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6章 生日、告别会5

  五十米。
  四十米。
  三十米····
  距离终点不过二十米的距离,司煌的车子突然急速向后滑退几米,接着在瞬间又全速前行,距离景琛车子不过一米时,少年的车子突然一个侧翻,车身被侧翻成一百七十度,大半车身骑在景琛的车上。
  不仅场外观赛的众人视线紧张的盯着这边一幕,就连车子里的透过车窗往外看的景琛,却也只看到压在自己车上的车底。
  一瞬间景琛不禁睁大了眼。
  心里一个劲儿的只有无限循环的两个字:我艹、艹!
  距离终点还有十米。
  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摩擦声。
  景琛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视线又恢复通透明亮。
  外面“哐”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随着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吱”“吱”的声响,司煌的车子已经越过他,稳落地面后,随即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首尾互换。
  随着景琛车子的逼近,少年的车子也在急速后退。
  “吱”的一声急刹车,少年的车子稳稳停在终点,车身在外,车头的最前沿,垂直而下正是终点的刻线。
  空旷的场地瞬间死寂一片。
  景琛坐在车子中,紧抿双唇,沉着一双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对面车内的少年。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依旧淡漠且波澜不惊的有些无情无欲。。
  一个看似平静且沉着,当然如果忽略在无人看到的车内,景琛放在挂挡器上,僵硬且掌心汗湿的手的话。
  司煌从车上下来,单手抄着口袋走到景琛车子旁。
  看着车内依旧僵硬着身子纹丝不动的看着前面的人,嘴角很缓很缓的一点点勾起。
  最终只是满含深意的看了车内的景琛一眼,转身缓缓走出赛场。
  迎面而来的众人看着淡漠走来的少年,不禁抿了抿唇,一脸的欲言又止。
  冥烈兴奋的跑过来,抓着司煌的胳膊,兴奋的喊道,“嫂子嫂子,你刚刚那招有没有名字,真是超级酷炫!嫂子你教我吧?我的偶像果然是神级,帅到起飞啊!”
  此时的冥烈更像个孩子,面对自己崇拜的偶像时,一脸迷弟脑残相,跟记忆中那个可爱中有点奸诈跟腹黑的男孩子,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司煌淡笑着拍拍他的头,宠溺道,“等你有机会再说。”
  “好好好!”
  得到允诺,冥烈激动的狂点头。
  看向少年的眼底,简直是溢满星辰,绚烂璀璨。
  冥枭走过来,视线远远的扫了一眼坐在车子里的景琛,然后牵过少年的手。
  “累了?”
  少年摇摇头,“还好。”
  累倒不至于,毕竟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虽然觉得某人未必相信自己。但实际是,少年觉得比起自己,可能某小爷才是真的疲惫不堪的那个。
  且心里应该有很多的话积压着想要一吐为快。
  就是不知道是谁会那么有幸,能被景小爷列为深闺密友,促膝夜谈了。
  另一边。
  良辰希走到车子旁,将驾驶门打开,就看到坐在车子里的景琛,放在挂档器上的手,手指有些僵硬的张着,另一只手紧捏着方向盘的下缘,指尖发白,力度用的有些过大。
  良辰希看着这样的景琛半晌,将上扬的嘴角极力往下压了些,才弯下身子探进车子里。
  将景琛僵硬的手指从方向盘跟挂档器上拿下来,放到自己手心缓缓揉搓了半天,才将景琛的手揉的软化了些。
  期间,景琛好不容易回过神,侧眸看向良辰希,目光带着浅微的幽怨跟试探。
  “是不是觉得我很怂?”
  捏着景琛的手顿了一下,良辰希随即果断摇了下头,淡声道,“没有,你已经很厉害了。”
  想了想,良辰希又补充道,“毕竟那样的关头以如此铤而走险的方式,实话将的确很震撼。想来司煌一定是在一开始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况且这种技能,如果不是有着十足自信跟出神入化的车技,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成果。”
  良辰希说的非常中肯且理智。
  景琛睁着眸子看着他,一脸莫名。
  所以呢?
  你这算是在安慰我?还是再一次打击我?
  意识到景琛的神色,良辰希显然也觉察到自己说的话似乎还不如沉默不说来的更让人身心舒坦。
  反而听了他的话,景琛沉闷的脸色黑了不止一度。
  “咳”良辰希摸了摸鼻尖,将景琛从车子里拉出来。
  安慰道,“已经很好了。毕竟怎么说司煌之前也是专职的车手。即便隐退多年,可底子还在那儿摆着。你跟他比,其实心里应该想到了这个结局。所以没什么好生气的。”良辰希看着他,“而且你跟司煌不是很要好吗?”
  既然关系要好,对谁输谁赢这种事就更应该无所谓了。
  这番话说完,景琛已经彻底不想跟良辰希交谈下去。
  索性一把推开他,扭头,夹着一身的怒气急步往外走。
  毫无防备的良辰希被推了个踉跄,等稳住身子看去,景琛已经出了赛道。
  良辰希一脸的莫名其妙。
  所以,这是非但没把人安慰好,反而在火上浇了一把油?
  等景琛跟良辰希过来后,穆奕承扫了一旁沉默不语的女孩子一眼,对冥枭说道。
  “等下我还是先回去一趟。”
  知道穆奕承话里的意思,冥枭眸色晦暗深沉,不动声色的扫过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子,点头。
  “那我们先过去。”
  “好。”
  景琛刚刚还气的不行,这会儿听到两人的对话,一脸抵触的看了眼穆奕承带来的女孩子,很倒胃口的咂嘴啐了句。
  “倒胃口。”
  其他人自然知道他嘴里说的是谁。
  只有那个女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冥枭跟司煌到来后,一改之前的本性,以一副乖顺到不行的模样站在穆奕承身边。
  距离适当,既不暧昧也不会让人觉得在刻意保持疏离。
  其他人说话时,她便微垂着眸子,一脸安静聆听的模样,配着那张干净的面庞,倒是很难让人挑出什么病处。
  只不过除了冥枭跟司煌二人没有看到刚刚的一幕,其他几个人对这个女孩子尽管是第一次见,却也并没有对其留下一丝的好感度。
  更何况在场哪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
  只需轻飘飘扫一眼,便能轻而易举看透遮掩在那张虚伪面皮下的本质。
  司煌浅眸微微闪动了一下,亮如星辰的眸子里依旧清透的有些微凉,只是眼底有着一抹淡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冷意。
  穆奕承抬脚走出赛场,女孩子似乎走神一般,慢了半拍才抬脚跟上去。
  看着两个人走远的背影,景琛从鼻子里往外哼哼。
  “真不知道脑子里想什么?自作聪明,别到最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那可真就笑死个人了!”
  闻言,其他人并没有答话。
  良辰希捏着他的手,沉声道,“阿承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是个做事不知轻重的人。”
  更何况这种事,还是跟一辈子的幸福有关,没人会拿一生做赌注。
  景琛侧眸,斜睨着他,嘴角挂着冷飕飕的嘲讽。
  “知情重?你是不是理解有误?也对。”景琛冷呵道,“毕竟对你们来说,跟不同女人约会都能说是被逼无奈,更何况去个场合所带非人这样的情况,理由自然也是张口就来。”
  说完,也不去看良辰希已经阴郁的脸,景琛一把拽过冥烈,对冥枭说道。
  “大哥,时间已经不早了,抓紧走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好进行下一项目。”
  闻言,冥枭垂眸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的确已经不早了。
  随即牵起少年的手,跟着走出赛场。
  司煌颇为同情的看了一眼走在最后面的良辰希。
  摊上景琛这样的媳妇,也真是人生历的一场浩劫。
  亏得良辰希性子温和包容心极强。
  这样情况换成某人,指不定先揍一顿再说。
  冥枭:媳妇,我对你的包容心无人能及。
  因穆奕承带着女孩子提前离开,剩下的一行五人分开两辆车一前一后相继离开赛场。
  开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在京都市区外的一家餐馆简单吃了些东西垫腹。
  晚上七点多,一行人到达京都市中心的百万体育场。
  在餐馆吃完饭,为了后续节目能够正常进行,冥烈跟景琛两人上演了一出很精彩的双簧,过程虽然很漏洞百出,但最终结果是好的。
  虽然自始至终少年都一副二人在胡说八道的神情,但好在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两人太燥舌吵的不想挣扎的缘故,少年最终并没有说什么,沉默的由着两个人给自己戴上了黑眼罩。
  可能是怕眼罩遮光度不够,景琛还多给少年戴了一个。
  随即,少年被某人抱上车,直到到达百万体育场,才被某人又从车上抱下来。
  少年依旧单手抄在口袋里,尽管视线被封闭,如同盲人无异。
  可即便在如此毫无安全感的情况下,少年依旧淡漠如常,似乎眼睛的视物与否并不能左右他的自信从容。
  直到被某人再一次抱起又放下,少年站在一侧,侧耳听了听,感觉所处之地是很空旷的场所,太过沉静,静的甚至有些渗人。
  且因为眼睛看不见的关系,使得这种感觉更强烈且更放大化。
  如果不是能够感受到身边某人身上熟悉的气息,少年可能都会以为自己被抛在荒郊野外了。
  少年清贵的身子笔直的站着,半晌才道,“下一个节目就是要让我蒙着眼睛站在这里?”
  感觉到某人的气息向自己渐渐靠近,少年弯了弯唇角,极淡的弧度。
  耳边传来某人低沉而性感的声音。
  “小煌,准备好了吗?”
  湿热的气息喷在耳际,少年忍不住缩了下脖子,甚至微微偏了一下头。
  感觉到某人的两手就放在自己的耳边,仿佛下一秒随时都可能将自己的眼罩突然摘掉。
  然后等着呈现在自己眼前的,可能是未知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