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3章 生日、告别会2

  一顿中午饭,吃掉了两个多小时。
  午饭过后,少年便被某人带着离开大院儿。
  少年坐在副驾驶上,有些犯困的打了个哈欠,眸子里溢上点点水光。
  一双大手伸过来,某人的手被贴着少年的脸颊蹭了蹭,柔声道。
  “困了睡会儿。”
  少年侧眸看他,“要去哪儿?”
  某人勾唇浅声道,“去看电影。”
  闻言,少年眸子一怔,半晌,才缓缓勾起嘴角,眼底带着清浅却明亮的笑意。
  “你今天是怎么了?让你屈身陪我看电影,就因为我生日?”
  少年语气里还带着揶揄的笑意,虽然很淡,却很清晰。
  某人侧眸看着少年的侧脸,干净的浅灰色眸子里,泛着星光般的笑意,绚烂又明亮。
  仅管所有的情绪都很淡很淡,但贵在都很真实。
  像刚刚这般袒露自己真实情感的少年,即便是在自己面前,也是极少有这般情绪外泄的时候。
  眉眼如星河,笑魇如花,晃得某人不禁心头跟着一缩,心跳也急剧跳跃起来。
  对于自己这般过激的反应,某人心里哭笑不得。
  对这个小孩,他真的是连细微的矜持都从不曾有过。
  半晌,某人才扬起嘴角,笑着说道。
  “是我自愿,所以并不存在委屈这一说词。也跟生日没有多少关联。”某人说道,“只是想跟你一起,做所有情侣都会做的事情。”
  顿了顿,某人又继续说道,“因为身边是你,以前觉得无聊又费解的事情,现在也让我心向往之。”
  某人看着少年,眼底的带着宠溺的深情,“更何况,即便是细如发丝的小事,我也舍不得让你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少年眸子缩了缩,看着某人已经转向前方的脸,双唇抿紧了些。
  眼底神色荡漾,似有情绪翻滚,只是不知在想些什么。
  视线飘落在窗外,少年眨了眨眸子,没一会儿,竟然睡了过去。
  某人视线一刻也不曾从身旁少年的身上离开过。
  余光扫到少年闭上的眸子时,某人的嘴角挂起淡淡的笑意。
  侧过脸,满目深情的看了少年一眼,忍不住在心里喟叹一声。
  果然,不管是感动还是满心欢喜这样的反应,的确不会是从他的小孩身上会体现出的。
  毕竟,这是他的小孩啊。
  能像现在这样,纵容着自己先斩后奏的参加到真人秀节目,偶尔由着自己如同正常情侣一般出来约一次会什么的,已经算是小孩最大的让步跟配合了。
  还想着期待小孩会像那些情侣中的女朋友一样,因为自己小小的浪漫惊喜、或者某一句戳进心窝子的情话而感动到投怀送抱?
  怎么想,那样的场景都不可能会发生在他的小孩身上。
  毕竟那般清冷隽贵的小孩,就是天生王子一般的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自然不能如正常人一样。
  即便是对感情的表达,也该是与众不同的。
  就像此刻这般,听了自己那么深情的情话告白后,还能淡然睡着的人。
  这世间,似乎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在面对别人不解或者质疑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说我愿意。
  这是一种略带狂妄跟嚣张气焰的态度,可也该死的很酷。
  毕竟如果心底没有足够的底气,又怎么能如此理直气壮回击?
  但还有一种我愿意的表达,其实很常见很常用,也很常被忽视。
  一段感情里,你觉得自己付出很多却依旧不被珍视在乎,或者在旁观者眼中总觉得你的付出不值得为你抱屈,可你仍旧沉迷其中甘之如饴。
  其实这不过就是因为你愿意啊。
  因为你的原意,哪怕对方虐你、欺你、无视你,一次次挑战你的底线,你还是一次次选择原谅跟退让。
  这些感觉不需要别人说,作为当事人的自己感受最深刻。
  更何况连一个旁观者都能看清的真相,作为主角之一的你,又怎么会无所觉察?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左右也不过是因为你自己原意啊。
  只是小虐怡情,大虐伤命!
  心系彼此,相互爱慕,不管怎么虐,彼此都有一个度在。
  一个舍不得,一个乐此不彼,自然只会惺惺相惜越靠越紧。
  哪怕是旁观者看在眼里,有的也只是满满的甜蜜与艳羡。
  就如同冥枭跟司煌。
  尽管两个人的性子都不是热络的那种,甚至本性里一个冷血一个淡漠,即便是两个人在一块儿,也没有跌宕起伏的大动作。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啊,这东西是最做不得假的。
  哪怕两个人相对无言坐一天,除了没有尴尬跟无言的默契。还有不留痕迹,落在对方身上的余光,都在透露着“我心悦你,所以无时无刻都会关注你”的信号。
  感情这种事,有一方不是真的,自卑或自大,都会让这段感情失衡且疲惫不堪。
  可惜的是大多数人都明白,却依旧选择自欺欺人。
  将车子听到影城地下车库。
  冥枭牵着少年走进电梯。
  电梯四面都是镜子,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四面都是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的模样,般配且般配。
  某人看着对面镜子里照射出的人影,眼底沁着心满意足的笑,盖都盖不住。
  少年带着黑色的口罩,浅灰色的眸子落在镜子里某人身上。
  微挑了下一侧的眉头,对某人笑得傻乎乎的样子无话可说。
  下巴突然被挑起,少年抬眸,看着某人放大的俊颜。
  隔着口罩,某人的唇在少年的唇上印了一下,然后满足的叹了口气。
  少年轻呵一声,低声道,“德性。”
  只是弯弯的眉眼里似有星光溢出,耳根的地方也已经变成了绯红色。
  冥枭的手放在少年的腰上,不动声色中往自己怀里搂的更紧了些。
  原本冥枭是想单独包一个放映厅,只是被一旁听到的少年阻止了。
  少年的原话是,“看电影自然是大家一起看才有感觉。单独两个人在一个包间里跟在家看电影有什么不同。”
  只是少年的本意听到某人耳朵里,就被自动转换成了另一种意思。
  冥枭搂着少年的肩膀,嘴角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
  “恩,听你的。”冥枭说着,然后又淡淡的加了句,“果然还是要有媳妇才会持家有道。”
  少年被某人的话击在原地。
  好一会儿,少年才红着一张脸羞恼的瞪了某人一眼,然后将一桶爆米花抱在怀里,快步走向一旁入口处验票。
  某人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拿着两杯饮料,慢悠悠的跟在少年身后,眼底泛着宠溺的笑。
  此刻的冥枭,倒是真的像极了一个正常情侣中的男朋友。
  将喜欢的人三言两语撩拨的生气后,又欠乎乎的黏上去,撒泼耍赖装无辜,做的得心应手且丝毫不觉的这样有什么不妥。
  乐在其中忘乎所以,连旁人的窃窃私语跟视线都毫不在意。
  电影开播,司煌才知道某人选的电影竟然是部恐怖片。
  当屏幕上突然蹦出一张放大的腐尸脸时,放映室里随即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少年准备拿爆米花的手有一瞬间就那样僵在纸筒上。
  女孩子们尖叫的声音远远盖住了电影特效声。
  两人选的位置居后,看着前面一排排坐着的一对对情侣,女孩子就跟商量好的一样纷纷扑到自己男朋友怀里。
  没有男朋友的直接用手盖着自己脸,一副想看不敢看,不敢看又从指缝里偷偷窥看的模样,滑稽又可爱。
  某人看着前面一对对拥抱在一起的情侣,隐在暗影里的眸子中有明显的火光在跳动。
  视线已经不止一次落在身旁的少年身上,炙热的视线哪怕是在黑暗中,依旧热烈不减。
  敏感如少年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从某人第一次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时,心里隐约就猜到了七八分。
  通过刚刚放映厅这一幕,对于某人心里最终到底打得什么主意,简直不要太明目张胆。
  将一颗爆米花丢进嘴里,少年目光依旧淡漠的落在前面的银幕上,对一旁蠢蠢欲动的某人,一副毫无察觉的模样。
  黑暗中,从屏幕上反射出的光线忽明忽暗的落在少年身上。
  某人的视线落在少年因咀嚼而缓缓蠕动的唇瓣上,看着看着,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就连眸子里的视线也开始变得越发深沉了。
  就在这时,少年突然转过脸,视线直直的落在某人脸上。
  继而,嘴角勾了一下,挑着狭长的桃花眼,浅眸微眯。
  伸手捏住某人的下巴往自己面前一拉,某人也配合的乖乖靠过来,仔细看,还一副很期待的神情。
  少年问,“你几岁?”
  某人不明所以,眨了下眸子,看着少年似笑非笑的脸,刚要张嘴回答。
  “幼稚。”
  少年轻飘飘吐出两个字,却突然将脸靠过去,然后在某人的唇上亲了一下,随即离开。
  虽然一切不过眨眼间,但唇上的触感让某人确定并不是幻觉。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某人看向已经坐回去继续看电影的少年。
  忽的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所以,小孩这是猜到自己的意图,所以才故意对自己的注视视而不见?
  某人捏了捏眉心,心里颇为无奈。
  媳妇太聪明可怎么办?斗智斗勇了半天,福利不过才索取了一丢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