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53章 从这一章,正式开始

  直到傍晚六点多。
  某爷才回到大院儿中。
  此时。
  钦雅跟锦兰芳正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饭。
  佣人们帮着打下手。
  每次的全家聚会,多数都是钦雅跟锦兰芳的厨艺专场。
  冥萱在客厅忙着摆碗筷。
  冥战跟冥老爷子在客厅下棋。
  至于司煌。
  下午被冥烈拉着出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到现在还没回来。
  某人进了大厅,环视一圈没有看到少年的身影。
  随即上楼换了衣服又下了楼。
  经过餐厅看到正在摆放碗筷的冥萱。
  “二哥,你回来了。”
  冥萱看到他,笑着喊了一声。
  “恩”某人冷冷的点了下头。
  随即问,“小煌呢?”
  冥萱答道。
  “下午被阿烈带出去了,还没回来呢。”
  闻言。
  某爷垂眸,神色带了一丝不悦。
  随即转身出了餐厅。
  看了一眼还在下棋的冥老爷子跟冥战。
  局势似乎还挺激烈。
  然后,移步走进了院子。
  两个小时四十多分钟后。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又抽出一支香烟点上。
  接着,便听到摩托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
  不一会儿。
  一束光线出现在大院门口。
  接着。
  骑着摩托车的少年,载着冥烈进了院子。
  “吱”的一声。
  一个漂亮的摆尾。
  少年单脚撑着地面,摩托车顺势停了下来。
  一气呵成的动作。
  即便好多年不碰。
  依旧运用的熟练且帅气。
  冥烈从摩托车后面下来。
  刚摘下头盔,就看到站在梧桐树下的冥枭。
  原本扬起的笑顿时僵在脸上。
  想到哥一定是因为担心小嫂子所以等在这里。
  而且冥烈注意到冥枭脚底下的一堆烟蒂。
  足以说明,冥枭等的时间还不短。
  想让到这儿。
  冥烈底气不足,弱弱的喊了一声“大哥。”
  又看了身后已经下了摩托车的少年一眼。
  对上少年淡淡一笑的眸子。
  冥烈会意。
  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哥哥,先一步进了屋子。
  少年将取下的头盔扣在摩托车上。
  抬手拨了拨自己头顶被压瘪的头发。
  然后缓缓走向某人。
  察觉到少年靠近的气息。
  长指一弹,将手中未抽完的烟蒂丢到地上。
  抬脚碾了几下。
  某人才微垂着眸子看向少年。
  好一会儿,某人手一伸,突然将少年搂进怀里。
  “恩?”
  少年疑惑发声,轻声问。
  “怎么了?”
  对少年问题,某人没有回答。
  而是反问。
  “去了哪儿?”
  “普陀山。”
  少年答道。
  闻言,某人将少年轻轻从怀中推开。
  “盘山公路?”某人眉头缩了下。
  “他带你去赛车了。”
  看某人紧张的神色,少年轻笑,问道。
  “小烈在你这儿有秘密吗?”
  “是我带他去的。你不用把问题想到小烈身上。对于我,你该很清楚。我不同意的事,没人可以左右的了我。”
  当然,司煌也知道为什么某人会对自己去普陀山的事如此紧张的原因。
  普陀山又名盘山公路。
  是京都豪门世家子弟的赛车之道。
  那个地方地势异常险峻。
  悬崖陡壁,别说连护栏没有。
  甚至于根本就没有一处,是让人觉得不危险的。
  最重要的一点。
  与其他的盘山道路不同。
  普陀山的盘山道路并不是后来人工挖掘,修建。
  而是从有普陀山开始,被人类上下山,用脚踩出来的一条,仅能供两辆摩托车并排而行的道路。
  路面参差不平,石块突起,两侧更是高低异常。
  哪怕是正常速度骑自行车在上面前行,都让人胆颤心惊,一个不留意就会摔下悬崖。
  人车巨碎。
  没有幸免。
  这么多年,死在普陀山崖下的尸体已经不计其数。
  那个地方传闻也阴气森森,诡异的很。
  尤其是因为摩托车赛,而掉下普陀山崖下的人。更是无法估算。
  曾经也因为普陀山地势问题,造成人员死亡率太过庞大,而被总统下令封锁了普陀山。
  只是平静了几年后。
  总有那么爱出头之人喜欢做别人想做而不敢做之事。
  而且在刺激跟冒险这种事情上。
  年轻人一向推崇跟向往。
  有钱的世家少爷,更是要无所畏惧些。
  而且,每次盘山公路的开赛日,场面都是火爆异常。
  况且玩赛车这种东西。
  不下点赌,更是不可能的。
  且赌资,若不够刺激有面头,更是没脸承认自己是摩托车中专职的玩家。
  怎么说呢?
  在京都这个地界上。
  外人看到的都是豪华且光彩的表象。
  只有真正到达他们的圈子。
  才知道。
  浮华的表象下。
  是怎样一副淫靡之态。
  对于盘山公路的赌注赛车,冥枭并非不知。
  无论如何,那也算是京都一大经脉。
  别人的生死本就与他无关。
  只是没想到今天下午到晚上,他们两个人竟然也去了那里。
  看来当初同意小孩将自己的座驾送给冥烈那小子,简直就是他有史以来做的最错误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晚这样的情况发生才对。
  见某人眉心裹着浓浓的怒意跟懊悔。
  那双深邃的如同旋涡般的眼睛。
  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少年,没有一丝的情绪泄露时。
  这样的冥枭,别说,还真是让少年有些怕。
  良久。
  就在少年第一次产生想要闪人念头时。
  某爷眨了眨眼。
  随即将少年的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中。
  边牵着往房子里走。
  边轻飘飘,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道。
  “先前你送礼物给阿烈,我不过问。他要怎样玩闹,我也懒得管。但你不行。危险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不许参与,更不许做。”
  冥枭脚下步子突然停下。
  导致低头沉思的少年,一不留神,直接撞在某人的肩头。
  某人转头,查看着少年额头。
  轻轻揉着。
  语气淡淡道。
  “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也不要想着应付于我,事后怎么做还照旧。你对阿烈的纵容太过了,这次不是吃醋。你知道我担心是因为什么对吗?”
  少年看着今日有些异常的某人。
  中午明明还挺正常的。
  怎么下午出去一趟回来,有什么地方就突然变了?
  可是某人俨然一副并不想跟自己多解释什么的态度。
  可问题是,自己并不清楚某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绝对跟自己心里想的无关,这是肯定的。
  可……
  半晌。
  少年闭了闭眼。
  最终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看着少年沉思的小脸。
  某爷不禁眉头皱的异常紧。
  原本以为小孩知道的。
  可是看此刻少年的反应,某爷清楚,对于那件事小孩并不知道。
  虽然小孩生性冷淡,却不屑撒谎跟隐瞒。
  所以,今天下午自己得到的消息,的确还没有到达小孩那里。
  是因为小孩那边的人还没有收到消息?
  还是他们在刻意拖延?
  如果是前者,说实话,他的确不信。
  但如果是后者…
  那就说明,他们跟自己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
  如果是这样……
  看来。
  今晚他得找个时间,避开小孩,好好去问一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