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57章 求婚

  画面一转。
  坐标。
  S市。
  时间。
  下午三点二十五分。
  地点。
  钱宗国家中。
  继上期节目尾部,继续。
  不管昨晚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快。
  今天的钱镇业跟康铃,自然不会在自己亲家跟准儿媳面前闹矛盾就是了。
  也是赖耀兴跟钟萃莲两人沉浸在两家好久不见的会面喜悦中。
  未曾留意。
  但是躺在钱宗国床上休息的赖芷婷却显然敏感的多。
  刚刚不曾留意。
  自己独处,静下心来。
  赖芷婷却慢慢回味着从刚刚进门开始,不管是钱镇业还是康铃,还是联系不上的钱宗国。
  处处都透着很反常的气息。
  一向恩爱非常的钱镇业跟康铃夫妇,今天可全程没有交集。
  别说交流,连视线都没有对视一次,这是反常之一。
  之二,就是钱宗国的突然“失联”。
  明明出门前两个人刚刚通过电话。
  可现在,已经到中午了,就算在忙也不可能不吃饭吧?
  更何况今天两家的会面,还是钱宗国在好久之前便安排的。
  如果不是手机在完全收不到信号的地方,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钱宗国在刻意躲着。
  之三,便是让赖芷婷非常确信自己所想准确的证据。
  那就是刚刚她询问康铃时,康铃明显躲闪的视线,跟匮乏的回复。
  那么明显的心虚跟不安啊···
  所以···
  赖芷婷躺在床上,想通后,皱了皱鼻子孩子气的哼了一声。
  低声暗嗤,自言自语般。
  “明显就是在筹谋什么。里应外合打掩护?呵,他们是不是忘了我的专长是什么了?”
  演戏啊,如果连别人是不是在演戏都看不出来的话。
  那她还算什么演员呢?
  虽然也不乏演技高超者。
  但绝对不会是钱镇业跟康铃这类型的人就是了。
  想到钱镇业跟康铃两个人的表现····
  赖芷婷无奈的笑了笑。
  总感觉钱宗国给自己找的同盟并不是很靠谱呢。
  中午钱宗国意料之中没有回来。
  只是对于这一点,几个人都默契的并没有提及。
  赖耀兴跟钟萃莲自然是以为,钱宗国在公司忙,没时间回来也是正常的情况。
  赖芷婷自然是自己已经想明白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钱宗国到底是去做什么,不过能确定并不是做坏事就是了。
  想通后,自然也不会再执着那个人到底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信息了。
  五个人中,最紧绷的,估计就只有钱镇业跟康铃了。
  一面在想着一定要帮钱宗国安抚好赖芷婷。
  一方面又担心赖芷婷不定时的发问,自己又该怎么回答。
  而另一方面又担心会被赖耀兴一家人看出自己的不自然之举。
  不只是心,两个人的身体都近乎紧绷状态。
  更何况,赖耀兴跟钟萃莲已经不止一次,眼底疑惑的向两个人这边看过来了。
  这其中最清楚事情大概,也最放松的,估计也只有赖芷婷了。
  不是没有察觉到钱镇业跟康铃的紧绷,但此时的赖芷婷心里也跳出一个小小的坏心思。
  这么明显是瞒着自己的举动,自己又何不将计就计,就装作不知,跟着他们演下去?
  反正紧张的又不是自己。
  能够见到钱镇业跟康铃两个人难得紧张不安的场面,实话说还真是第一次。
  两个都是S市赫赫有名的成功人士。
  什么时候看到他们有失态之举过?
  第一次便是对战自己,不管从哪一方面说,这都是自己的荣幸。
  自然也要奉陪到底了!
  不得不说,一向以来以娴静乖巧形象示人的赖芷婷,能做出这样的回击,还是让网友跟粉丝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当然,也是哭笑不得的很。
  对于赖芷婷心里的想法,钱镇业跟康铃自然是不知道的。
  几个人吃过午饭。
  康铃突然拉着钟萃莲进了自己的房间。
  而钱镇业则是以外出遛食之名,拽着赖耀兴也出了门。
  硕大的客厅里,顿时只留下赖芷婷一人坐在沙发上。
  颇有几分可怜的味道。
  当然,如果忽略掉赖芷婷嘴角似隐似现的笑意的话。
  [赖女神,你是黑化了吗【哭笑不得】]
  [赖女神已经猜到钱公子有安排,钱爸钱妈打掩护。这是打算磨呢]
  [突然觉得这样的一家人好有爱]
  [没人觉得,亲家在准备联盟了吗【捂脸】]
  [钱爸钱妈心里建设不够坚固,得找盟友扩大后备军阵仗【大笑】人多力量大]
  [大不大不知道,底气足倒是真的【大笑】]
  大半天,康铃跟钟萃莲才从房间出来。
  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赖芷婷。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明显有了一种达成共识的默契。
  赖芷婷不动声色的看了两人一眼,视线随即又回到电视上。
  康铃跟钟萃莲走过去,一左一右坐在赖芷婷两边。
  接下来的时间,三个人就以如此安静且默契的方式看着电视。。
  中间,偶尔就所看的节目三人还能探讨上一两句。
  气氛有种莫名的和谐与诡异感。
  时间一直到下午的五点多钟。
  一阵急促的铃声,从康铃的手机中传出来。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康铃下意识的先看了赖芷婷一眼。
  见赖芷婷的视线一直放在电视上,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她这边的响动。
  康铃给钟萃莲打了个眼色,拿着手机出了客厅。
  没一会儿,康铃拿着手机回来。
  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人说道。
  “走吧,也该吃晚饭了。今晚我们出去吃。宗国都给我们订好了桌。”
  钟萃莲接收到康铃打得暗号。
  边站起身,边问。
  “那他们两个···”
  知道钟萃莲问的是钱镇业跟赖耀兴两人。
  康铃晃了晃手机,回道。
  “刚刚打电话,说在车上等我们了。”
  赖芷婷静静的跟在两人身后,一副温顺的模样。
  实则,眼底闪动的狡黠的光彩,却瞒不过看节目的网友。
  三个人上了车。
  车子直奔S市的海边别墅度假村。
  到达目的地,用了近两个小时。
  此时临近晚上七点半。
  海边已经亮起了绚烂的霓虹灯。
  每年夏季的这个时候,这边的度假别墅总是人满为患。
  诚然,S市的旅游业,一直都是华国发展的重要城市。
  几个人从车上下来,迎面而来便是一股夹着湿气跟凉意的气息。
  边跟着前来迎接的工作人员往里面走,赖芷婷边皱眉沉思着。
  距离S市中心这么远的海边订餐,也不知道钱宗国这家伙怎么想的?
  工作人员将一行人引到最顶楼的露天餐厅。
  空无一人的露天餐厅。
  琉璃灯照明,鲜花瓣铺路。
  中间放着一张长长的白色餐桌。
  白桌中间放着一支花瓶,花瓶中插着娇艳欲滴的鲜花。
  被琉璃灯的光线照在花身上,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彩色光圈。
  桌子两端各点着一只蜡烛。
  橘黄色的火苗伴着海风跳动簇拥,连空气中的凉气都变得温暖了许多。
  看着眼前的场景跟布置,赖芷婷的心里,突然涌出一个呼之欲出的想法。
  只是想想,又觉得不太实际。
  但心口剧烈的跳动,又似乎在说着自身对其的某种渴望程度。
  “啪”的一声。
  灯光突然熄灭。
  只留下桌子上的两支蜡烛发出微弱的光线。
  接着,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首让赖芷婷熟悉的旋律。
  下一秒,赖芷婷突然双手捂住嘴巴,眼睛里泛着晶莹的光圈。
  视线落在从对面暗处慢慢出现的人影上。
  即便看不清来人的样貌,赖芷婷也能一眼便认出,从暗处走来的人,一定是钱宗国。
  空中那首再熟悉不过的旋律还在飘着。
  钱宗国的身子,慢慢的显露在众人面前。
  今晚的钱宗国,身穿白色的衬衣,下身一条黑色的西装裤,脚踩黑皮鞋。
  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面色也更显精神。
  显然今晚是特意打扮过的。
  钱宗国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走到赖芷婷面前。
  两人无言看着彼此,眼中都有些东西在闪现着。
  到现在。
  对于今天的一切反常,赖芷婷自然已经都明了了。
  缓了缓神色,伸手接过钱宗国递过来的花束。
  赖芷婷看着钱宗国在自己面前,缓缓的单膝下跪。
  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四方型的锦盒。
  光线在黑夜中,直中目标的打在两个人的身上。
  尽管周边人群不少,却在此刻默契的选择安静的不发一丝声响。
  硕大的露天台上,仿若只有两个人一般。
  钱宗国从锦盒中取出钻戒,仰面看着赖芷婷。
  微微勾着唇角,淡淡的笑着说。
  “芷婷,首先我要对于今天没有接你电话、回复你信息的事情,说一声抱歉。现在的场景,我不说,你也知道我刻意不接电话的原因是什么。”
  “芷婷,我们从认识到现在,已经有1983天了。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1984天。五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你最珍贵的青春,却是全部都给了我。”
  “谢谢你,将你最美好的时光,如此不求回报的给了我。”
  说到这儿,两个人都有些动容。
  赖芷婷眼里的泪光,更是将眼前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不清。
  钱宗国哽咽着,缓了下情绪,才继续说道。
  “当初我们在一起时,我便说,毕业后,我就娶你。可是从毕业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年。我对你的承诺也迟到了两年才兑现。对不起,让你多等了我两年,是我失信了!”
  赖芷婷无言的摇摇头,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虽然在所有人眼中,似乎只要我想娶你,就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心里最大的阻碍,便是我的身份。”钱宗国说道。
  “我的一切都是父母的。面对刚毕业就已经在娱乐圈小有成就的你,我并没有坦然站在你身边的勇气。所以,我想通过自己的实力,去实现我的价值。真正的不是依附父母的给予所闯出的成就。”
  “两年。我也一直幻想着向你求婚,娶你回家的场景。谢谢你的理解跟包容,没有因为我的失约,而对我抱怨,更没有离开我。芷婷,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赖芷婷摇头,抽泣着,“没有。”
  没有委屈,没有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所想,所以你不用说,我都懂。
  钱宗国擦了擦眼泪,将钻戒举至赖芷婷面前。
  神情庄重而严肃的问道。
  “芷婷,我想娶你为妻,不管贫穷富有、疾病困苦,此生都会与你不离不弃!赖芷婷,你呢?你愿意嫁给我,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吗?”
  赖芷婷眼泪扑簌簌直往下掉,摇摇头,却说不出话。
  见赖芷婷摇头,钱宗国以为她不同意嫁给自己。
  急的一下子站起身,双手握着赖芷婷的肩膀,焦急的问。
  “你不同意吗?芷婷你不想嫁给我?你在生我的气,因为我的失信是不是?”
  赖芷婷皱眉,气恼的一巴掌拍在钱宗国胸膛上。
  “你捏疼我了!”
  闻言,钱宗国恍悟般,松了力度。只是手还是没有从赖芷婷肩上拿下来。
  满脸期待的看着赖芷婷,紧张的问。
  “所以呢,你到底怎么想的?真的不同意嫁给我?”
  一旁的康铃也焦急的不行,大有一副上去帮儿子求婚的架势。
  钱镇业眼疾手快的将她箍在怀里,“你别去添乱,儿子自己会搞定的。”
  被钱镇业突然抱在怀里,康铃显得很排斥。
  尤其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刚刚就某些问题吵了一架。
  现在这种姿势抱在一起,别提多讽刺了。
  只是想到眼前的场景还有周边在拍摄的节目组,康铃咬了咬牙,低声警告。
  “知道。你给我放手!”
  没想到钱镇业非但不放手,还加大了抱着康铃的力度。
  “你!”
  “老婆。”钱镇业突然低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康铃挣扎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就听钱镇业继续道。
  “我昨天晚上并不是故意惹你生气。这么多年我自然也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真的看不上我,从一开始也不会选择跟我一个穷小子在一起。我只是对你妈···咱妈当初的做法,难以苟同罢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她,最终同意把这么好的你交给当年一无是处的我。”
  “当然,最应该感谢的还是你。谢谢你的不嫌弃,也谢谢你的不离不弃。现在看到我们儿子也能够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真觉得我钱镇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说着,钱镇业低头,在康铃的额头上重重的落下一吻。
  “谢谢你,老婆!”
  康铃眼泛泪光,抬手使劲打了钱镇业一拳。
  声音哽咽,狠狠的说道。
  “算你有自知之明!”
  说完,康铃自己忍不住笑了。
  听见康铃的笑声,钱镇业也笑着附和。
  那边,钱宗国边擦掉赖芷婷的眼泪,边双眼期待的看着她。
  赖芷婷白了钱宗国一眼。
  边伸出手,边没好气的说道。
  “你都不主动帮我戴戒指,难道还需要我自己戴吗?”
  钱宗国闻言脸色僵了下,随即激动的拿着戒指套进赖芷婷的无名指上。
  “芷婷!”
  钱宗国一把将赖芷婷抱起,边高兴的转圈,边大声喊着。
  “太好了,你是我的了,你是我的了!芷婷,你是我的了!”
  [尼玛,老子居然被场求婚看哭了【捂脸】]
  [明明很甜,为什么感觉有些虐【大哭】]
  [钱公子真男人,不想让别人瞧不起,也不想依靠父母的势力,所以才拼命的证明自己,是想证明,自己有足够能力给赖女神幸福的【可怜】感动]
  [终于求婚了,不枉费老子等了一周]
  [让钱爸钱妈笑疯了【哭笑不得】这么感人的场合,都让你笑喷了]
  [借着儿子的光,钱爸也跟一把表白潮流【大笑】]
  [幸福666【心】祝福钱公子跟赖女神永远幸福]
  [祝福【玫瑰】]
  [祝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