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0章 前往孟加

  关于冥枭跟司煌的消息已经在微博热搜挂了整整一个月。
  热度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
  实话讲,在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偶像跟粉丝。
  只是在这个圈子里,大多数粉丝的喜欢,不过是因为喜欢的偶像在某一点上达到自己心理所设想的标准,所以才会喜欢。
  而自己所喜欢的偶像一旦有了跟心理设想的某点有所出入,这份喜欢就会很果断的终止,甚者甚至会演变成厌恶,从而变质、扭曲。
  所以在这个虚浮的社会。
  没有什么人的喜欢是一成不变的。
  只能说。
  我喜欢你的时候,是真的。
  当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也是真的。
  你不能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你,而以此绑架我必须一直要喜欢你。
  也不能因为你曾经明明喜欢过我,就一定要求对方一成不变的喜欢下去。
  喜欢啊,毕竟只是通过口述所表达情绪的其中一种。
  并不存在实物的客观性。
  可是很奇怪。
  自从少年发布了离开娱乐圈的消息后。
  很多人开始就司煌从出道至今的粉丝做了一个调查。
  结果发现。
  喜欢司煌的粉丝,都是极其专一型的。
  那些喜欢司煌的骑士粉从少年出道开始,直至少年离开,就没有一人中途叛变过。
  从少年出道开通官微开始,那些id便相伴至今。
  很多人甚至并没有对少年的每次微博内容做呼应,大多时候都是以一个安静的守护者身份在陪伴。
  两年,的确并不长。
  但检测一个人的真心,却并不需要以年为单位的考量。
  有的人嘴里说着喜欢,转过头依旧给以对别人付出相应的情感。
  而有的人从不曾开口说明心意,却一直守在身侧,寸步不离。
  这就是人跟人的差距。
  心不在,即便说的天花乱坠,也能一眼看穿。
  所以面对少年庞大的粉丝团。
  不仅是圈内的人士感到震撼。
  就连外圈的人,都觉得既诧异,又让人心里有种说不明的感动。
  到底一个人要有多优秀且毫无缺陷,才能吸引着一群人一成不变的喜欢下去。
  哪怕是恋爱跟婚姻中的人,都需要新鲜跟激情的外因去刺激跟维持,才能够稍微走远一些,再走远一些。
  也只是奢望走远一些而已。
  却也没有谁就能笃定说,一直走下去,不会改变心意。
  可是,这一切充满变数的东西,在少年的粉丝身上,却成了一个毫无攻击性可言的笑话。
  也让那些在娱乐圈内,即便身价倍增的大腕羡慕且嫉妒。
  资源、名气、美貌、金钱,都可以有办法获得。
  但是只有粉丝执着不变的喜欢,是最没办法保证其热度不减的。
  司煌啊。
  这个少年,从出现,便火的让人惊诧又自愧不如。
  即便是离开,他的骑士粉也不曾改变阵营,去喜欢另外的任何人。
  用他们的话说。
  喜欢这种东西,用嘴做出的承诺最不值钱。
  说一万遍,也就不再让人觉得新鲜。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地位多一人之上。
  只是因为你是你,不曾随波逐流,也不凌弱恃强。
  只要想起那个人,喜欢都变得很甜很甜。
  不管他在与不在,你都舍不得放下,改变心意去喜欢别人。
  毕竟这个世界上,喜欢可以有很多种。
  而唯独有个人,不是你的亲人,甚至他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可是你就是在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名字的时候。
  听到别人嘴里说着关于那个人优秀的事迹。
  单单只是万千粉丝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你也感同身受,比自己变得优秀更欢呼雀跃。
  不是别人就不好。
  只是心里知道,不会再有一个人,让你只是听到名字,就激动的彻夜难眠。
  也不会再有一个人,喜欢是因为始于看了那个人一眼。
  便决定,就这样吧,一辈子默默的守护着,能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温暖跟力量。
  若不需要,代表他正安好。
  《最完美的恋爱》节目依旧按部就班的录制播放。
  至于后面代替冥枭跟司煌的嘉宾是谁。
  已经跟两个人没有关系了。
  既然决定离开这个圈子,自然就不会是简单的说说而已。
  这两天,少年都歇在大院儿。
  虽然离开娱乐圈并不是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但每天起床后,还是难免有些空。
  只是这样的平淡,倒也并不难以接受。
  适时地静下来,整个人都轻自了不少。
  前提。
  如果忽略这几天,被某人不节制的压榨的话。
  少年靠在床头,视线落在窗外。
  窗外的晨光透过玻璃打进来,变得松散柔和了许多。
  一拳浅黄色的光圈打在少年身上,仿佛沉浸在梦幻的情境中。
  美轮美奂,却又极不真实。
  半晌,少俩从床上下来。
  走到一旁的桌子旁。
  伸手拉开抽屉。
  里面静静躺着一副镶嵌好的画作。
  画上的少年,身穿白色的衬衣跟黑色的休闲裤。
  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眸色清浅,散着疏离的淡漠,侧眸看着远方。
  白皙的面庞,精致的轮廓,每一分都在喧肆着上帝的偏爱。
  卷长的睫毛,打下的阴影。
  将少年微眯的眸子里,深深浅浅的情绪,遮去了大半。
  背靠着一颗大树,整个人似乎跟世界剥离开。
  孤傲又泛着慵懒。
  一副漫不经心却难以忽视的气质。
  哪怕只是通过一副冰冷的画作。
  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从少年身上漫出的清冷隽贵之气。
  外拥有潋滟倾绝之姿,内又一身玉骨清冷之姿加身。
  连少年自己都不得不承认。
  在打开这幅画看到的第一眼。
  明明是对着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却依旧难掩心中的惊艳。
  那天晚上见过陆美琪从酒店回来后。
  少年便打开了这幅画。
  曾祖坤说,这是他亲手所画,是送给他的礼物。
  刚开始看到画上的人是自己时,少年的确第一个念头是惊艳。
  不只是这幅画的还原跟传神度。
  还有惊艳与对曾祖坤的画作功底。
  只是仅仅不过是几秒后。
  少年便发现了画中的端倪。
  不。
  应该说是画这幅画的人,无意识中,在画中所表达出了自己内心的某些东西。
  而那时,少年回想起曾祖坤将这幅画交给自己时。
  一副纠结又欲言又止的彷徨跟不安。
  还有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羞怯。
  的确很难让人忽视。
  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少年的心里便已经有了某个答案。
  实话讲。
  虽然是首次见面,不管是陆美琪疑惑曾祖坤。
  对两人的印象,少年都觉得不错,挺舒服。
  这个东西跟时间长短没有关系。
  可能是气场也可能是感觉。
  亦可能是眼缘。
  不管哪一方面,都不让人讨厌。
  所以,即便是看着这幅画,猜到了某个可能性。
  对曾祖坤,依旧很难让少年心生反感。
  可能是曾祖坤的眼神里,太过纯净。
  那样的眼神,跟司命很像,但又不一样。
  只是少年很清楚,能拥有那样眼神的人,都不会是心思复杂且阴暗的人。
  所以,即便是猜到了什么。
  少年想,可能也只是无心为之。
  不然,以曾祖坤的机灵程度,不可能露出这样的破绽,让自己知道才对。
  虽然是第一次见,还是不难让少年发现曾祖坤是个极其聪明且会审时度势的男孩子。
  这样的人,他相信如何控制自己内心的走向,应该不难。
  外面,冥枭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站在桌前,手还放在抽屉把手上的少年。
  微微眯了下眸子,迈着长腿走了过去。
  冥枭站在少年身后,伸手将人收进怀里。
  视线随之落在画上。
  少年侧了侧脸,“不是去了公司,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闻言,冥枭没有回话,而是伸手将抽屉关上,然后把少年的手握进手心里。
  见状,少年眨了眨眸子。
  视线落在某人握着自己手的大掌,嘴角缓缓勾起浅浅的弧度。
  接着某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头顶上响起。
  “看着算单纯,心里装的东西倒是不少。没看出还是个心思重的。”
  听着某人幽怨的语气。
  少年嘴角的弧度又扯大了些。
  冥枭低头就看到了少年暗自忍笑的侧脸。
  那微颤的睫毛,勾动的粉唇。
  无一不是泛着潋滟的绝色,让人心神动荡。
  双手扶着少年的肩膀将身子扳向自己。
  冥枭脸上无奈,眼中却带着宠溺。
  “好笑?”
  这小孩,有人惦记他,自己都快烧起来了,他还在笑。
  不是看不出某人的吃味跟心中所想。
  少年抬眸看着他,轻笑道。
  “无的放矢。别把别人想的跟你一样。人家还是个孩子。”
  闻言,冥枭挑眉,一脸的不赞同。
  “我倒希望别人都是圣人,哪怕是装模作样。最起码没有人跟我抢你。”冥枭说着,低头在少年的唇角印了印。
  “是不是无的放矢你心里清楚。我是见你不讨厌他,所以装没看见。如果懂得适可而止,今天的事也就算了。如果他不懂止损,小煌,我可真不会手软。”
  见某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少年自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不过,某人这醋性还真是····
  少年闪了下眸子。
  主动转移话题。
  “这个时间回来是有什么事?”
  冥枭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低垂着眸子,话题转的如此生硬且自然。
  知道小孩是不想跟自己继续刚才的话题。
  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少年的手走到一旁的沙发处坐下。
  将小孩抱坐在自己腿上。
  “等下我就要去孟加,大哥那边出了些情况,我过去协助。”
  闻言,少年蹙起眉心。
  “很严重?”
  长指抚平少年紧蹙的眉头。
  某人淡淡道,“不是很严重,只是毕竟当初是我的人在调查这件事,所以有些细节自然只有我清楚。我过去,他们的任务进行的会顺利一些。”
  司煌看着冥枭一脸淡然,仿佛对所有都目无一切的运筹帷幄之态。
  对于某人的能力他自然是知道且相信的。
  这个世界上,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某人一眼能力强大又变态。
  只是,若说事情不严重,他也一样不信。
  孟加。
  毕竟是某人监视了好长时间的地方。
  想要一举消灭祸端,怎么可能是两言三语那么容易的事。
  中间的变数,自然也不是人为可控制的。
  这个跟能力没有关系。
  可是显然,这人根本没有想跟自己说事情的意思。
  少年垂眸想了下。
  “需要我帮忙吗?”
  冥枭浅笑,抬手捏了捏少年的脸。
  “这么不相信我?你老公可不是个摆设。”
  少年因为“老公”这个称呼,脸色悠然红热一片。
  最终敌不过某人凑过来乱蹭的脸,淡淡的回了句。
  “知道了。你自己小心。”
  “好。”
  冥枭亲着少年的眼角,柔声道,“我很快就回来。”