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8章 关于那个人

  “···实话讲”
  台下,骑士们还在低低啜泣,耳边响起少年淡漠清凉的声音。
  所有人仰着脸,目光专注的落在台上那个一身风华,清贵无比的少年身上。
  “直到现在,震撼的余波在我心里,还是不曾有丝毫减退。”少年看着台下那些认真注目自己的面孔。
  白皙如玉的脸上,狭长的眼角微挑,嘴角勾起的笑,让这张漂亮的脸,充满魅惑的光彩。这个世界上,不管是感动还是付出,都一定是相互的。
  没有人欠你什么,也没有谁就一定要无条件为你付出。
  即便那个人是你的父母,道理也一样!
  可是在这所有相互而助的前提是,一定要坦诚!
  不管对方接不接受。
  都不能有所欺骗。
  不然,即便你良心不会不安。
  但你也是辜负了他们的喜欢。
  少年淡淡一笑,声音透过话筒清晰的传到体育场的每个角落。
  因为有设备的输出,哪怕是在体育场外的人,也能够清楚的听到。
  所以,从少年开口的那一刻。
  不管是体育场内,还是体育场外,几乎是同时,默契的沉默下来。
  所以听到少年的浅笑声,所有人心里不禁感叹。
  即便是笑起来,依旧还是带着少年标志性的清冷与酥感。
  那种感觉如同有人用指腹在你尾骨的地方,或隐或现的轻抚撩拨。
  麻麻痒痒的感觉直抵心房,连带着骨头都是软的。
  “从踏进这个圈子一路走来,很顺。两年,不长,也不短。可在娱乐圈,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坦白讲,我生性淡薄,冷漠,对于比人对我的评价也向来漠不关心。”少年道,“要走的路、方向、需求,我不会去刻意规划,但也一向知道自己真正的需要点在哪里。每一步走来,或许在很多人眼中有不足、不够完美,甚至觉得不值。可我并不曾后悔。”
  少年淡淡道,“两年在这个圈子所取得的成绩,不多也的确不少。可能比起那么多拼搏奋进却毫无回报的人,我拥有的,也很容易让人想作是幸运与机遇占了大半。对此,我不否认,但并不代表,有谁可以无视我实力的付出。”
  “没有人的幸运是一生相伴的。可能成年之前的路比较惨淡,虽然我并不认为这是坏事,或许上天也于心不忍,所以才有了在别人眼中的幸运使然。”
  台下的骑士粉纷纷摇头。
  不,不是的。
  他们知道,幸运固然有,但实力才是少年走到如今让人忘羡位置的真正因素。
  他们看在眼里,一路伴着少年走来,比谁都深知这一点。
  所以真的无法接受那些不了解本质情况,却只凭着一张嘴说出不用负责的话的人。
  到底是凭什么?
  可以这般理直气壮的中伤别人还能无动于衷!
  少年看着台下那一双双晶亮充满着希翼跟信任的眼睛,粉红的薄唇悠的扬起,划出最绚烂的弧度。
  少年眼底含着笑若星辰的光芒,轻声道。
  “到今天,在我整十八年的人生里,有两件事让我甘心承认的确是幸运格外眷顾了我。”
  体育场内外,这一瞬间共同屏息,就听少年声音里都带着愉悦。
  体育场外的人是看不到这一幕的,但还是能从少年的声音以及场内隐约传出的惊呼声,可以判定场面的粉红指数一定是让人面红耳赤的。
  体育场内,众人就见高台上的少年侧眸看向左侧的男人,眉眼含笑着,将自己的左手伸向对方。
  没有迟疑的,几乎在少年伸出手的同时,某人已经洞悉少年的意思。
  将自己手递上去,十指相扣,紧握在一起。
  接着,就听少年轻笑了下,似乎有些隐隐的自嘲还夹杂一些无奈的情绪。
  “其实像我这般薄情寡性的人,从开始就注定这一生都该是要独自一人走到底。不管是自然死亡,还是突然的离开。人只要没有牵挂,就不会有负担。我很珍惜活着的每一天,也不惧怕突如其来的任何变故。认识身边这个人是在我五岁那年。很多画面,即便性子这般淡薄的我,现在一想,却也没有一幕是模糊或者遗漏的。可能是因为这个人本身就是自带光芒的人,即便不是刻意为之,也很难让谁能够在看过一眼后会轻易将他遗忘。所以即便这么多年过去,只要想一下,记忆深处的画面,每一幕都清晰无比。”
  说到这儿,少年淡淡的看了含笑望着自己的某人一眼,继续道。
  “跟这个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真正意义上说起来,也只有从我回国后的这段时间是跟这个人在一起的。那些被我有意或无意忽视掉的事件跟举动,可能才是让这个人真正受伤的地方。”
  毕竟,真正能让一个人受伤的,并不是谁的刻意为之。
  相反,那些无心插柳的伤害,才是最致命的。
  所以这也是少年从回来到现在,最在意的地方。
  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一瞬间收紧了很多。
  少年抿了抿唇,坦言道,“我的确没想过这辈子会爱上谁、或者接受谁。这无关男女,只是我单纯觉得,这种很珍贵又让人向往的美好东西并不适合我。虽然不能说我是纯黑之人,但也不见得是有多白。所以不管谁对我产生感情,都注定是受伤的结局。而这个人···”
  少年无奈的笑着,却任谁都看得出,这一刻的少年不管是眼睛里还是脸上所呈现出的那种幸福跟欣喜,有多么的发自内心。
  “将一向自认无情无欲的自己,彻底掰弯了。”
  在少年说出这话的时候,不止体育场内外的骑士粉们纷纷愣住。
  就连一旁的冥二爷也一脸诧异。
  掰弯?
  这个多少都带着些许暧昧跟色情的词汇,通过少年清冷的口中说出。
  却带着说不出的旖旎与禁欲,引得人体内的躁动因子,都忍不住要蠢蠢欲动。
  “不管别人认同或排斥,接受这个人包括他的情感,我并不后悔。这也是让我深感自己所被眷顾的幸事之一。”
  “幸好没错过,不然我想这会成为我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情。”少年说道。
  并没有看到因为自己这话,而眸色越发沉沦的某人。
  “第二件事,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意外之喜。”少年说道,“毕竟这个世界上,即便是触手可及的亲昵之人,也不一定就会坚定的陪伴在侧。更何况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工作、学业、恋爱,都足够分散掉大家的精力。没有谁的喜欢是应该的。这与美丑无关,每个人都有喜欢人的资格,每个人也都有被喜欢的人权力。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好,有多值得你们这般拼命维护。你们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心里有感受,有感动。即便冷血如我,也已经被你们暖化。”
  “陛下···”
  “陛下··陛下”
  少年的话刚落,台下就传来呜咽的哭声。
  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只有极尽绵眷的两个字。
  “不哭好吗?”少年轻声道,声音里透着丝丝轻哄的意味。
  “哭也该是我才对。毕竟不管怎么看,占便宜的都是我。还没做什么,就轻而易举博得你们的喜欢。明明是自己私人情感,却还要你们在背后默默的维护。何德何能,可以让你们放下手中的一切,在这样的时刻,跨越大洋来到我面前。而我却因为喜欢一个人,要辜负你们这么久以来的喜欢。总对你们说要多笑的人,今天却让你们的眼泪从一开始就不曾停止过。看,原来,我也是个很自私的人。可即便我都这么自私,自私到只想带着让我幸运的另一半离开,也还是没有让你们说出一句抱怨的话。还有什么,是比有你们的喜欢,更让我感到幸福的事?”
  少年淡淡回道,“我知道,不会再有了!我最大的幸运,是因为有你们的喜欢,我最可爱的骑士们!”
  “还有,对不起,原谅我辜负了你们的喜欢!”
  少年说着,对着台下的众人,深深的弯下身子,鞠上最诚恳的一躬。
  不只是歉意,还有太多的感谢。
  不可能一一说明,因为我想说的,你们都懂。
  下面众人又哭又笑,又想点头又想摇头。
  你看,这就是他们最爱的陛下啊。
  即便是在这么让人心绪激荡的时刻,依旧是那般清贵脱尘的模样。
  用清冷的声线,淡漠的说着这番话,没有跌宕起伏的情绪,却依旧让人感动的无以复加,泣不成声!
  太坏了。
  第一次承认,他们的陛下真的很坏!
  明明喜欢只是他们的事,哪怕他的身份是公众的偶像,却并不需要因为他们的喜欢而被道德捆绑。
  明明不管选择哪种方式离开还是选择在以后走哪条道路更适合自己,那都是这个少年的自由。
  可是此刻,那个在他们心中应该一直那么骄傲,就该站在神抵之巅高高在上的少年,竟然俯下身姿,对他们说抱歉!
  怎么可以这样?
  他们怎么可以让这么好的陛下,为了他们的喜欢而买单?
  甚至,让这个骄傲到对一切都持以淡漠姿态的少年,因为他们,第一次折弯了自己的腰!
  极力控制的抽泣,在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渐渐的、层层叠加一般的,响在万人体育场上空。
  看着眼前一张张低声呜咽的脸,再说没关系那都是骗人的。
  哪怕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冥枭景琛几个人而言,心里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得紧紧的,又闷又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连月的阴雨绵绵。比痛痛快快的大雨倾盆,更要让人心糟。
  尽管他们自认从不做违背道德跟法律的事。
  可同样,任谁都知道他们也说不上是什么善良之辈。
  毕竟对不起心狠跟冷血无情,的确也没什么人能跟他们相比。
  可是此刻,看着少年跟这些所谓的骑士粉之间所传递出的情愫,实话讲,这种感情对他们而言也的确很陌生。
  可即便是这样,在看惯了很多圈子里黑暗又肮脏,起起伏伏,口里说着喜欢却不见得真的有几分情感的虚假表象后。
  在看到今晚这一幕完全与他们无关的场面,的确是很震撼。
  原来并不是所有追星的喜欢都是薄如窗纸,一戳就破,毫无承受力的。
  对比起那些真的只是嘴上所说的喜欢,却在偶像哪怕有一点上偏离自己所限定的人设跟想象时,都会毫无底线的叛离。曾经有多喜欢,那个时候就会说着多伤人的话的塑料粉。
  少年的骑士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吧。
  不管是所作所为,还是所言所表,均不辱没“粉丝”两个字。
  就连他们这些从小到大受尽别人仰望跟畏惧的人,那一瞬间,突然就很羡慕了呢。
  即便一个人也不错,真的是不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模样。
  可是如果真的有人掏心掏肺的、从不以自己的喜欢为绑架,只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用他们可能很细小甚微的力量捍卫着你的名誉。小小的身体,大大的能量。
  对比起你,可能他们更弱小。
  可是在对你这件事上,却又表现出如此强大且无坚不摧的坚强。
  原来这才是喜欢。
  无关情爱,只是因为你是你,所以我们才喜欢。
  忠诚、信任、支持,且不离不弃!
  这样的喜欢,没有人会拒绝吧。
  毕竟再冷血薄情的人,也不可能真的无情无欲。
  一旁的冥枭却在这时,伸手将少年手里的话筒抽走,然后握在自己手中。
  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透过话筒炸起,好听的能让人耳朵怀孕。
  “近半个月的准备,很感谢你们的配合。”众人仰头,看着台上说话的男人,长身玉立,身披黑色风衣,内里搭着昂贵的手工衬衣,双腿笔直修长,身形高大,尤其站在少年身边,尤为显得攻气十足且霸道无比。
  虽然那种让人望而却步的冷意还在。
  可是他们还是能够觉察到,在那张如同神邸的盛世美颜上,有了浅浅的感激之意。
  男人道,“虽然从一开始,我就不在意谁的阻挠与认同。甚至已经做好了有人会在暗地里使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给小煌压力跟难堪的反击。说不意外是假的,对比起可以跟我在一起,我想他,更不想看到的是你们眼里的失望跟质疑。所以很感激,从一开始你们传递给他的,就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与支持。老实说,对于这个圈子,虽谈不上多反感,却也更谈不上喜欢。因为在我知道之前,小煌便已经进了这个圈子,当时我并没有胆量跟自信让他自愿离开。毕竟,与强迫让他离开这种事比起来,我自然更希望他能开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便是在先前,我说出让他离开的话,却也并不是报了多大的希望。即便我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护他周全,终究比不过在我身边更心安。因为信任,所以我才对你们这般实话实说。当然也相信,能够喜欢小煌的你们,不需我多说什么,你们也懂得怎么做才是对他最好的。”
  “别的我不会承诺,今天我只说一件事。当然你们可以将我接下来的这段话录音作为证据。从今天开始,在场的所有人中,我这里都有你们进场时的信息留备,那些还在读书且临近毕业的学生,如果谁想进冥氏或者是旗下的任意公司,都可以直接找其公司负责人。以我这段话做依据,我保证会让你在冥氏得到让你满意且发挥你能力的职位。至于其他人,全球所有冥氏旗下的产品,购买者均享受其内部价格,期限是终身!”
  一语完毕,全场沉寂无声。
  不管是前一个保证还是后面的终身承诺,都足够让众人震撼,且久久不能回神。
  少年目光落在身侧的男人身上,眸子微颤,半晌才轻笑出声。
  看着台下带着不安的一张张脸。
  少年淡淡道,“二爷是个商人,也是你们嘴里万恶的资本家。能让他主动承诺什么很难。所以这个机会,千万不要错失。也不需要有什么负担。因为我知道,即便是这样,你们也不会迷失自己的本心。我的骑士,从来都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所以,不要因为任何原因,错失到手的机会。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找到比冥氏更好的位置,我也会为你鼓掌。”
  你看,这就是他们的陛下跟二爷。
  即便是帮助别人,说的也这般风轻云淡,不让接受者有一丝被施舍的卑微感。
  他们才是真正被幸运眷顾的人才对。
  不然怎么会只是因为简单的喜欢一个人,就被这样的好运砸在身上。
  这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应该是最理所当然的结局吧。
  不然,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配的上这样的陛下跟二爷?
  既优秀又有自己的原则,且心怀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