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4章 生日、告别会3

  电影播放了将近两个小时。
  等从影院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少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靠在某人肩上,由着某人似搂似抱的抱上车。
  看着少年眼底的疲惫,某人心疼的捏捏少年的手,“送你回去休息?”
  少年没应,掀着眼皮看着他,“下一项目是什么?”
  某人忍笑,“一点期待的表情都没有,这么无聊吗?”
  司煌失笑,很诚实的点头。
  “毕竟冥二爷才三岁。以我成年人的视角看,的确很幼稚。”
  少年噘嘴看着他,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某人忍俊不禁,看着少年难得孩子气的模样,眸子微动了下,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把将少年抱到自己腿上,低头吻了上去。
  暧昧的喘息在车厢内响起,情到浓时很多事情很容易顺理成章到不可控制。
  毕竟是互相爱慕且珍视的两个人,这种事情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轻而易举将火点燃。
  好在两个都是偏理智的人,尽管有些吃力,在最后一刻还是堪堪收住。毕竟彼此也知道场合不对。
  两人额头相抵,彼此呼吸都已经乱了。
  某人额头因隐忍而渗出细密的汗珠,少年则是红着一张脸,半垂着眸子,不去看某人一眼。
  冥枭伸手将少年退到腰际的衬衣拉上去,手指都带着颤抖的帮他穿好,最后把少年凌乱的头发整理好。
  某人在少年湿红的眼角亲了亲,柔声哄道。
  “虽然我也很想要,毕竟地点不对。等晚上回家再给你,恩?”
  闻言,少年的脸色又红了几分。
  没好气的推了某人一把,重新坐回到副驾驶,嘟囔道,“谁稀罕你给。”
  说着脸红红的看向车窗外,一副不想搭理某人的态度。
  察觉到自己又惹到小孩了,某人失笑改口,“是,小煌一点都不稀罕,是我厚颜无耻缠着要,恩?”
  原本的话就够让人面红耳赤,现在被某人重新改了一下说辞,暧昧的深意更加浓了几分。
  少年闭了闭眼,任由自己脸上如同冒火一般。
  此刻是真的不想再搭理某个故意为之的男人了。
  恩,不想!
  某人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尖。
  好像一不小心又撩过火了!
  一路两人无话,尽管事实是某人找了不少话题逗弄少年,奈何人家铁了心选择无视到底。
  冥枭在心里长吁短叹,此生最难的事,大概就是让小孩对他死心塌地了吧。
  从车上下来,司煌跟着冥枭直接坐着露天直梯登上最高点。
  低眸俯视,少年眸色微动。
  最下面竟然是一个大型地下赛车场
  怎么形容呢?
  这场景,好似是一座大山被蜿蜒直下挖掘开一个无边大洞。
  周围被天然的石壁围成一圈,墙围足有三十四层楼那么高。
  少年站在最上面往下看,还有种隐约站在悬崖边的感觉。
  场子的确够大够广,上面的赛道设施都已经完善,不像环山公路的赛道那般凶险。
  这里的赛场急弯直弯比较多,赛道很窄,目测看去,一辆行驶倒是足够,若想两辆车并行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赛车这东西,本就是争分逐秒,除了考验赛车手的车技,还有非常吸引人的刺激感。
  就是那种跟死神比冲刺的刺激!
  少年半敛着眸子,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乍一看这赛场的感觉好似要安全得多,其实细细看上去,就会发现,对比起那种一眼看去就惊险刺激的盘山赛道,这种看上去要稳妥的赛场,其内在也是险象环生。
  毕竟外行看热闹,内行才能看出门道。
  只是能设计出这样赛道的人,自然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更何况这样一座山头买下,专程开辟了这样一个赛车场出来,不管是财力物力还是势力,都不是常人能望尘的。
  再者说赛车这种东西,其实说到底也算是一种顶级的奢侈娱乐项目。虽然比的是赛车跟技术,后面砸的可是红彤彤的票子。
  没有足够的人脉跟一呼百应的地位,就算有钱造得出赛车场,多数也不过是摆设。
  毕竟一切被钱砸出来的东西,自然同样也要用钱去填补才行。
  否则你以为什么?真是有人钱多闲的没事挥霍着玩儿?
  那怕真是个脑子有坑的。
  况且有能力在京都地界买下一座这么大山头的,一只手都掰扯的过来。
  想到这儿,少年动了动眸子,刚要侧过头去,后背上某人的胸膛贴了上来。
  某人的双臂搂在少年的腰上,微微用力把少年收紧在自己怀里。
  鼻尖蹭了蹭少年的耳垂,沉声问,“这是第一份礼物,喜欢吗?”
  少年错愕,“···什么?”
  虽然心里多少猜到会跟这个男人有关,只是少年却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赛场,是他专门开辟出来送给自己的。
  少年侧脸,想要去看身后的某人,却看到某人将下巴搁在自己肩上,点了点下边的赛车场,示意他去看。
  少年跟着看下去。
  下面的起点位置已经停了一排蓄势待发的赛车。
  一旁的休息区,坐着几个人。
  尽管距离隔得很远,但并不影响少年一眼认出几个人的身份。
  毕竟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看不清脸,也能从身形做出判断。
  “别说你建这个赛车场只是内部消费。”
  在少年侧脸上亲了下,某人失笑道,“虽然我很大方,但也不是对每个人。更何况现在有媳妇要养,哪还能再大手大脚下去?”某人说着,贴着少年的耳朵,低声呵气,“自己累些苦些倒无妨,但媳妇必须要富养才行,不然把媳妇饿跑了我连哭的地儿估计都找不到了。”
  虽然知道某人又是在刻意撩拨,但少年还是红了耳垂。
  手指在某人的胳膊上拧了一把,听到某人“嘶”的抽气声,气道,“你就不能正经些?”
  某人无辜道,“小煌你可真冤枉我了。”说着将少年的身子正向自己,“还是说,在你心里到现在还是不肯承认我,也不肯承认我们的感情?让你认可真的很难吗?”
  看到某人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少年捏了捏手指。
  “我···”
  冥枭淡淡的勾唇,打断道,“没事。一定是我做的还不够所以才让你不敢确定。”
  少年张嘴刚要解释,却被自说自话的某人又一次打断。
  “我说了有足够耐心融化你,自然不是说说。虽然媳妇难追些,可谁让我非卿不可呢?”
  闻言,少年神色不明的看着他。
  半晌,突然抬脚狠狠踩在某人的脚面上,顺便还碾了一下,然后转身往下走。
  留下吃痛的某人在原地“嘶嘶”抽了半天凉气,看到少年明显带着怒气的背影,某爷难得糊涂。
  半晌过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追了上去。
  合着刚刚是自己不曾给小孩说话的机会,亏得自己还一副大度到不行的模样。这不是明显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休息区里,良辰希几个人围坐在桌子后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景琛扫了一圈,没见到要见的人,看着冥烈问,“不是说大哥跟司煌到了吗?怎么半天没见着人?”
  冥烈也有些奇怪,“我哥回信息说是到了啊。可能不知道又拉着我嫂子去什么地方显摆了吧。”
  讲真,冥烈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了解自己哥哥了。
  毕竟某人的确是显摆了一通。虽然结果被自己搞砸了些,但那也怨不得旁人。
  挨着穆奕承靠在一起的女孩子轻飘飘开口道。
  “二爷对司少还真是疼爱非常呢。”说着转头一脸含情脉脉的看着穆奕承问,“奕承哥哥,你也会这样对我吗?”
  不会!
  其他人看着两个人,都在心里替穆奕承无声回道。
  穆奕承侧眸看着外面的赛场,似是没有听到女孩子的问话一般,连个反应都没有。
  女孩子见状,眼底泛着委屈,似又夹着不甘,虽一闪而过,却依旧没有瞒过在场几个人的眼睛。
  “奕承哥哥”女孩子抱紧穆奕承的胳膊,将自己丰满的胸口压了上去,声音又酥又娇软,如水般很容易让男人把持不住。
  不过可惜的是,不管是她面对的穆奕承还是在场的其他几个人,毕竟不是她先前认识的一般男人。
  自然有些招数跟手段,在几个人眼中也如同跳梁小丑般,不过是在自娱自乐罢了。
  冥烈掏了掏耳朵,一脸受不了的样子,咋呼道。
  “我说这位··什么小姐,能不能请你正常些说话。我可是连恋爱都还没谈过,你是想让我对天下女人都避如蛇蝎吗?”
  毕竟这么矫揉造作,当真是让人很反感啊!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这个女人带这儿来?真是要命了!
  听了冥烈的话,女孩子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看了一眼依旧没打算管自己的穆奕承。
  咬着自己下唇双眼包着雾珠,似滚不滚似落不落,当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可怜的紧。
  冥烈见状心里鄙夷不已,没等女孩子开口说什么,先一步开口堵道。
  “不管你想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冥烈一脸严肃的说道,“我嫂子这人眼睛毒的很,且最讨厌虚与蛇委之人。你如果自诩演技高超可以瞒得过我嫂子,那就当我这话没说过。如果没有把握,不想从这儿迈着模特步走回市区,我劝你最好安分守己,少说话,当然如果一字不说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我们倒是无所谓,如果你哪个地方哪句话惹到我嫂子不开心,那直接刺激的可是我哥。我看你年纪也不大,应该不至于想不开才对,你说呢?”
  其他人倒还好,虽然想笑,但好在从小接受的礼仪跟教育都理智的提醒自己不能失态。
  唯独景琛,也不知道是一个没忍住还是压根没想忍,“噗”的一下子,直接笑喷了!
  他手指着冥烈,笑得直接弯下了腰。
  但谁都知道,他笑的不是冥烈,而是那个女孩子。
  景琛边笑边说道,“哎哟喂,我说阿烈,今天我总算是深刻领悟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的意思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嘴巴这么毒,简直就是大哥跟司煌的翻版。哈哈”
  良辰希在一旁轻轻拍他的背,帮他顺着气。
  听到景琛的话,一脸无奈的眸子里泛着淡淡的宠溺。
  冥烈闻言傲娇的哼哼道,“难道我说的不对?”说着斜眼瞧了女孩子一眼,又没忍住的好心提醒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试,反正死的又不是我。”
  这话说得可以说相当扎心了,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女孩子。
  不怜香惜玉也就算了,这样直白的说话方式,估计不是内心强大到没皮没脸,都不可能会继续待下去。
  尤其是这个女孩子从一开始就给人柔弱又娇作的形象,简直就是戏精上身,不管是变脸还是垂泪,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说来就来,都不带打草稿的。
  说实话就凭这演技,不进娱乐圈真是贵圈一大损失。
  尤其是被冥烈最后的话一说,女孩子眼眶顿时红红的,眼里的雾气包裹着眼珠,一副被恶霸欺辱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会崩溃到大哭着离开。
  然而。
  女孩子不过是咬着嘴唇,欲言又止,委屈巴巴的看着冥烈好一会儿,最终低下头,沉默着不再言语了。
  但非常确定的是,这个女孩子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应该说,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离开。
  众人不禁在心里直呵呵。
  冥烈更是满眼同情的看着穆奕承,暗自摇头。
  你看你看,打不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为了演戏,结果粘上一块牛皮糖,照这情况看,估计最后想甩都不见得能甩掉。
  穆奕承自然读懂了冥烈眼里的意思。
  不过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沉了沉眸子,只是看了冥烈一眼,目光继而又转到赛车场上。
  自始至终对身旁坐着的女孩子,连一个余光都不曾落下。
  众人见状,忍不住啧啧摇头。
  唉,真是虐妻一时爽,余生火葬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