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1章 龚梁

  另一边。
  司煌跟冥老爷子一行人从列铭阁出来后,天色已近傍晚。
  少年开车载着一行人,轻车熟路的寻了一家距离列铭阁不远的农家乐。
  白墙黑瓦小竹门,一进院门,右侧就是一个用竹子扎的篱笆院儿。
  篱笆院儿里都是散养的家禽,鸡鸭鹅叽叽嘎嘎的混叫一片倒是热闹的很。
  院儿外围的地上趴着一条边境牧羊犬,黑黢黢的毛色当真的体现出了极好的生活。
  听到院子里的脚步声,那只牧羊犬只是掀了掀眼皮很淡漠的看了几个人一眼,随即耷拉下耳朵,继续闭目养神。
  冥老爷子瞅了一眼,嘿的乐了。
  “你看,连狗都懂得享受生活了。”
  司煌看了那只牧羊犬一眼,笑着解释。
  “它叫尚誉,也是一条战功赫赫的军犬。之前一直在野战队跟着出任务。前两年出任务时被敌战方炸毁了双眼,虽称不上失明,但也只能看个模糊轮廓。加上年龄也不小,便被野战队的副队长领养了。”
  闻言,众人恍悟。
  难怪刚刚看它眼底毫无神采,原来是眼睛受了重伤。
  冥老爷子惋惜的叹了口气。
  拄着拐杖走过去弯下身子,抬手摸了摸尚誉的毛发。
  尚誉性子也乖巧,被冥老爷子摸着眼睛都不睁一下,只是一脸享受的眯了眯眼睛。
  蒙管家见状笑道,“是个聪明的。”
  “的确。”冥老爷子点头道,“几岁了?”
  司煌道,“十岁有余了。”
  冥老爷子点头,感叹道,“奉献一生的英雄,是该好好颐养天年了。”
  几个人正说着话,从屋内走出一名中年男子。
  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清爽的寸头。
  上身一件灰色的短袖,下面穿着居家的大裤衩。前面系着一条围裙。
  非常引人注目的是男人左眼的位置,没有眼睛,而是被一块狰狞的疤取代。
  看到出来的人,司煌淡淡的点头,“龚叔,又来打扰你了。”
  龚梁大笑着走出来,“我在里屋听到动静,也没听见尚誉的叫声便知道是你来了。”
  龚梁亲昵的拍了拍司煌的肩膀,转头看向另外几个人。
  只是视线落在冥老爷子身上时,不禁顿了顿。
  半晌,龚梁一脸震惊的张了张嘴,颇为激动,“冥··老首长?”
  冥老爷子看着眼前激动的无以复加的龚梁,拄着拐杖的手突然一抬,拐杖狠狠的打在龚梁的背上。
  众人对冥老爷子突然的举动感到莫名。
  就连司煌也没反应过来。
  “我当小煌说的野战队副班长是谁?原来是你个混小子!”冥老爷子口气相当严厉的哼道。
  蒙管家一脸欲言又止。
  怎么说龚梁也快五十岁的人了,再这么斥责一句混小子,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了?更何况还当着小辈的面儿。
  冥老爷子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就算注意到也不会在意。
  龚梁更是低着头,在看到冥老爷子的那一刻,便是不自觉中身体里作为军人的服从因素自动跑了出来。
  承受着冥老爷子的一拐杖,倒也不觉得疼。
  只是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首长,除了尊敬,还有发自内心的亲切。那种莫名心里泛酸,眼里发涩想哭的亲切。
  “··老首长!”
  龚梁哽咽的看着冥老爷子,轻轻喊了一声。
  冥老爷子也看着他,上上下下将他看了好几遍,眼底也有了明显的泪光。
  最后,叹了口气,似安慰似呢喃自语说了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龚梁点点头,抬手擦了一把脸,上前搀着冥老爷子道。
  “老首长我们先进去,到屋里坐下再说。”
  几个人跟着龚梁进了屋子,然后上了二楼的包间。
  外面虽然是农家院的样子,屋内倒是收拾的有些清色古香的味道。
  一楼很宽敞,不多不少,也就十张桌子,共客人吃饭。
  二楼则是隔了七八个小包间。
  简单的贴了壁纸,摆了些挂件装饰,虽比不上五星酒店的豪华,却又别有一番小情调。
  龚梁搀着冥老爷子坐在首位上,自己挑了冥老爷子身旁的位置坐下。
  蒙管家坐在冥老爷子另一侧。
  司煌跟冥烈坐在下位。
  冥老爷子将包间打量了一番,点点头,欣慰道,“让你一个粗汉做这般磨性的事情,也算难为你。”
  龚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让老首长见笑了。虽然跟星级酒店没法比,也就寻常农家小炒。图个新颖,也算是时下也比较受欢迎的特色。”
  “既然选择来这里的,想来也是图个安静舒适。这也是大酒店没有的。”蒙管家道,“这样便很好了。”
  “没错。”冥老爷子认可的点头,“只要是认真用心,别人总会感受到。我看着就很不错。倒是没想到离开部队,你这小子也混的还不赖。”
  虽然冥老爷子看似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但龚梁却明白冥老爷子话里的意思。
  不管是再见眼前这个老首长,还是跟以前一样严厉的模样,此刻,依旧亲切不减丝毫。
  冥烈看着眼前的景象,单手托着腮帮子,侧看着司煌,低声道。
  “嫂子,我发现你真的是深藏不露。”
  “深藏不露?”少年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淡笑着问,“哪里看出来的?”
  “恩,就是····”冥烈单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道。
  “越跟你久处便发现你简直是一个毫无缺陷跟缺点的人。太完美,想不喜欢都难。”
  司煌揉了揉他的头,失笑道,“那是在你眼里。这世上哪有完美的人?没有人是无坚不摧的”少年淡淡道,“只是有的人,是真的深藏不露罢了。毕竟在这个世界,想要命活的久一些就得越少暴露自己的缺点。”
  见冥烈一脸认真又迷茫的表情,少年拍拍他的头,“这是久磨总结出的经验,现在不懂没关系。等以后经历的多了,慢慢就懂了。”
  冥烈点点头,两条胳膊叠在一起,下巴抵在上面,静静的看着少年精致如画的侧脸,脑子里在想着少年刚刚对自己说的话。
  心里也是颇为苦恼。
  你看,明明自己还要长上几岁。被当成孩子也就算了,谁让自己这身份是小叔子呢。
  可问题是,明明是个博士,却还是懂的比人家少,这就很尴尬了!
  唉!
  冥烈叹气,想:人跟人真的不能比,毕竟有些人与生俱来就是优秀,就是碾压别人的存在。
  说理都没地儿说。
  譬如他哥,譬如他嫂子!
  所以,人还是得懂的自我开导,得知足!
  这顿晚饭吃下来将近四个小时。
  毕竟太久没见,突如其来的见面,带来的不仅是惊讶,自然还有感动与欣喜。
  尽管冥老爷子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喜悦。
  但从今晚多饮了两杯的举动足以看出,跟龚梁的见面,他的心里也是非常高兴的。
  离开时,冥老爷子已经有些微醉的状态。
  毕竟一年到头被管着不许饮酒,乍然多喝几杯,还是有些上头。
  为此龚梁还颇为自责。
  毕竟长时间不饮酒的人突然喝酒,是非常容易醉的。
  更何况冥老爷子年纪也大了,喝多了自然也要不舒服的多。
  对此冥老爷子倒是一点都不以为意,被司煌跟冥烈扶上车后,还挥着手对龚梁大声道。
  “不知道今天是要来你这儿,时间太短,没喝尽兴。等你哪天不忙,来大院儿,咱爷俩再好好喝几杯。”想了想冥老爷子又加了句,“用我的陈酿招待你。”
  听闻,龚梁热泪盈眶,就差跟着跳上车立马去冥家大院儿。
  司煌见状,也只是扯了扯嘴角带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龚叔,那么我们先回去了。”
  龚梁还在感动中,听闻点点头,“行,时间不早了,回去路上慢点。”抿了抿嘴又压低声道,“过几天我就去大院儿尝尝老爷子的陈酿,你得帮我记住今晚老爷子的话。”
  司煌失笑,“好。”
  对于这些酒鬼的性子,也真是不知道该做何评价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