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2章 生日、告别会1

  等回到冥家大院儿时,冥老爷子早已经在车上睡着了。
  蒙管家对此无奈的笑了笑,对于这一幕,真是好多年都不曾见过了。
  见少年准备将冥老爷子背到自己背上,蒙管家上前刚准备伸手帮忙,旁边一双大手伸过来。
  少年感觉自己背上忽的轻快好多,侧眸看去,就见某人已经反手将冥老爷子背在自己背上。
  冥枭背着老爷子,边往屋子里走,眼神冷冰冰的扫了站在一旁的冥烈一眼。
  臭小子,敢让我媳妇干活,你倒是有种!
  读懂自己哥哥眼中意思的冥烈委屈的撇嘴,欲哭无泪。
  天地良心,是他嫂子比他动作快,并不是他故意为之啊!
  “我知道你不是,无需在意你哥。”
  少年安慰的拍拍冥烈的手臂,拉着他一道儿进了屋。
  冥烈感动,眨眨眼,果然还是嫂子最好。
  走在前面的某人听到身后少年安慰某个混小子的话,忍不住又开始头疼。
  怎么就这么纵容?再这样下去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等某人将冥老爷子安顿好,回到卧室时,少年已经洗过澡,正靠在床头摆弄手机。
  见某人进来,少年掀了掀眼皮扫了一眼,视线随即又落回手机上。
  某爷相当郁闷。
  头顶上投下一片阴影,随即少年被某人抱进怀里。
  边蹭着少年白玉般的脖颈,某人声音透着浓浓的委屈。
  “就看我一眼啊?”
  “恩。”少年淡淡的应道。
  闻言,冥枭将自己的脸整个埋进少年的颈窝里,在少年脖子上吮咬出一个又一个红印。
  “一天没见了,多看我一眼,恩?”
  少年依旧看着手机,淡淡拒绝,“不看,丑。”
  某爷凝噎,错愕的看着少年如画的侧脸,半晌,才哭笑不得的诱哄道。
  “你仔细看看,其实我属于耐看型的。越看你会越喜欢的。”
  少年终于忍不住勾起唇角,侧眸看着他,“闹。”
  某爷亲亲少年的脸颊,环着少年腰肢的手臂又收紧了些。
  “明天把时间都给我,恩?”
  少年向后靠在某人胸前,懒洋洋道,“别安排那些了,明天就想跟家里吃个饭就好。”
  “恩,中午在家里一起吃饭。下午跟晚上的时间是我的。”冥枭说道,“空缺了那么多年,从今年开始每一个生日都得是我陪你过的。”
  说完,又觉得好似不够明确自己心里的想法.
  冥枭贴着少年的耳际,声音低沉又带着浅微的沙哑,魅惑又好听。
  “只能是我!”
  谁都不行,只能是我!
  耳边传来的湿热气息尽数喷在少年的耳窝跟脖颈上。
  少年缩了缩脖子,微挑着眼角侧脸看着霸道的某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着。
  眼底也有着很浅很浅的宠溺情愫。
  看了某爷好一会儿,少年才在某人脸上亲了一下,“依你。”
  两人四目相对,某爷的眼里满满的只有少年如画的面庞。
  这还是第一次在少年眼中看到自己有被宠爱的感觉。实话讲,感觉真的太好。
  以至于此刻某爷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在少年面前时,冥老爷子跟冥烈总是摆着一副恃宠而骄的样子究竟是何感受了。
  某爷捏着少年的下巴正向自己,也终于尝了一把恃宠而骄的滋味。
  “今天怎么这么配合?感觉要被扶正了,恩?”
  少年看着某人脸上笑得好不得意,伸手捏着某爷的脸扯了扯,“不喜欢?”
  “哪能!当然喜欢,做梦都想被扶正!”某人连想都没想,直接脱口回答。
  满满的都是豁出命的求生欲。
  少年失笑,拍拍他的脸,“现在可以睡了吗?”
  冥枭亲了亲少年的鼻尖,“你先睡,我去洗澡。”
  第二天,少年从梦中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
  身旁的位置某人早已不在。
  少年坐起身子,靠在床头。
  余光扫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包装精美的盒子。
  盒子上夹着一张浅蓝色的纸。
  刚毅狂卷的字,如同某人一样。
  少年淡勾着唇,还以为礼物要到晚上才出现呢。
  伸手拿过盒子,打开,少年不禁愣了愣。
  看着盒子里躺着的两张机票,少年神色莫名的半眯着眸子。
  好半天,将盒子重新盖上,放回原处。
  中午吃饭前,冥枭从外面回来。
  厨房里正忙得热火朝天,毕竟今天是司煌的生日,也是离开这么多年,回来的第一个生日。
  不管有什么要事,在今天都被众人心照不宣的推得干干净净。
  不管什么时候,在冥家人的心里,但凡是跟司煌有关的事情,似乎从来不是小事。
  很无言的一种默契。
  不管是多年前,还是多年后的现在。
  这份重量似乎从不曾改变过。
  外面院子的梧桐树下,冥烈正跟冥老爷子大杀八方。
  冥老爷子一双虎目瞪着对面的冥烈,满脸的暴躁跟挫败。
  “你这是下棋还是入定呢?”冥老爷子气得拍着石桌,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也不嫌疼。
  冥烈双眼盯着棋盘,听到冥老爷子的话头也不抬。
  “我这不是在观察棋局,好判断走哪儿合适呢吗?别急别急,不是爷爷你说三思而后行吗。”
  冥老爷子气得闭了闭眼,看上去随时都可能会掀桌子。
  “我是让你三思而行,但没让你思半天!”冥老爷子气道,“这是下象棋啊,你认识这些字不认识?半天不动是想把它们都熬死自己上?”
  冥烈手刚放在炮上,听到冥老爷子的话,又将手缩回来,托着下巴摇摇头。
  “好像走哪一步都会被你吃啊。”说着冥烈又道,“嫂子,你帮我看看怎么走合适?”
  冥老爷子感觉头上蹭的窜出一股火,不要脸还能更无耻些不?
  “砰”的一声,冥老爷子将拐杖重重敲在桌面上,震得棋子都跟着偏移了位置。
  冥烈一脸懵,看着气愤不已的冥老爷子喃喃道。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爷爷。不就是下盘棋嘛怎么这么大火气呢?爷爷你不是说下棋是修身养性,陶养情操吗?怎么你这下棋下的脾气更····”
  知道冥烈嘴里不会说出让自己舒服的话,冥老爷子抬起拐杖,一副作势要揍他的架势。
  冥烈适时的闭上嘴,一副乖巧到不行的样子,咧着嘴笑得一脸纯真无害。
  “爷爷,今天可是嫂子生日,不能动怒更不能打人,不然嫂子一年会不顺的。”
  司煌坐在一旁,单手撑着侧脸,眸色淡淡的看了眼棋盘,视线又扫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两人,眼中沁着清浅的笑意。
  对于随时可能都会打起来的两人,少年似乎并不担心。
  尤其是冥烈那张嘴,对付老爷子简直是绰绰有余。
  拿蛇拿七寸,用在冥烈对付冥老爷子身上再合适不过。尤其是每次冥烈将少年搬出来的时候,效果好到屡试不爽!
  果然,听闻冥烈的话,冥老爷子眸色一顿,瞅着冥烈半晌,才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冷冷的哼字。傲娇到不行。
  举起拐杖将棋盘随便拨弄两下,赌气道,“不下了!还不够上火的!”
  说着站起身,被蒙管家搀着回了屋子。
  冥烈见状,无奈耸耸肩,一脸事不关己啧道。
  “爷爷这棋品真不怎么样。”
  司煌看着他,无奈的勾唇浅笑,“以后少气爷爷一些,人老了跟小孩子没差,总归要哄着些。”
  冥烈闻言,抱住少年的胳膊,嬉笑道,“不是有嫂子你在吗?只要有你在,爷爷什么毛病都没有。”
  少年不禁一笑,抬手刚要去揉冥烈的头。
  一只大手伸过来,抓着冥烈的后衣领,轻而易举将人扔到一旁。
  “哥!”冥烈坐在地上,仰着脸看着冥枭,受伤到不行。
  某人斜眸睨着他,沉声冷笑。
  “真当自己未成年?你是忘记自己年龄这回事了是吗?”
  “我··”冥烈咬唇,双眼瞪着冥枭。
  好想打人,可又打不过,好奇哦!
  少年对某人的行径哭笑不得。
  起身将冥烈从地上拉起来,看着冥枭不赞同道,“你还能不能好好做人家哥哥?”
  冥枭闻言,眼神颇为受伤的看着少年。
  “你昨晚刚说把我扶正。现在不应该是受宠阶段?”
  今天又因为小屁孩指责我?
  少年一噎,看着某人的眼神,一言难尽。
  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