要抢我风头呢?”
  钟萃莲笑骂道。
  “这孩子,又瞎说。我们都这把年纪了,有什么恩爱可秀的。”
  赖芷婷皱皱鼻子,走到餐桌前坐好。
  “是哦,你们没秀恩爱,是我牙齿不好,突然好疼,还是被甜齁到的那种。”
  “你这孩子···”
  “好了”赖耀兴笑着拍拍钟萃莲的背,“坐下吃饭吧。”
  [猝不及防吃了一把叔叔阿姨的狗粮【捂脸】]
  [恩爱的咧,好甜哦【羡慕】]
  [少年夫妻老来伴【拇指】这才是爱情的模样【比心】祝福]
  节目中。
  钟萃莲边吃饭边问道。
  “宗国没说今天见面是什么事情?”
  赖芷婷摇摇头,“可能就是想两家一起吃个饭吧。毕竟从春节过后,我们两家都没有再一起吃过饭了。难得这次我跟宗国都有时间嘛。”
  钟萃莲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赖耀兴接话道。
  “等下吃过饭,你打电话问下宗国,是去家里见还是直接去饭店的。”
  赖芷婷点点头。
  “恩,等下我问问看。”
  饭后。
  赖芷婷打电话给钱宗国问过后,确定是先去家里的。
  一家人收拾好,带上要送的礼物,然后出了门。
  到达钱家时。
  钱宗国并没有在家。
  家里只有钱宗国的爸爸钱镇业跟妈妈康铃。
  “婷婷来了,怎么又带东西来的?家里都有的,人来就好了嘛。”
  康铃打开门,看到赖芷婷一家,高兴的迎进屋里。
  只是看到他们手上带的礼物时,颇为无奈。
  虽然赖芷婷跟钱宗国还没有结婚。
  但在两家人心中,早就是一家人了。
  所以对于每次上门,赖芷婷的父母都带礼物这件事,康铃就不赞同。
  可是无奈说了好多次。
  每次答应的好好的,只是每次来却依旧从不空手。
  赖芷婷喊了一声阿姨,然后进了屋子。
  钟萃莲笑着握上康铃的手。
  千篇一律的答案。
  “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就这道会是这个答案。
  康铃也已经对自己这个亲家母,相当了解了。
  赖耀兴已经去客厅跟钱镇业聊上天了。
  两家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倒是时下社会,尤其是在华夏,是亲家之间非常难得见到的景象。
  这画面,在节目后,一度登上热搜。
  赖芷婷看着彼此相谈甚欢的两对。
  独自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她,显得格外幼小且可怜。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掏出手机给钱宗国发微信。
  只是好几天信息过去,等了半天,钱宗国也没有回复信息。
  赖芷婷想了想,走到康铃跟钟萃莲那边。
  低声问康铃。
  “阿姨,宗国是去了哪儿?我给他发信息都没有回。”
  正在聊天的康铃,闻言神色一顿。
  眼神不动声色的避开赖芷婷的注视。
  支吾半天,才回道。
  “哦,那个,公司打电话有点事,所以他去处理一下。你如果觉得无聊,去他房间休息会儿,等下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闻言,赖芷婷微微缩了下眉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怎么总感觉今天的康铃有些怪怪的?
  不过赖芷婷也没多想,点了点头,转身去了钱宗国的房间。
  看到没有怀疑离开的赖芷婷。
  康铃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
  活了大半辈子。
  第一次撒谎,还是对自己准儿媳。
  这紧张感,比自己出嫁都紧张。
  画面中随即打出一行字。
  钱宗国到底去了哪儿呢??
  然后。
  画面退回到前一天晚上十点。
  钱家客厅里。
  吃过饭后的钱宗国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
  康铃看了一眼抱着手机发信息的钱宗国。
  “明天求婚的流程都安排好了吗?”
  钱宗国边发着信息,边回答道。
  “差不多了,我再确定一遍就行了。”
  “那你可要一定安排好了。”
  康铃不放心的嘱咐道。
  “放心吧妈。”钱宗国说着顿了下,抬头看向康铃跟钱镇业。
  提前打个预防针。
  “不过爸妈,你们可别忘了,明天一定要替我瞒住芷婷。别我那边万事备全,在你们俩这儿漏了馅儿。”
  一听这事儿。
  钱镇业倒是没什么反应。
  康铃却先打了退堂鼓。
  “儿子,你这事儿妈妈实在保证不了。妈妈这辈子还没说过谎呢。你还让我去骗芷婷,这以后芷婷要知道了,可还怎么相信我这个婆婆?”
  钱宗国刚要回答。
  一旁一直闷声看电视的钱镇业却突然冒出一句。
  “你妈这生你那会儿傻三年那劲儿还没过去呢。”
  康铃一听,立马变脸。
  拉了钱镇业一把。
  质问道。
  “你什么意思?当着儿子面儿乱说什么呢?”
  钱镇业扭过脸看了康铃一眼。
  提醒道。
  “你刚刚不是对儿子说,你这辈子都没有撒过谎?”
  “是啊。怎么,你有意见?”
  “我哪敢有什么意见?”说着这话,钱镇业却在康铃看不到的地方撇了撇嘴。
  继续说道,“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咱俩谈恋爱那会儿,你瞒着我跟别的男人约会的事,不知道算不算撒谎?”
  哟。
  一听钱镇业这话。
  钱宗国瞬间来了精神。
  带着一脸吃瓜的兴味。
  靠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对面的父母。
  准备好好听听爸妈这恋爱史。
  倒是没想到,参加这个节目,还有意外收获。
  康铃一听这话,脸色变得有些尴尬。
  神态带着一丝窘迫跟气恼。
  “你少在儿子面前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瞒着你跟别的男人约会过?你别给我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见康铃的态度,钱镇业压在心底多年的症结也忍不住要爆发。
  身子一转,直接对上康铃。
  指控道。
  “你爸妈当年嫌我穷小子一个,不同意你跟我处。就给你介绍了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小白脸。那天我约你,你说不舒服在家休息。结果跑去跟小白脸见面。别告诉我没有这事儿!”
  “你····”
  “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这么多年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钱镇业打断康铃,神态有些激动。
  “你前脚去跟小白脸见面,后脚你妈就跟我说了。这世上哪有什么不透风的墙?还好意思说自己这辈子没撒过谎?打脸不?打脸不?”
  显然这件事在钱镇业心里,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淡忘。
  反而时间过的越久,这件事在心里记得越清晰。
  康铃看着钱镇业边说边拍着自己脸的样子。
  明明有些滑稽。
  落在她眼里,非但不好笑,反而从心里窜出一股无名火。
  不过对于为什么钱镇业知道这件事,康铃心里也终于知道了原因所在。
  康铃气得从沙发上站起来。
  指着一副好似抓住自己出轨证据,理直气壮模样的钱镇业。
  咬了咬牙,气呼呼骂道。
  “钱镇业你个猪,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跟你从认识到现在生活了快三十年。你不相信我却相信别人?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那不是别人,那是你妈!”钱镇业理直气壮的顶回去。
  “你”康铃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气出心脏病来了。
  这个男人平时在生意场上足够精明,怎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猪脑筋?
  “难道我去见他就是约会?”康铃嗤笑一声,一脸讥讽的看着钱镇业。
  “亏你还是公司老总,就这智商,真是难为你生扛了这么多年!”
  “噗!”
  原本安静看戏的钱宗国,听了康铃的话。
  一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听到笑声的钱镇业跟康铃,同时转头。
  视线直直的落在,没来得及收回表情的钱宗国脸上。
  表情瞬间凝固。
  钱宗国看着同样神色阴沉的两人。
  颇为尴尬的咳了一声。
  开口劝道。
  “爸妈,你们两个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谈吗?这还录着节目呢,你俩别指望这一段可以掐掉不播的。”
  想了想,钱宗国忍不住又提醒道。
  “国民看了也就算了,到时候被芷婷看到,你俩这公婆形象,呵呵····”
  最后两个呵字,简直就是一言难尽啊。
  听了钱宗国的话,钱镇业脸色僵了僵,转变成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倒是康铃,深深的哼了一声,道。
  “别说我没做对不起你爸的事,就算是做了。他都不怕当着这么多节目工作者的面,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他被戴绿帽子。我怕什么!”
  也没看钱镇业一脸窘迫之色。
  康铃从沙发上站起来。
  吐了口长气,又道。
  “当年我是去见了你嘴里的小白脸不假。但我那天去只是告诉他我有男朋友,并且准备结婚。不管我妈当时对你说的什么。今天我把话给你说清楚。你愿意信就信,不信拉倒。给你们钱家我也留了后。不想过趁早离,别耽误我真的去找小白脸!”
  然后。
  康铃夹着一身的火气,头也不回的离开客厅。
  “诶····”
  还没等钱镇业说什么,康铃身影已经不见了。
  钱镇业一脸不知所措的看向钱宗国。
  语气蔫蔫道。
  “我就随口一说,你看你妈还真生气了···”
  看到钱镇业怂哈哈的模样,钱宗国忍着笑意。
  走上前,同情的拍了拍钱镇业的肩膀。
  “爸,余生祝你好运。”
  爸,余生-祝-你-好-运!!
  钱镇业:······
  他是不是刚才产生了幻听?
  [原来是钱公子安排了求婚【羡慕】]
  [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大笑】这儿子确定是亲的无疑了【捂脸】]
  [余生祝你好运【哭笑不得】确定这不是在老父亲的伤口上撒盐吗哈哈哈]
  [一个关于撒谎问题引出的陈年旧案,从而暴露了家庭地位的悬殊【大笑】]
  [S市的风气,男人基本都是怕老婆的【挖鼻】]
  [楼上兄弟给你科普一下:这不是怕,这是因爱,而选择的退让。照你说的怕,那冥二爷面对司煌时岂不是胆小如鼠了?【鄙视】]
  [虽然是吵架,但感觉有些甜呢]
  [钱爸爸最后,真的是怂的好可爱【捂嘴】]
  第一期到这儿,播放结束。
  对于钱镇业跟康铃最后的和解状况,显然节目组也并没有再详细了解。
  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就算后续不跟进,事实也已经明了。
  无非就是误会多年。
  一朝破解,一个委屈一个后悔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