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5章 生日、告别会4

  就在这时,从休息厅外面传来脚步声跟识别度极强的某爷低声哄人的声音。
  不用看,众人都能想到此时跟在少年身边的某人,会是怎样一副怂哈哈的嘴脸。
  接着,众人视线里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休息厅门口。
  少年依旧是神色淡漠,单手插在口袋里。
  如果细看下,会发现少年眼底带着一抹极淡的烦躁。很难察觉,却真实存在着。
  恩,烦躁。
  被某人粘腻的抓着叽叽歪歪的一路,如果不是少年本身足够容忍,又或者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燥舌的人是冥枭,估计早被少年一脚踹飞了。
  走进休息厅,某人自觉的收了声,微敛着眸子深邃无波,让人惊艳的脸上又恢复了冷冰冰的神情。
  只有眼神落在少年身上时,还是带着些许不可控的迫切。
  至于迫切什么,估计就只有冥二爷自己知道了。
  见两个人进来,冥烈先开口喊道。
  “哥,嫂子。”
  冥枭冷淡的“恩”了一声。
  司煌则是直接走到冥烈身边,挨着他坐了下去。
  抬手摸了摸冥烈的头,轻声问道,“今天怎么有空出来?”
  毕竟最近这段时间,冥烈都在跟着乾郎苦心学医。虽然不管是在学术还是西医的实践上,冥烈的确都取得不凡的成就。
  但不知道怎么,跟西医相比,冥烈似乎对中医的狂热度要更高。
  先前学医只是因为兴趣使然,也是因为喜欢。后来拼命的去钻研,却是因为冥枭的病。
  不过最后发现,面对冥枭的隐疾,不管是魏林亦或者其他在医学界成就非凡的教授都束手无策时,冥烈敏感的认为,对于冥枭的病症,可能西医已经到了黔驴尽穷的地步。
  所以之后,他开始研究精深的中医。
  因为身边研究中医的人并不多,况且如果不是神医妙手的老中医,对他的求知跟哥哥的病更是毫无帮助。
  他知道在中医领域里,有一个人,不仅是华夏中医领域的权威,更甚者被誉为世界级的中医鬼才。
  那就是乾秋晔,乾老。
  其实从一开始,冥烈并不抱着任何希望。尽管他连做梦都希望能够到得到乾老在医学方面的指教一二。但他也很清楚,有很多事情,不可为便不能强为。
  尽管只要真的想,要到乾老身边学医也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但人跟人的相遇都是有缘分这个东西在其中穿针引线着。
  强迫或者外力的干预,都会让这种奇妙的东西失了本质的味道。
  你的权利可以迫使别人屈服是一回事,你有能力让别人心甘情愿去认可又是另外一回事。
  冥家人的确有着连总统都忌惮三分的权势,但冥家人骨子里的高傲跟正义也同样让人敬佩与折服。
  强人所难这种事,是永远不可能会在冥家人身上发生。
  不仅是他们身上的骄傲不允许,骨子里的华夏血液更不允许。
  后来,冥烈开始一边自我钻研,一边寻求机会,可以能够有幸与乾秋晔见上一面。
  只是后来回国,不曾想到的是,司煌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便是将他最奢望的心愿给完成了。
  果然,就像哥哥说的,只要你肯努力,凭自己的本事竭尽全力又保持平常心不焦躁抱怨,结果即便不是完美契合,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你看,果然没错。
  虽然最后,他跟在了乾郎的身边学习。
  但是作为乾老唯一的孙子,乾郎在医学上的造诣,不可为不令人折服。
  况且偶尔三五不时,乾郎也会带着他去看望乾老,每次冥烈都能从乾老嘴里听到一些在医学上的独到见解跟指点,甚至到后来乾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自己跟司煌的关系后,经常跟自己谈起关于少年的事情。
  尽管内容都是一些生活琐事,却也足以看出,乾老对少年,有着很深的感情,也有着很浓重的欣赏跟喜欢。
  虽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冥烈却很理解乾老的这种心情。
  因为不管是他,还是他们家,熟悉少年的人后,都会有着跟乾老同样的情感跟感叹。
  毕竟那么完美到毫无瑕疵的人,尽管看似冷漠又难以亲近了些,但却同样很难让人心生不喜。
  一个三观正、做事张弛有度,做人进退有尺。让人欣赏折服并不单纯在与对旁人的态度,而是对自己的严苛。
  对自己有着超强自我约束的人,就算让他离经叛道,都是很难的事。
  虽说自从跟着乾郎学医开始,即便不至于忙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但的确是没什么时间能够出来才对。
  况且中午在大院儿的聚餐,冥烈都没有赶回来。
  现在在这边看到他,少年难免会联想到是因为某个不作为的哥哥又威胁的关系。
  冥枭一脸委屈的看着少年,对于自己究竟怎么会在小孩心里落下这么个形象,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冥烈见状,脑子稍微一转便也将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尽管心里对有嫂子宠着这一点非常心满意足,但惹到老哥醋性打发倒霉的同样也是自己这一点上,冥烈还是非常有自知性的。
  故而扯着少年的胳膊,咧嘴一笑,一脸的天真无害。
  “是乾哥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特地允了我假,让我今天休息一下。”
  少年将视线落在冥烈身上,闻言点点头,“跟着乾郎学的还好?”
  “恩”冥烈点头,“有小嫂子在,乾哥对我很关照。虽然大多时候都挺严的,但的确能让我学到很多以前不曾学到的东西。”
  见冥烈眼中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少年也不由的放下心来。
  毕竟对于乾郎这个人,哪怕乾秋晔在内,恐怕也没有谁能比少年更有发言权。
  虽说话不多,大多时候都蛮好说话的样子,但是在医学上的完美要求的强迫度,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只要涉及到跟医学有关的东西,乾郎就会性情大变,执拗到很多时候,连慕一白那般得过且过的人,都忍不住说一句“走火入魔”。
  可想而知,在医学上的强化度,乾郎已经到了医魔的地步。
  现在能从冥烈嘴里听到这般算是褒义的评价,实话讲,司煌还挺恍惚的。
  毕竟真的是已经好多年,不曾听到这般让人恍如隔世的赞美之词了。
  乍一听,还真是让人感到哭笑不得,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了。
  余光不经意扫了一眼,少年神色莫名的看了对面的穆奕承一眼,视线随即落在一旁紧贴着穆奕承的女孩子身上。
  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女孩子抬头看向司煌一副怯弱又很柔骨风情的样子。
  视线交接,女孩子脸色不禁一愣,眼底闪过惊艳与···一抹极淡的意味不明。
  张了张嘴,刚要说话。
  就见少年已经收回视线,目光落在一旁的景琛身上。
  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道,“要不要比一场?”
  闻言,懒懒躺在沙发上的景琛刷的一下子坐直身子,兴奋道,“行啊!也让我好好领教领教LK的神级车技。”
  景琛站起身,笑得一脸傻白甜。
  丝毫没有留意到少年眼底隐隐跳动的恶魔因子。
  其他人看着自嗨着走出去的景琛,不禁纷纷扶额。
  明明从小到大都挺聪明又机警的,可为什么每次只要一遇到少年,就感觉这家伙的智商就在无形中离家出走了呢?
  冥烈一脸激动的跟在司煌身后,暗搓搓的搓着两手。
  太好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亲眼看到嫂····LK的赛车现场了。
  不仅是自己的偶像,还是自己的嫂子,恩,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嫂子,想想都开心到想飞起。
  其他人自觉的起身跟着走出休息厅,一起往赛道走。
  起点位置停着六辆赛车。
  景琛拍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辆红色赛车,笑的一脸得意道,“我选这辆,司煌你呢?”
  司煌视线淡淡扫过景琛所选的车子,半眯着眸子邪肆的勾了勾唇,抬起下巴点了点,口气淡淡道。
  “就选挨着你的那辆吧。”
  见两人都选中自己的车子,冥枭屈手一指,身后的工作人员会意,立马上来几个人钻进车内将剩下的四辆车开走。
  景琛转头看着少年所选的那辆宝蓝色的车子,忍不住皱眉咂嘴,对着少年不确定的问道。
  “这车子···可算是老龄了。职业选手都不会选的那种,已经被闲置很长时间了,你确定选它?”
  闻言,少年只是淡淡勾了勾唇角,迈步走到所选的车子旁,边拉开车门坐进去,边道。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比赛除了车子重要的是车手的技术。如同单凭颜值就能决定成败,你估计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
  景琛站在原地愣了片刻。直到身后冥烈不加掩饰的笑声传过来,才恍然回过神。
  看着已经坐在车里的少年,景小爷咬着后槽牙。
  讨厌忒讨厌!
  这嘴里长得莫不是毒蛇牙?怎么句句直戳心窝子,要命的很。
  少年坐在车里,屈指敲了敲车窗,催促着一脸郁色的景琛。
  景琛无奈又郁闷的瞪了他一眼,随即拉开车门坐进自己车子里。
  透过车窗的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狠狠咬牙,发誓一定要在等下的比赛中给这个毒舌少年一个下马威。
  一个面对恨不得要咬自己一口才解气的人,笑得一脸淡漠又很藐视的神情。
  只要你觉得自己行,他自然会奉陪到底。
  冥烈站在两车中间,手举一把红色的旗子,看着车内蓄势待发的两人,随即手里旗子一挥,两辆车几乎在同一时间,“嗖”的一声,从冥烈两侧飞驰而出。
  冥烈拿着旗子,笑得一脸开花的表情,回到外场的众人身边默默观赛。
  冥枭侧眸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这幅傻相,怎么看都是智障的样儿。
  代替女孩子做了一把赛车宝贝的工作,真不明白傻乐个什么劲儿。
  虽然两人窜出的速度几乎一致,不过景琛的车子还是比司煌快了那么一秒钟。
  只是这一秒,就决定了少年的车子被迫只能跟在景琛车子后面。
  况且这边的赛道跟以往的赛道都不同。
  旁的不说,光是赛道宽度就已经是缩减到相当影响比赛成绩跟结果的苛刻地步。
  再加上本身这座赛道就是在一座山上扩挖出来的。
  也不知道当初某人是怎么想的,赛车场从这座山最顶端绕着外围笔直而下挖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大洞。
  又长又高的一圈山壁,开采的笔直,而且壁面打磨的相当光滑。就跟比着尺子量过的一般,一点陡斜的弧线都没有。
  所以后面的车如果想要借助外物的条件越车,不说一点可能都没有,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概率是不可能的。
  剩下的百分之零点一,似乎只能用飞这样的特技才有可能实现。
  所以两辆车一驶进赛道,赛场外站着的几个人神色各异。
  很明显,这样的情况对于结果似乎已经预见到了。
  景琛透过后视镜看着跟在后面的车子,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相当嘚瑟的笑意。
  哈哈,这次终于知道本小爷的厉害了吧。
  这种赛道,起步即冲刺。
  相差一秒,奔在前面,就相当于先冲刺向了终点。
  虽然他也知道司煌的车技的确已经出神入化,不过就算再高超的车技,在这样天不逢时,地不利己的情况下,想要扭转局面,可以很直白的说,几乎是妄想。
  更何况毕竟司煌离开赛场多年,技术总归变得生疏些。
  要想轻而易举的完胜,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很容易的事情。
  少年单手撑在车窗上,手背抵着自己的侧脸,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景琛车子后面。
  神态淡然,甚至有些过分的淡漠跟无聊。
  对于眼前的状况,似乎一点都不觉心急。
  利落又急速的转过一个又一个急转弯道,车子因为太快速度的摩擦地面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响。不管景琛如何提速飞驰,少年的车子总是跟他保持在从一而终的距离上。
  行吧。
  景琛想着,反正不管怎样,想要超越自己的车子,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赛道,说实话不过也就是满足一辆车子的宽度。最多能从旁边,行过一个行人,还得是中等身材且必须贴着车身才行。
  所以,就算是他想要让一下,条件都不被允许的。
  况且这赛道简直就是直弯跟急转弯造成的迷宫,如果从上往下俯瞰,估计就跟一盘肠子盘在一起差不多。
  弯弯绕绕,非专业车手,估计都能把自己转晕了车,吐都有可能。
  说实话,这片赛车场,光占地面积就大到能建一座机场,可想而知被设计成赛场又是何等的费时?
  没错,是费时。
  毕竟,已经急速开了快一小时的景琛已经感觉自己腰开始酸胀了。
  奈何后面司煌的车子还紧贴着他的车尾,真是想让他放慢车速休息一下都是痴心妄想。
  终于,终点出现在视线可触的距离内。
  景琛脚下用力,油门彻底踩到底,车子“唰”的直窜而出,司煌的车子紧追其后。
  车子所过之后,车尾带起一片的沙土,打着旋转置在半空,久久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