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55章 列铭阁

  司煌开着车子驶上高速。
  距离他们要去的地方,哪怕跑高速也要三个多小时。
  蒙管家看了一眼悬挂在高速路旁的指示标。
  低声对冥老爷子道,“看来还不近。”
  冥老爷子点点头,笑着道,“无碍。难得跟着孩子出来一趟。”
  蒙管家笑着应是。
  心里却想:出来也得看对象是谁。若不是少年,你换旁人试试?还不一拐杖直接揍一边去!
  冥老爷子自然不知道蒙管家心里又在念叨自己了。
  突然看一眼身后的摄像师,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看着挺小,有女朋友没?”
  被总统都敬重无比的老首长突然问话,摄像师明显有些手足无措。
  画面剧烈一晃,随即恢复正常。
  片刻,就听摄像师的声音闯进画面中。
  “···报,报告老首长,我今年26岁,有女朋友。准备年后结··结婚···”
  一句话,仔细听,还带着明显的抖音。
  冥老爷子却并未在意。
  闻言笑着点头。
  “不错不错。成家立业。而立之际做出一番成绩,人生也就美满了。”
  “是··谢谢老首长···”
  摄像师回答。
  冥老爷子笑着挥挥手,“我家里这几个孩子跟你年纪相仿,按辈你足可以喊我一声爷爷。所以别拘谨。”
  不知道摄像师什么表情。
  只是画面又晃动了几下。
  摄像师似是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带着一丝浅浅的哽咽。
  “谢谢冥···爷爷”
  冥老爷子听闻,笑着点点头。
  气氛似乎莫名就有了一丝感触。
  透过后视镜,少年不动声色看了后面的摄像师一眼,视线随即收回。
  冥烈侧着身子,往后探了探,打破气氛道。
  “爷爷您别得谁都问这种敏感话题啊。如果人家不想说,多尴尬。更何况这种问题一般不应该都是大妈奶奶爱问的问题吗?怎么你现在也这么···”
  “啪”一巴掌。
  将冥烈嘴里的话硬生生打散了。
  冥老爷子不爽道。
  “怎么说话我还用你教?小兔崽子,你爷爷我是一般人?谁规定爷爷不能问?”
  冥烈捂着被打的后脑勺,看着冥老爷子不讲理的样子。
  噘嘴,“爷爷你真不讲理,说不过就动手打人。”
  冥老爷子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我想揍你就揍你,还需要讲不讲过这种由头?”
  见冥老爷子俨然开始以身份压人了,冥烈委屈巴巴的看向开车的司煌。
  “小嫂子,你看爷爷,打得我头疼···”
  听到冥烈惨兮兮的语气,少年伸出右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随即,少年透过后视镜看向坐在自己身后的冥老爷子。
  浅浅的勾了勾唇,道。
  “爷爷,您忘记我们这是在录节目了?虽然爷爷您做什么都没错,可您不知道,这种综艺节目最后呈现在观众面前,一般都是后期重新截取过的。”
  “流量足,有看点。当然您也可以理解为,凭节目组喜好的断章取义。所以刚刚您的形象在全国观众面前很可能曝光了。一不小心成为众矢之的,您一辈子的宏伟形象会毁掉的。”
  听到少年轻飘飘的提醒。
  冥老爷子神色明显一顿。
  显然没有想到一个节目而已,竟然还存在这样的危险。
  冥老爷子瞅了后面的摄像机一眼,轻飘飘的问。
  “你们节目真是这样?”
  摄像师:·····
  想了想,摄像师回答。
  “因为播放时长有限定。所以后期是要适当的处理一下。”
  “适当”两个字被冥老爷子很自然的选择忽视掉了。
  所以在冥老爷子脑子里留下的,便诚如少年所说。
  所以···
  就见冥老爷子端了端身子,颇为严谨的看了蒙管家一眼。
  顺便提醒道,“注意点形象,别录个节目把自个儿名声败坏没了。”
  噗!
  听闻冥老爷子一本正经的话。
  其他人差点没忍住给笑喷出来。
  摄像师的镜头都抖了好几抖。
  真是没想到。
  冥老爷子的偶像包袱还挺重!
  [不好意思,恕我先笑了哈哈哈]
  [冥老爷子咋这么可爱呢]
  [冥老爷子:我可爱还用你说【傲娇】]
  [妈呀,这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
  [司煌情商真是高的啊,三两拨千金,拿蛇拿七寸,老爷子被他调教的服服帖帖【捂脸】]
  [何止冥老爷子,还有冥二爷,小叔子]
  [哎哟喂,冥烈啊,你就仗着嫂子宠你,在冥老爷子面前使劲作吧【大笑】]
  因为刚刚的一出。
  接下来的行程,冥老爷子突然就变得安静且乖巧了下来。
  这期间,冥烈不止一次的回头张望。
  那诧异的眼神,简直就像见了鬼一样,简直不要太好懂。
  直到第三次冥烈将脑袋又转向后面。
  冥老爷子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
  抬手一巴掌就冲着冥烈拍过去。
  “混小子,你按得假脖子是不是?一个劲儿晃什么晃?”
  躲过冥老爷子攻击的冥烈,一脸得意,指了指摄像师跟车子里的摄像头,提醒道。
  “爷爷,形象啊,注意形象,全国人民都看着呢。”
  冥老爷子瞪着双目,一副要扑上去将冥烈胖揍一顿的架势。
  不过最终,还是败在形象两个字上。
  哼了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一副暂时偃旗息鼓的模样。
  司煌无奈一笑,拍了拍小人得志的冥烈,示意他不要再招惹冥老爷子。
  冥烈自然知道少年的意思。
  接下来,倒是安静的很。
  除了偶尔跟少年聊几句。
  几个小时后。
  车子驶进与京都相邻的J市。
  与其说是J市,也不算。
  因为他们到的地方,其实在京都跟J市衔接线上。
  之前的很多年,这个界限地皮都是空的。
  也不是两市不想要,相反。
  不管是京都还是J市,对这块地皮都非常的中意。
  毕竟挨着京都。
  地皮的升值空间可想而知,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差。
  原本一块地皮,两方相争,其实可以公平一分为二,不偏不倚,正好。
  但恼人处就在于,这块地皮不能分割使用。
  不管归属哪方,都必须一同应用起来。
  不然做什么都不可能成。
  当然这样说辞,很多人都会觉得荒唐。
  一个地皮而已,哪有那么多道道?
  但不管是京都还是J市,却对这一点都深信不疑。
  至于为什么?
  此处先不细说,后面会着重谈到。
  所以,就在这样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中,此处就被搁置了好几年的时间。
  而就在一年多之前,国家终于决定,在此处建一座列铭阁,由京都跟J市共同管制。
  指令虽是这般下达,但实际情况,每个人都清楚。
  说是由京都跟J市共同管制,但实权却还是握在京都这边。
  不管怎么说,京都都是华夏国都。
  无论经济发展还是科研创造,都不是其他城市能与之相比的。
  能够作为京都的临市被一并带动已经是千金难求之事。
  要真抱着从京都嘴里去分同一杯羹的想法,实话讲,说不自量力可半点都不为过。
  也正是因此,即便知道其中的偏颇之处。
  J市也只能借着这个台阶,顺势而下。
  列铭阁。
  顾名思义:铭记烈士之楼阁。
  其本意可能跟烈士园有共通之处。
  但列铭阁的真实意图,却大有含义。
  如果烈士园是追悼跟安葬烈士的栖身之处。
  而列铭阁,则是将从古至今的先烈英雄生前之物,或随身饰品或鞋子,但凡找到的,都被存放至列铭阁内。
  按年份、功勋等,由上至下,依次存放。
  因此这也是列铭阁,由列而非“烈”字所定名的原因。
  将车子停在列铭阁的停车处。
  几个人相继从车上下来。
  看着眼前足有五层楼高的阁楼建筑。
  气势恢宏的“列铭阁”三个字,就竖嵌在楼阁正中间的位置。
  一行人站在列铭阁前面。
  冥老爷子拄着拐杖,看着眼前的楼阁,目光落在列铭阁三个大字上。
  口中似感叹,似缅怀般喃喃道。
  “列铭阁···铭烈阁···”
  其含义,无需旁人解释,冥老爷子已然明白。
  少年去办理进列铭阁的相关手续。
  其他人陪着冥老爷子,在列铭阁外面等。
  本就是暑假期间,出来游玩的人自然不会少。
  尤其看到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们,游者便知道是在录节目。
  等到司煌办理好相关手续走过来时。
  周围的人群突然开始向他们这边涌动。
  “司煌?是司煌!啊···天,是在录制《最完美的恋爱》节目吗?”
  “为什么没见冥二爷?陛下,可以拍合影吗?”
  “我也要我也要!还有国民小叔子也在!”
  “冥爷爷好”
  “终于见到活的了!!我要疯了,一会儿去买彩票吧!”
  对于周围炸锅的声音。
  少年看了一眼冥老爷子。
  对周围想要靠过来却又在犹豫不决的人群,点了点头。
  淡淡的说道。
  “可以。不过天太热,还有老人跟着。我们尽快,你们也不要停太久。”
  得到回应。
  众人自然开心的应是。
  抓紧时间跑过来跟少年合影。
  少年伸手抓过冥烈,拉到自己身边。
  一群女生更是兴奋的尖叫不已。
  “嫂子跟小叔子同框了,好有爱。”
  “如果冥二爷也在就好了”
  冥烈听到女孩子们略感遗憾的声音,笑了笑开口道。
  “你们还是庆幸我哥不在吧。不然就他那恐怖的占有欲,你们还想跟我嫂子合照?”冥烈嗤了一声。
  揭起自己大哥的短处,也是一点都不嘴软。
  “光是我哥的刀子眼,就能把你们凌迟了。”
  虽然话说的有点狠,但众人相当清楚,冥烈的话一点都不夸大。
  毕竟冥二爷对少年这个人,真的是一种病变的占有欲啊!
  少年脸色微微粉了些。
  跟粉丝告别后,走回冥老爷子身边,搀着老爷子进了列铭阁。
  还有很多舍不得离开的粉丝,也纷纷跑去办理入阁手续,想要跟着一起进列铭阁看看。
  只是进列铭阁的手续太过繁琐。
  并不是现场买票或者填写一下表格就可以。
  列铭阁对于入阁参观的游客是有一定要求的。
  需要入阁者提前到当地警局,拉一份个人的历年犯罪记录。
  大到抢劫杀人,小到偷鸡摸狗。
  但凡有一点不良记录,都被列为无资格者,终身不能入内。
  用列铭阁上谨言的话来说。
  阁内之物均为国之先烈、英雄之遗物。
  乃为国之财富!
  为我华夏子孙之骄傲!
  绝不容他人玷污、取乐与亵渎。
  阁内禁喧哗、打闹、拍照以及触碰任何先烈之物!
  违者,将以毁坏国家文物罪追其法律之责!
  由此可见,对于列铭阁的敬重,或者说对于先烈们的敬重,国家有多尊重与重视。
  而之所以同意节目组跟进拍摄,自然也是因为符合的。
  毕竟一个公众的节目,自然是不可能有胆量去做不利国利民更不利己之行为的事情。
  而且通过这个节目,宣传一下列铭阁内,也是一个不错的方式。
  进入列铭阁。
  一楼的中间,便是刻着谨言的石碑。
  石碑足有一人高。
  黑底红字。
  很扎眼,也很有震慑感。
  一行人站在石碑前,冥老爷子细细的看完谨言。
  落笔者为砚督,是华国当代总统的名字。
  冥老爷子边点头,边低声说了句。
  “理该如此,才不枉烈士们为国英勇献身的衷心。”
  少年点点头,搀着冥老爷子继续往里走。
  列铭阁的布局是这样的。
  一楼为近年牺牲烈士遗物的陈列楼。
  每一位烈士的年龄、入党时间、乡籍,生前从事之职,因何故牺牲。
  条条件件,清清楚楚,全部刻在一块小石板上。
  二楼为牺牲十年以上烈士遗物的陈列楼。
  三楼为三十年以上年限。
  四楼为五十年以上年限。
  而五楼,则是华国创国总统及开国元老们的陈列楼。
  五楼楼阁中央,有一座创国总统的石像。
  石像非常的漂亮。
  且刀功精湛,简直栩栩如生仿若真人一般。
  近三个小时的观摩下来。
  不止司煌一行人被深深的震撼。
  就连观看节目的网友,也被这些烈士的伟大事迹所震撼的无以言表。
  对于国家能够建造列铭阁这样意义非凡的建筑物,简直不要太赞同。
  [真的,我哭了,不只是为这些伟大的烈士们,还为用这般方式缅怀纪念烈士们的国家而感动]
  [理应如此啊!最不能被寒心的,就是这些为国牺牲的烈士以及烈士的家属们!]
  [致敬伟大的烈士,致敬我们伟大的国家。愿祖国繁荣富强!]
  [听说要进列铭阁的手续很繁琐,提前要准备很多东西。看的出,司煌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只是为了让冥老爷子能够开心。真的是太有心了,难怪冥家人都那么喜欢他了]
  [像冥老爷子这些早一辈参加建国之战的老军人,对这些是最看重的了。能够看到国家为他们做这些事,才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表白国家,表白烈士们,表白司煌【心】]
  [多做一些这样有意义的事情。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谨记,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都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哭】]
  [真的好感动,我也要去列铭阁,近距离的去看一次。]
  [愿天堂没有痛苦,愿烈士们下辈子都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